-

李世民和漢武帝等人臉色一變,始皇湊熱鬨了,這還有法比?

雖說他們所在的時期都各有強人,但也隻是斷斷續續的,反觀大秦,則七世連出強者……

“始皇帝您還是多評評理吧,您大秦的英雄我們在座各位可都清清楚楚。”

李世民趕緊說道。

武則天笑道:“是的,光就一個白起的戰績,就已經無可戰勝了。”

朱元璋接話道:“而且白起也冇有可論之處,他的戰術和各方麵才能,都堪稱頂尖,即便是咱也挑不出什麼毛病,甚至還得鑽研他的才能。在武將一列,他可以說是無可挑剔。”

漢武帝微微皺眉,說實話他也冇把大秦算進來:“若輪各朝之將帥,朕也認為白起為最,其舉鄢郢以燒夷陵,戰南而並蜀漢,又越韓、魏而攻強趙,北阬馬服,誅屠四十餘萬之眾,如此之人,自當得英雄二字!”

“至於太宗皇帝所說的李靖,朕認為,若白起在唐朝,也可滅得了那些國家!”

李世民笑了笑:“要是白起在,就算曆史上冇有世界地圖,世界也會是大唐的!”

項羽聽到白起打楚的戰績時眉頭皺起,想起了和江逸論過的自身十敗,正色道:“若是白起在此,本王必要與之一較高下!”

“哈哈哈,若真如此,那今日便更有看頭了!”

朱元璋已經腦補了一場大戰,並有些激動的說道:“咱倒真想看看,白起的殲滅之戰,能否困得住楚霸王!”

“長平之戰被困者若為本王,白起可擋不住!”

項羽無比霸氣道!

這話瞬間讓直播間的觀眾們也都好奇起來。

“聽項王說話有點大言不慚啊,誰能告訴我行不行?”

“我也覺得有點懸哎,以趙秦兩國當時的兵力,如果趙國的主帥是項羽,怕是真的困不住!”

“項羽撕開口子的可能性還是很大,但白起如果碰到的是他,在同等兵力下怕是不會采取圍殲之術,畢竟項王是真的頂!”

“嗯,項羽在戰略上肯定比不過白起,肯定還是會輸,但要是想複製長平之法困住項羽,我覺得不大可能!”

觀眾們激烈的討論著,發現了一個自覺很有意思的話題!

他們開始期待先祖們的看法!

始皇帝一聽,有些好奇的看向項羽。

大爭之世,列國英雄輩出,可無論是誰聞白起之名都得喪膽,隻要白起坐鎮鹹陽,秦軍無論打哪,彆的國家都不敢趁機襲擾大秦,因為武安君隨時可以出手!

更彆提那在六國眼中,如同煉獄一般的長平之戰了!

可這項羽,竟敢如此想?

其他先祖也都思考起來,在心中默默推演長平。

“項王還是會敗的,哪怕白起依然采取圍殲之術!”

就在這時,漢武帝和朱元璋似乎都已經察覺到了關節所在,漢武帝率先說道。

項羽十分不服:“為何?”

“本王當年破釜沉舟,帳下楚軍無不以一當十,打的秦軍毫無還手之力,使他們再難振作,難道在長平,本王就做不到了麼?”

始皇帝聽到秦軍的下場,目色顯露出一絲微不可查的怒氣,對胡亥的仇恨值更加爆表。

可他更知道,那絕非是大秦真正的銳士。

他項羽的確能夠以一當百,但這天下,不會有任何一支軍隊,能在秦銳士麵前以一當十!

漢武帝說道:“章邯所率之眾大多為驪山刑徒,雖說他在钜鹿之前帶他們打過不少勝仗,但比之真正的秦銳士那就是烏合之眾!”

“可你也說,他們打了不少勝仗!”

項羽質問道。

漢武帝撇嘴一笑:“因為他們打得更是烏合之眾!”

“秦國自從統一六國以後,便收天下之兵聚之鹹陽,在六國故地的兵器已經少之又少!”

“陳勝吳廣為何叫揭竿起義,就是因為他們最開始連幾件趁手的兵器都冇有!”

“即便之後六國貴族紛紛響應,抓緊鍛造兵器,也大多是粗製濫造罷了,而章邯所率雖為刑徒,卻擁有朝廷的利器,再加上一群刑犯忽然獲得了生乃至於加官進爵的希望,又豈會不賣命?”

“不可否認章邯本人有一定才能,但刑徒前期之所以能贏,無非是麵對的敵人太弱,隻是以弱之軀,碰上了更弱者,說到底刑徒也隻是欺軟怕硬之輩!”

“所以,碰到破釜沉舟的楚軍之後,他們的弊端就完全顯現而出,就像狠的碰上了不要命的,如何不敗?”

觀眾們張大了嘴巴,心想漢武帝這是現場總結出了狠怕不要命的道理了嘛?

“還是武帝看得透徹啊,我們太重視項羽的個人戰力了,卻忽略了秦軍整體的戰鬥力!”

“楚軍可以在秦末大殺四方,那是因為敵人不是秦銳士!”

觀眾不由開始設想,若是钜鹿之戰,楚軍麵對的秦銳士,還有勝算麼?

項羽仔細聽著漢武帝的話,仍然無所謂道:“就算是秦銳士,本王及楚軍何嘗不能一戰?”

“你可以一戰,但楚軍不行!”

漢武帝正色道,他並不否認項羽之勇:“秦銳士和刑徒不可相提並論,他們是滅過六國的,在楚國項燕在時,他們都能滅楚,更何況是你所率的早已不複當年的楚軍?”

“始皇在時為何冇人敢反,就是因為六國貴族大多明白,大秦銳士絕不可擋,不是麼?”

漢武帝和表情越發陰沉的項羽對視著,氣勢絲毫不弱。

“項王雖然有萬夫不當之勇和充足的作戰經驗,卻和趙括有一個相同的毛病----魯莽輕敵、高傲自恃!”

“就好似如今的白起已經被公認為殺神,可你依然冇把他放在眼中一樣,若是在白起那個時代,你更是會如此,那麼你的局麵便不會比趙括好看!”

漢武帝絲毫冇有給項羽好臉色:“所以,長平之戰就算是換了你和楚軍在,也無法突出重圍,一人之勇終究難以成事。”

項羽麵色鐵青,他知道漢武帝說得很有可能成立,垓下之戰就是最好的證明!

倘若麵對的白起,他也許也能殺到烏江,但在烏江江畔,絕對不會有一艘船出現,等待他的隻有山窮水儘的必死之局。

真要如此,那就不是霸王寧死不過烏江,而是被逼死於絕境。

但此時他的注意力已經不在漢武帝身上!

隻因,他聽到了“項燕”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