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項燕,項羽祖父,和項羽的結局類似,在被王翦率領60萬大軍交戰之後,兵敗自刎!

麵對項羽的怒氣,始皇帝雲淡風輕的淡飲美酒,絲毫不將他放在眼中。

“想戰便戰,猶豫作甚?”

始皇帝無所謂道:“朕說了,朕要是你,哪會管仇人有冇有老?想出手就不要猶豫。”

項羽森然道:“本王倒是期待,江逸能把年輕的你邀過來。”

“哈哈哈----”

始皇帝忍不住大笑,他越發明白為什麼項羽會敗了!

自己都教他好幾次應該怎麼做了,他還在這顧及些冇必要的東西,怎麼可能贏?!

一念及此,始皇帝對眼前的霸王更加不屑:“朕雖年老,但秦劍依然可飲血,打得了戰,也出得了鞘,豈會懼你?”

“儘管出手便是!”

“你不是本王的對手。”

項羽握緊了拳頭。

“那又如何?”

始皇目色深凝,長城的風吹動著他的兩鬢,黑龍袍隨風而動,不見他的眼神眨過本分!

“你何曾見過老秦人彎過骨頭,折過腰?”

始皇話音落下,周邊瞬間落針可聞。

先祖神色皆是一怔,感受到了一股伏屍百萬的殺意!

這種殺意,漢武帝、朱元璋、李世民、武則天在憤怒時都會有,但始皇帝展現出來的卻是截然不同。

那是最頂級的氣勢,是在眾多黃龍之間,出現了一條吞天噬地的黑龍,是在晴空之中,隻一乍現,便叫這天地電閃雷鳴,日月無光的霸道!

眾多先祖都不由暗驚,心想自己和始皇帝的差距真是有點大,怎麼會在氣勢上竟然無法一比?

比起先祖們多多少少還能扛得住不同,江逸明明距離始皇帝三米開外,卻分明感覺到一股霸氣側漏,好像有黑龍衝心一般!

明明不是針對自己,卻讓他不由心跳加速,血壓飆升!

這還是江逸已經獲得了鬥五十的戰力,都能被如此震懾,讓他打心底裡彷彿身處煉獄!

江逸這才發覺,原來高危的不僅僅是觀眾,作為主持人的他也隨時在高血壓的邊緣徘徊!

所幸,多次的對話經驗讓江逸很好的掌握住了麵部表情管理的技能……

觀眾們更是嚇得瞪大了眼睛,不得不暫時把手機丟到一旁,緩了好幾口氣之後纔敢繼續去看!

他們的心都驟然提到了嗓子眼上,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會被嚇破膽,慶幸自己不在現場!

“媽媽呀,這到底是真的還是演的,這樣的氣場真的是人能發出來了?“

“不知道剛纔是不是錯覺,我剛纔好像看到一條黑龍張開血盆大口,想要吃了我一樣!”

“作為一個潛水達人,我在鯊魚麵前都冇有感受到過這樣的恐怖,這就是國家隊演員的實力嘛?!”

觀眾們難以置信,這太不可思議了!

與此同時。

華夏台的待客室裡,剛吃完降壓藥的沈萬榮端著保溫杯,走到了一夜冇睡的大野紅郎麵前,打開了直播。

“既然不走,何不再看新春版的典藏華夏?”

沈萬榮心想,總不能讓自己一個人被嚇到吧?

不過江逸剛過完年就這麼勤快,回頭必須得給他加加工資才行,上調個五千應該能讓他高興萬分!

沈萬榮對自己的決策十分滿意。

大野紅郎強撐著睡眼,看了看待客室外,那一個個情願不放假,都要蹲守他的人,白了眼沈萬榮說道:“這是我不想走嘛?”

“他們都是你的下屬,你就不能讓他們散了嘛?一個個坐在板凳在外麵等我乾什麼,他們不過年嗎?”

“你們華夏人不是都要去拜年的嘛!”

大野紅郎快崩潰了,就是因為典藏華夏出了廢鳥侵略的視頻,導致他現在連待客室的門都不敢出,被其他台的人拋棄了!

而且電話竟然還打不出去?

“我勸過了,他們說今年可以不去拜。”

沈萬榮聳了聳肩,打開了江逸的直播間。

“我不看!”

大野紅郎有脾氣了:“你們這是在變相軟禁我!”

沈萬榮無語,給他看了看國家台附近的相片,發現一大堆人都圍在這裡。

“現在民眾仇鳥情緒非常高,不讓你出去,是在保護你。”

“而且你見過開著門,好吃好喝的軟禁人的麼?”

沈萬榮聳了聳肩:“現在隻有在這個台裡才能保證你的安全,我們也很無奈,要怪就怪你們賊心不死。”

“還是跟我看看節目吧,冇準又會有驚喜呢?”

沈萬榮可從不想就自己一個人得高血壓,他哪裡知道,大野紅郎早就已經是高血壓陣營的一部分了。

在他的軟硬兼施下,大野紅郎隻得繼續和他一起看了起來。

殊不知,這場直播正讓廢鳥台的人寢食難安!

……

此時,項羽心中的怒火已經壓製不住,彷彿隨時就要撕破臉一樣,目色中殺氣騰騰。

霍去病在漢武帝的眼神授意下,把手搭在了劍上,自己也隨時準備出手!

嶽飛也做好了阻止項羽的準備,他不想看到自己人再自相殘殺!

一向對項羽很從心的李世民也把手搭在了唐皇劍上。

真要讓項羽當著自己的麵,把皇帝之始祖給殺了,豈不是丟了整個皇朝的臉麵?

這就跟宋真宗類似,在他之前,不少具備雄才大略的皇帝都會泰山封禪,如秦始皇和漢武帝、光武帝、唐高宗李治和唐玄宗李隆基,可自從宋真宗封禪之後,後麵就再也冇有皇帝去泰山封禪了。

這也是一個明明能打贏卻要去給敵人賠款賠物資的皇帝,他的所作所為,直接拉低了泰山封禪的逼格。

換作今日也是一樣,如果皇帝之祖當著自己的麵被殺,那在座的皇帝們臉麵上都會過不去。

即便是強敵項羽,他們又有何懼?

曹操有些狐疑的看向李世民,要是在昨夜之前,他會斷定李世民是幫始皇帝的。

可在打心底裡認定李世民有比自己更加難以啟齒的癖好之後,曹操覺得,李世民很可能是幫項羽的!

於是,他的手也搭在了劍上,不過防的卻是李世民……

武則天察覺到這股對太宗皇帝的敵意,當即柳眉一皺,盯向曹操。

曹操和武則天對視了一眼,他很想告訴她李世民那‘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又怕打擊了她,隻得有苦難言……

隻霎那之前,長城上的空氣之中,除了瀰漫著酒氣之外,還多出了好幾股硝煙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