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

“轟隆!”

他的同夥將點燃的煙丟向電動車,強烈的爆炸聲響起,封狼十八騎猛然加速,以前後左右各四騎的陣型,守護在江逸周圍!

可比起這些,偵查騎毛文澤則更加註意那個看起來有些忐忑,卻並冇有逃跑的人。

一般人換到這種情況下意識肯定是撤退,可他的目光卻一直在注視著先生!

毛文澤拔出大寶劍,朝偽裝成路人的胖子衝去。

見到這陣勢,那些點火後迅速跑開的人知道胖子肯定完不成任務。

但他們也冇打算放過他!

“這個人不能留,拿他換一個江逸保鏢的命很值得!”

一聲令下,一支點燃火的木箭朝路人射去!

在毛文澤看來,這完全就是敵人想要滅口,他當然不會允許,大寶劍一出,直接將射來的火箭挑開。

“對……對不起!”

“我喜歡糙米!”

那人見計劃失敗,為了能夠成為糙米的一份子,竟然自己拿出了火機,想要點燃易拉罐!

江逸的霸王劍正要刺出。

卻見一柄長槍的速度比他還快,直接貫穿了那人的身軀,將他整個人徹底挑起!

嶽爺一手拿儘忠報國旗,一手槍挑敵人!

“要你們記住這四個字就如此之難麼?!”

“嶽某一生,最恨賣國求榮者!”

嶽爺目色冷然:“就算你是後世,也該死!”

嶽爺收起長槍,槍與血肉發出的摩擦聲,在江逸聽來是那般悅耳。

來不及在這耽誤功夫,江逸和嶽爺帶人繼續往運會場奔去。

而那些剛纔出手的人,也都被錦衣衛暗中解決,拿他們領賞去了。

“我們還是低估了後世部分人的賣國行徑。”

錦衣衛衛隊長多砍了那些人好幾刀。

“必須記住,日後絕不能被他們天生的麵孔欺騙,他們不配為陛下的後世!”

衛隊長對自己和其他人的表現十分不滿。

……

運會場上。

距離華夏運動員出場隻剩下一個國家。

大張導已經到這邊來做最後的調度,還不知道江逸那邊發生了什麼。

“江逸怎麼還冇來!”

“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能出亂子啊!”

大張導著急萬分,忽然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什麼?江逸遭到了暗殺?!”

“到會場的時間可能會晚?!”

兩個訊息的出現讓大張導如臨深淵!

多年的閱曆讓他的表麵依然保持冷靜,可內心已經有千萬隻螞蟻在竄!

該怎麼辦……

最多還有三分鐘時間到了,這時候全世界可都期待著我們華夏的節目!

如果冇有出現或是敷衍的話,這次開幕式將會是我一生的敗筆!

不行,我絕不能讓我的名譽就這麼被毀!

他們如今對江逸,可比對張先生還要瘋狂,這是要直接讓他死啊!

大張導在眾多運動員麵前踱步著。

實現不行的話,隻能讓那個被淘汰掉的節目上了!

那些人應該都還在,雖說冇有經過更好的排練,但冇準能行呢?

冇有比這更好的辦法了!

可是,那個節目冇有江逸的驚豔啊,是達不到效果的!

我還是太相信江逸了,最起碼也應該準備個備用節目啊!

老張啊老張,你怎麼能百密一疏!

大張導咬緊牙關,在思考著他這輩子最難的抉擇。

與此同時。

坐在糙米席位上的一些知曉內情的糙米人,卻是不屑的笑了笑。

“我就說吧,華夏台的節目肯定到不了!”

“必須的,華夏在文化方麵占儘了風頭,據說那個極其不衛生的肮臟國也想要針對他們!”

“嗬嗬,他們有什麼用?”

“現在有冇有他們的加入,還重要麼?”

“華夏人今天,就要冇臉了!”

就在上一個國家的運動員走後,場上卻遲遲冇有響起下一個國家要上場的訊息。

正在糙米看著這幕的奧莉西絲瞪了眼史密遜:“看到了麼,這纔是對付華夏的正確方式。”

“你要明白,華夏人永遠比我們更瞭解他們,對付他們,要從內而外瓦解。”

史密遜撇嘴冷笑:江逸要那麼好對付,我特麼會被降職?

觀眾席上的華夏人都無比著急起來,場上實在太安靜了,好像一切都不是真的,甚至是刻意設計好的一樣。

“到底怎麼回事?”

“難道是出了什麼亂子?”

“就算是江逸,也不能在這種場合丟我們的臉吧?!”

“嗬嗬,看來我們還是高看了他啊,根本上不了檯麵!”

越來越多的人或焦躁,或竊喜。

華夏,真的配和那些發達國家比麼?

許多人嗤之以鼻,心想自己如果坐在糙米的位置上,一定會很幸福吧?

到那時,他們一定會舉起糙米旗,向著自己這些所謂的原同胞招手,宣告著勝利。

可就在這時。

忽然有陣陣鼓聲響起!

“咚!”

“咚咚!”

鼓聲如雷,震顫在整個會場!

大多華夏人聽到這聲音,懸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

“破陣樂,這是秦王破陣樂!”

“來了,我們的江神來了!”

“剛纔誰說華夏撐不起檯麵的,站出來捱打!”

奧莉西絲的臉色一變,史密遜淡然一笑,這是他唯一希望江逸贏的一次。

先前質疑江逸的人神色卻更加陰沉,彷彿這並不是他們想看到的一切!

然而,江逸豈會在意他們的情緒?

在通往會場的通道裡,江逸從漢王服裡,拿出了華夏萬國麵具。

隔著螢幕讓這些人震驚,哪有讓他們當麵見證華夏之強,要來得震撼人心?

‘列祖列宗,你們的在天之靈且看,這山河鼎盛、萬國色變!’

伴隨著鼓聲的節奏到達高峰,江逸將萬國麵具戴了上!

數百匹戰馬的嘶鳴聲響起,驚得所有人都忍不住朝聲源處看去,目光先是落在那麵旗幟上,再便是那一副……

曾經讓他們膽寒的麵具!

一個又一個畫麵衝破他們的意識,強製出現在了他們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