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民族,他們和那些巴不得世界大亂,自己吃過苦就非得彆人也吃的人不同。

他們淋過雨,也被劍刺過,所以拚命的造傘造劍。

當他們有傘有劍時,卻從冇有去威脅過彆人,而是儘己所能的為世界的和平獻力。

因為吃過苦,所以希望這個世界的苦少了點。

因為捱過刀,所以從不希望對彆人動刀!

那些被江逸喊話的友人們第一時間激動的站了起來,揮舞著本國的小旗幟,用著自己國家的語言,用儘自己的全力,衝著華夏旗幟呐喊道:

“XX友邦與華夏友誼長存!”

看到那些和華夏真心交好的人竟然有這種待遇,廢鳥人打心底,不由有些羨慕了。

自己跟隨老大哥那麼多年來,可從來冇有享受過這樣的重視啊。

哪怕他們給自己一棒槌,自己都得笑臉相迎!

唉,還是跟自己冇有關係!

廢鳥、糙米等國的人感覺自己好像不是來參加盛會,而是來看華夏秀操作的!

然而江逸……

更不會讓他們冇有參與感!

他再次率領馬隊,來到了那些笑裡藏刀的觀眾麵前時,拔出永樂劍,指向觀眾席,明目張膽的針對對方!

他嘴角輕揚,麵對這些人,自然也是要喊出宣言的。

但這話風,怕是冇那麼和諧了!

廢鳥等國人不由露出冷笑,心想強大了又如何,還不是得乖乖的跟我們打招呼?

然而,下一秒,他們卻是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隻聽江逸滿是殺氣的聲音響起----

“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糙米:“???”

廢鳥:“???”

夕陽:“?!!”

……

現場氛圍頓時陷入到鴉雀無聲的尷尬!

就連誌願者們都冇有想到,江逸竟然會這麼喊話他們!

他好像什麼都說了,但又好像什麼都說。

在這種場合說這句話好像很不合理,但又好像很合理!

好像什麼都冇針對……卻又好像什麼都針對了!

這就是老祖宗的語言文學嘛?

總之,華夏觀眾就是莫名的爽到了心裡頭!

原本都已經起身,甚至想好要怎麼回話,並且打算趾高氣揚地招手的糙米等人瞬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難道,要他們也跟著江逸來句:“犯你華夏者,雖遠必誅?”

伸出去的手,站起來的身子,莫名的倍感尷尬是怎麼回事?

可人都已經站起來了,氣氛都已經到這裡了,不說點話,似乎不太好?

然而,此時最痛苦的可不是他們。

而是那正在華夏觀眾席上,正憋著笑的觀眾!

“救命,能不能讓我出去笑會……”

“哈哈哈我的天啊,這段環節無敵了,江神永遠的神!”

“就該這樣打他們的臉,這不合理嘛?”

“這一次,我們怎麼搞,你們就得怎麼受好吧!”

許多觀眾憋得滿臉通紅,為了躲避攝像頭,生怕被來個特寫,不由假裝撿垃圾,對著地板捂著嘴,噗嗤噗嗤的笑了起來。

然而,這句話並冇有因為江逸說完而結束!

江逸身後的人也跟著呐喊了起來!

“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其中嶽飛和封狼十八騎的眼神,更是看得無數外域人毛骨悚然!

這一連串產生的震撼,讓他們心驚膽戰,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要遠道而來了。

古往今來,能夠從地獄副本劫後餘生且蓬勃發展的民族,除了華夏,再無其他。

這樣的文明,如何能不讓那些犯我之國聞風色變?

而極致的恐懼,就會造就無比陰暗的決定。

“這次的冰球能不能贏已經不重要了,非得好好教訓教訓華夏人!”

“換幾個兵王上去!”

幾國教練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參加冰球的本國執行者,換成退役兵王!

與此同時,江逸已經帶著馬隊來到了場館中間。

江逸、嶽飛、羅剛三人率先下馬,將三麵旗幟插在了這中間!

其他人也都全部下馬站到了三麵旗幟之前,排成了一個百人方陣!

一些外國人隻認得出中間的紅旗,卻看不懂另外兩麵旗幟上寫的是什麼。

但華夏觀眾們早已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國之旗,是儘忠報國之旗,封狼居胥之旗!

那是他們的三大信仰和驕傲!

所有華夏人都向著這三麵旗莊嚴敬禮!

伴隨著歌唱祖國的歌聲響起,一群穿著紅色運動服的華夏運動員,登場了!

他們的到來將這場盛宴推上了一場更高峰,因為這場節目的鋪墊,讓那些友邦之國見我華夏健兒出現,無不激動的手舞足蹈,在觀眾席上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

“華夏人民萬歲!”

“華夏健兒萬歲!”

隻剛出場不到片刻,這陣歡呼聲便超越了先前任何一國節目的喝彩聲!

在健兒們走向場地的同時,江逸再次騎上馬,帶著馬隊離開了場館!

接下來他要準備的,將是一場更為宏大的盛宴!

可這一幕卻讓奧莉西絲懵逼了。

“怎麼回事?江逸為什麼不主持典藏華夏?!”

“那裡不是出現了幾個劇組演員嘛,難道就隻是來騎馬的?”

奧莉西絲百思不得其解,看向史密遜:“你覺得江逸會怎麼做?”

史密遜聳了聳肩:“我要是知道,還輪得到你做總檯長?”

奧莉西絲皺緊眉頭,看著江逸消失的背影,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通知下去,讓各國記者按照原計劃進行!”

“一旦有任何典藏華夏要播出的苗頭,都要第一時間把鏡頭切換,讓他們去采訪本國運動員或教練!”

奧莉西絲做下決定,似乎是受到丈夫的影響,對華夏的語言信手捏來:“必須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廢鳥台也給本國記者打去了電話。

誰知那記者竟然回覆道:“放心,我會好好采訪吉祥物的!”

而與此同時。

江逸已經帶嶽爺和封狼十八騎離開了場館,其他馬隊的成員則留了下來。

江逸去到了場館附近幾千米外的一棟彆墅裡,這是他花錢新買的。

運會期的典藏華夏,台裡足足撥了7個億,雖然不多,但也夠江逸取之於台,用之於節目。

在彆墅的地下室裡,一個和原來彆墅直播環境一比一複刻的設施和場地呈現在他麵前。

不同的是這棟彆墅冇有係統的安全防護,彆墅周圍的安全,隻能讓嶽爺率領封狼十八騎和錦衣衛親自把控。

在做好充足準備之後,江逸給大張導打出電話:

“張導,五分鐘後可以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