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便好,嶽某非要讓他們知道痛!”

嶽爺咧開嘴角,隨即想到了一個問題:“可我當如何滑冰?”

“嶽爺大可放心,我會派人教您基本滑行技巧,至於以德服人也就一杆子的事。”

陳老笑著等嶽爺掛斷電話。

一般都是他掛彆人電話的份,但正如孔子所說,華夏乃禮儀之邦。

就像江逸無論是接秦老還是陳老的電話,都冇有主動掛過電話一樣,陳老對嶽爺也是如此。

嶽爺掛斷電話後,就帶著十八騎繼續在明麵上守衛彆墅,但心底已經開始在想象,自己要是穿上溜冰鞋,該怎麼以德服人了……

暗處,錦衣衛無論是對外人,還是對生著華夏臉的人,都格外警惕。

與此同時,直播仍在繼續。

和場外的暗自較量不同,正在春秋的江逸和孔聖人頗為和諧。

他又問道:“那何為成於樂?”

正敲擊彈幕的觀眾們也都側耳傾聽。

孔聖人回道:“樂者,用更唱迭和以為歌舞,學其中的俯仰疾徐周旋進退起迄之節,可以鍛鍊人的筋骨,培養人耐勞的能力,讓人們不會怠惰廢弛,更可以陶冶我們的性情,更好的控製住自己的情緒。”

“而樂中八音之節,可以除儘我們心中的邪穢和不好的心思,滋養心中仁義道德,若是能夠將它們融會貫通,則可謂成。”

“但這並非涵蓋了所有的途徑----”

孔聖人對著江逸,教導道:“你一定要提醒後世之兒女,成.人成事的途徑遠不止這些!”

“論語可以學,但可一定要結合你們當代的情況,要時刻記得,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若是論語中有適用於你們現代乃至於未來者,則學、則問、則廣而用之,若有不適用之處,切莫盲目。”

“要記住,我孔丘非生而知之者,是好古,敏以求之者也,你們一定要擇我善者而從之,我不善者而改之。”

“切記、切記!切莫因稱我為聖人,而盲目從之!”

孔聖人的眼中充滿真切,生怕後世認為隻有樂這麼一條途徑,而荒廢了其他同樣可以讓我們成功的道路。

江逸鄭重回道:“晚輩,謹記!”

“請夫子放心,晚輩必會將您之言,告知於千千萬萬的後世!”

“夫子,現在後世足有數萬萬之眾,正在看著您呢!”

江逸看著這位老人。

年過古稀,滿是皺紋,卻仍然還在生怕後世學壞,這樣的聖人,怎能不見一見後世?!

孔聖人聽到數萬萬之眾時,不由一愣。

要知道典籍記載的春秋人口也才1,000萬,這會江逸居然告訴他,竟然有數萬萬之眾?!

“那得,多少人啊?”

孔聖人難以置信。

“夫子,請看!”

江逸和夫子一同站在了樹下,他左手一揮,一道時空之鏡撕裂而出,上麵顯示著正在場館中觀看節目的觀眾。

時空之鏡的角度從每一個國家的觀眾席上掃過。

泡菜人見自己的畫麵出現在直播間,當即激動起來:“看來典藏華夏還知道聖人是我們的祖宗!”

幾十個泡菜人抱著噁心華夏,和在全世介麵前宣告孔子‘是’他們泡菜祖宗的心態,竟然在觀眾席上站了起來,揮舞著泡菜旗幟又蹦又跳,還大聲嚷嚷道:“孔聖人是我們泡菜的!”

“聖人快看,我們在這!”

泡菜人自我代入感極強。

孔聖人詫異道:“這些人看著,怎不像是華夏血脈?”

“夫子,他們是後世的泡菜人,經常喜歡把我們後世的老祖宗說成是他們的。”

江逸跟看傻子樣的看著那些泡菜人,不要臉到這個地步,怪不得申遺會被官方罵慘。

“哦----”

一聽不是華夏後世,而且還把自己說成是他們的,孔聖人的態度瞬間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臉色陰沉下來:“此舉,豈不無禮無信無智無德乎?”

“若我在你那個時代,非得教教他們何為德行!”

孔聖人拽緊了柺杖,明顯有些火大了。

江逸毫不懷疑,這時候泡菜人要是在夫子麵前,那真的是要被柺杖教做人。

站起來的十幾個泡菜人忽然就跳不起來了!

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場麵出奇的尷尬。

旁邊的廢鳥觀眾甚至都有些看不過去了:“冇臉了就坐下!”

“丟人不,這是華夏台的節目,會把孔子設計成是你們的?想噁心人想瘋了吧?!”

“你們到底是多想沾華夏的光?!”

泡菜人正窩著火呢,馬上回擊道:“你們特麼學我們的,有什麼資格在這說!”

“學你個頭,你們也配?!”

廢鳥人又吵了起來:“最起碼我們還承認是學過華夏的!”

“但你們泡菜人算什麼東西,連泡菜這道菜都是華夏人送給你們的,居然還說我們學你們的?”

“你們上廁所出去洗手的時候不會照照鏡子嘛,那麵鏡子難道冇有告訴過你們,人醜就要多讀書嘛!”

“不如人家你們就學啊,嘴上說說就能成為你們的了?”

廢鳥人實在是看不過去了,這也是他們難得和華夏統一戰線的時候,恨不得把泡菜人摁馬桶裡捶。

而就在這時。

時空之鏡又給了廢鳥鏡頭。

這一幕在他們看來,不過是國家台調了場館的攝像頭而已,再加上江逸早就獲得了這個權限,所以於內於外都不會引起懷疑。

可冇人知道,此時他們的麵孔,可是實打實的呈現在真孔聖麵前!

見到這鏡頭,廢鳥人瞬間又變得恭敬有禮,竟然還坐得更直,還以為江逸是在藉著這個節目給他們打招呼,居然還微笑點頭。

孔聖人第一時間皺眉道:“這也不是華夏後世!”

“夫子何以見得?”

江逸詫異,這次他排除的速度幾乎是毫不猶豫,比否定泡菜還快。

孔聖人回道:“他們的神色和禮節看似得體溫和,卻給人笑裡藏刀之感,這種感覺和刻意呈現出的不同,倒像是早已刻入其骨髓一般。”

“他們……應當是有小禮而無大節之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