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孔聖人沉聲道:“而我華夏之地,無論再如何禮樂崩壞,也不可能會在骨子中埋下如此小人之行!”

“華夏後世也許不會遵小禮,但我堅信大節絕不會消亡!”

“而我觀他們之麵向,倒頗像我周遊列國時所遇到的那些奸小之人,若幾個便罷,可他們大部分人的外相皆是如此!”

“那便絕非我華夏之後輩!甚至還可能是我們的威脅!”

聖人話音落下,廢鳥人果然當場變臉,一個個眼裡怒火中燒,恨不得拿刺刀砍斷他的頭。

他們,哪裡會管眼前是不是七十多歲的老人?

隻在這一瞬間,他們在言行舉止上的偽裝,便被孔聖人看破。

孔聖人問道:“這是何國之人?”

“廢鳥。”

江逸說道:“的確與華夏有血海深仇。”

“如今如何?”

“做了另一大強國之惡犬。”

孔聖人仔細打量著廢鳥人,說道:“方纔我說他們之時,他們的殺機畢露,氣量更是不及我華夏。”

“類此惡犬,尋常倒不會顯露出過多威脅,最多也隻狂吠,甚至會裝作乖巧,試圖以表麵之和,軟我提防之心,但一旦有主人在或主人下令,他們便會狗仗人勢,不可不防。”

“後世無論何時,皆當提防此地,我雖然提倡仁義,但對不仁不義者,還是可以教訓的。”

“是,夫子。”

江逸點頭道,千萬不要以為孔聖人絕對反戰,他講究的和平是有條件的,你要不仁不義無禮,他是會主張乾仗的。

在這方麵,孔聖的思想倒與如今神似。

靠屈從得來的和平,隻會讓敵人得寸進尺,太過沉浸在享樂和溫室中也會更容易軟我們的骨。

關於這點,看北宋末到南宋這段時間就足夠了,錢最多反而賠得過分。

江逸心念一動,時空之鏡再次呈現出了下一個國家。

糙米!

糙米觀眾發現自己被翻牌子,臉上並無意外之情,隻大多擺出高高在上的模樣,即便是麵對孔聖,也依然抬著下巴。

“我就知道華夏肯定不會錯過我們!”

“嗬嗬,看這個演員還有什麼好說的,我們糙米可不像泡菜和乖乖狗。”

“冇錯,我們本身就足夠強大!”

糙米人彼此議論著,泡菜和廢鳥倒是冇敢向他們指手畫腳。

尤其是廢鳥人,見糙米人像自己看來,甚至還得點頭哈腰,起身賠個笑,即便冇有被搭理,也隻是再次點頭,畢恭畢敬的坐下。

這次完全不用思考,孔聖人直接了當的說道:“此必非我華夏子孫!”

“是的,他們是糙米人。”

江逸說道:“後世目前最強國,華夏要在某些方麵超越它,還有一定的距離。”

誰知,孔聖人聽後非但不以為然,還欣慰的看向江逸:“後世可以坦然承認彼此之間的差距,這很不錯!”

“人貴有智,其智不僅僅是能夠知曉自己強在何處,該如何應對,更是能夠識人之長,知己不足,正如我與你的這番交流。”

“我這一生,自覺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自覺好學者為當世之最,但博學者,卻從不敢妄稱第一。”

“我雖年長於你,卻依然可以不恥下問,博而好學,後世也應當如此。”

“但在學習的過程中,後世務必要明白一件事。”

孔聖人嚴肅的看著江逸,語重心長。

江逸回道:“還請夫子教誨。”

“學習並非是被融合!”

孔聖人斬釘截鐵道:“後世切記,學習,是要將彆人之長處融彙於己身,而不是學了之後就成為了他們。”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這第一思,就是要明確的知道彆人比自己強的地方在何處。”

“第二思,便是要清楚的知道我們可以向他們學習之處,再便是我們所需要的是什麼----”

孔聖人細心教導:“如果見了彆人的長處就學,而忘記了我們自身需要的東西,便會容易迷失自己。”

“學之要,貴在於融合,融合彆人身上我們所需要的長處,以彌補我們自身的不足,若是自己已有路,則不可盲目學之。”

“如習文之人在亂世,為了生存需學武,此為必要,則必當尋一高手討教,如此遇到危險,若禮無法說服,則以德以武。”

“可若是一隻兔子,非要學老鷹飛翔,非得憑藉本身躍崖學飛的話,換來的結果則會是兔不成兔,鷹不成鷹,無以立足。”

“兔若想學鷹,則先當思考,自己應當提防鷹哪些長處,其薄弱處又在何處?”

直播間的觀眾們仔細的聽著,他們發現這期在之後可能是需要反覆去看的,聖人之言行似乎在很多方麵,都需要細細去推敲。

尤其是他的教誨,裡麵像是蘊含了不少營養,又像是蘊含著一股強大的文明,似乎江逸真正在跨越時空,將這股聖人之智慧,橫跨千年,寄予後世……

江逸將觀眾們可能問的問題在腦海中推敲,提取而出,問道:

“夫子在論及人與人時,並冇有提到提防之語,為何在說兔子與鷹時,反而有所提及?”

孔聖人笑道:“人與人之間,擇師必當則良,就算不良,也大抵有能和睦和臭味相投之處,故所需提防的地方不多。”

“但鷹卻是可以對兔子產生極大威脅的,所以兔子要學鷹之長處,則必須保證,自己可以活下來----”

“一隻不會進步的兔子大多鬥不過鷹,但一隻會精進自身的兔子,就算暫時鬥不過,也可立於不敗之地。”

“我觀糙米之人對你並無善意,想必和華夏之間是敵非友,故你們必須先學會不敗。”

“後世比之糙米,兵戈如何?”

孔聖人關切的問道。

江逸自通道:“若兩者死鬥,或世界不複存在,或讓世界之人皆回到古代,而糙米冇有古代。”

“所以我們並不怕他們,大不了我們華夏重返商周或者更遠古的時代,即便糙米人還能留下幾人也無所謂,帶著這樣的文明記憶,我們再發展一次,依然會是這個世界上的最強者,那時可就不僅僅是文明最強!”

“真要如此,他們連和我們魚死網破的資格都冇有!”

“因此,雖然我們和敵人表麵上是伯仲之間,但實則當我們的先輩鑄就出那柄劍的時候,華夏在兵戈方麵就已經無敵!”

江逸話音落下,全場嘩然!

就問問,還有誰?!

……

近日與孔聖對話耗能過於嚴重,大家早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