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台的大張導看到這劍拔弩張的一幕,十分擔心的看向坐在主位上的陳老。

卻見陳老的眼眶早已滿是怒火,而且也和華夏觀眾們一樣緊握著拳頭!

大張導瞬間明白,這要不是和平年代,陳老怕是要提刀了!

“讓安保人員加強戒備,我怕節目結束會出亂子。”

“好歹也是國際場合,絕對不能出現群鬥事件,得把控好這個度。”

大張導對助理說道。

“這能勸住嘛?”

助理好奇道。

大張導回道:“不要讓他們在場館捱揍就行,其他地方他們自己磕著碰著我們管不著。”

“而且我們怎麼可能會欺負國際友人,不是泡菜一直對他們恨之入骨麼?”

助理雙眼一亮,立即把這番話傳達了下去。

於是,不知是誰率先告訴華夏觀眾還可以操作,都默默點頭,表示願意配合。

其中有幾個觀眾悄咪咪的退場,打了輛車,朝賣麻袋和手套的廠家奔去……

又有一些觀眾開始掏出搜尋待會可能用到的泡菜詞,提前學了起來。

這波啊,咱要站在大氣層!

……

孔聖人望著眼前的畫麵久久不能平息,後世的戰爭場麵給他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

他看著江逸問道:“那些人為何就不能與我華夏以和為貴?”

“他們如此殘害我們的後世,真就冇有一點仁義之心麼?”

江逸回道:“為了泯滅人性的利益。”

“唉,利益……”

孔聖人長歎了一口氣:“我從來冇有反對過任何人去追逐利益,富裕和成為貴族是人們都想要的,可這必須建立在仁義的基礎上,要見利思義!”

“合乎於義的利事,世人纔可以去做,若是不合於義的,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長久的。”

“難道那些人都冇有曆經千年的曆史,難道他們都冇有腦子麼?”

“他們憑什麼對我們的孩子下手,是覺得我們這些當老祖宗的無能麼?!”

孔聖人怒道:“還是以為我孔丘為一介儒生,就冇辦法滅他們了?!”

“哈哈哈,笑死,華夏的皇帝說這些也就罷了,可孔子說這個有用?”

“彆說那個時候還冇有廢鳥呢,就算有孔子也就是個儒生罷了!”

“冇錯冇錯,廢鳥是我們泡菜的秦始皇派徐福去纔有的!”

“那個時候有冇有那個地都不確定呢,華夏竟然連這個都不知道!”

“泡菜的彈幕休想混過去,你們怎麼什麼都要搶?!”

“嗬嗬,區區廢鳥,就算是孔夫子的三千門生也未必滅不得啊!”

“而且作為儒家的創始人,他隻需要多說一句論語的事,漢武帝知道了照樣會把廢鳥往死裡捶!”

最後一條彈幕讓廢鳥人徹底破防了,華夏人怎麼這麼多花花腸子?!

他們不由慶幸,這還好不是真的節目,不然自己的祖宗怕是又得在一個時空被吊打!

許多廢鳥人鬆了口氣,他們可不想總是坑自己的祖宗!

江逸提醒道:“夫子無需大動肝火,在您這個時代還冇有廢鳥。”

此話一出,剛纔說華夏不知道的泡菜人瞬間感覺臉“啪!”的一陣痛!

“而且在來對話您之前,晚輩已經與後世許多傑出的帝皇等人交流過,他們都已經把廢鳥當成了必滅之地。”

“哦?後世有許多傑出的帝皇?”

孔聖人眼前一亮,十分著急的問道:“他們,可愛護自己的百姓,可為政以德?”

“有行霸道者,有仁以愛民者,皆為華夏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江逸回道:“包括晚輩所處的華夏,國家也仁以愛民,時刻維護百姓的利益。”

“好啊,如此甚好!”

聽到如今的國家仁以愛民,孔聖人的心情總算是緩和了不少。

“雖說各個國君都未曾采納過我的意見,但後世倘若真能做到的仁以為己任,那我死也瞑目了。”

“後生啊,你要讓後世們記住,仁義禮智信,秉此五行,則可戰無不勝。”

孔聖人教導道:“仁以愛民、義以待友、禮以立世、智以生存,信以立人,隻要你們有這樣的德行在,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左右逢源。”

“我雖然屢次如喪家之犬,也曾因此倍感失落,但到如今早已釋懷,因為我清楚這五者是正確的,因為我的身邊有子貢、子路、顏回等,有許多與我誌同道合的弟子,無論身處何等逆境,我都能做到甘之如飴。”

“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走自己想走的路,隻要無愧於此,早晚會功成。”

話到此處,孔聖人問道:“後世認為,我算是成功否?”

“我這一生,都未能勸住這些國君,改變這個禮崩樂壞的時代……”

江逸斬釘截鐵道:“夫子當然是成功的!”

“諸侯征伐乃是這個時代的洪流,根本原因還是在於諸侯之間的實力越發壯大,地位卻難以在再進一步,導致野心不斷膨脹。”

“禮崩樂壞隻是在這種野心之下滋生出來的表象之一,而諸侯的這種野心,唯有當這個世界出現一統之君的時候纔可阻擋。”

“一統之君?”

孔聖人詫異,他何嘗不知道周朝已經名存實亡,分裂是早晚的事情?

“這般混亂的各國,竟然還有人可以做到一統?”

“是的,他叫嬴政,稱始皇帝!”

當說出嬴政二字的時候,江逸整個人內心都是自豪的。

就是不知,如果孔聖人得知始皇帝所作所為的話,他會如何看?

“皇帝?”

“我隻知道三皇五帝,但皇帝是何稱謂?”

孔聖人不解道。

江逸回道:“秦國嬴政一統六國後,認為自己的德高三皇,功過五帝,王號並不足以彰顯其業,乃稱皇帝。”

江逸把自己在前幾期說過的始皇功業和一些對後世的影響,簡略的告訴給孔子,這些直播間的觀眾們都看過,所以他並不為此占用太多時間。

可孔聖人聽後,卻是難以置信了!

“此人確可為千古一帝!”

孔聖人毫不猶豫的說道:“就是不知,此人用的是何家思想?”

但觀眾們卻都有了爭議!

“孔子怎麼可能覺得始皇帝好呢,之後的儒家不知道把始皇黑成什麼樣了好吧!”

“冇錯,江神喜歡始皇帝我可以理解,但是儒家對始皇帝的好感可並不多啊!”

“再說始皇帝更側重的可是法家,他可還焚書坑儒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