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心暖點頭:“我們絕不會忘!”

“好,那便好……”

顏徵在微笑著閉上了眼睛。

她實在太累了,隻想要好好的睡上一覺,帶著對自己孩子和後世的祈願,去做一個甜甜的夢……

江逸拜彆顏徵在,身後時空門出現,他身形一退,回到了孔聖人所在的時空。

在孔聖人的含淚同意之下,江逸緩緩關上那一麵時空之鏡。

“後生,謝謝你。”

孔聖人由衷對江逸說道。

江逸趕緊回道:“夫子,是晚輩要謝您,這一生,您受苦了。”

“請您放心,後世必會如你所說,學其精義,去其糟粕,讓我們的文明向前不斷的進步。”

“嗯,若後世人人可立,則國家必然可興。”

孔聖人回道:“如此我這一老朽,也不算白來世間一遭。”

江逸推算了下節目時間,約莫還有八分鐘的樣子。

再見到孔聖人剛見完母親的狀態,他知道也到了該自己離開,讓聖人好好靜靜了。

於是,他說道:“夫子,晚輩要走了,下次再來看您?”

“好,記得,若是你可以帶我去見的母親了,一定要來。”

“若是還不行,也要常來我這看看書。”

孔聖人知道自己活不久了,江逸要見自己肯定過不了兩天,所以心頭倒也冇有多大的不捨。

這點,他比康熙看得要通透許多。

他走到書架邊上,隨意拿起了幾卷書簡,放到了江逸手中:“相信這些,會對你們後世有更多的幫助。”

“切記,揚我文明,興我華夏!”

“晚輩,謹遵之!”

江逸鄭重接過,隨後以抱拳禮,告彆了孔聖人。

他的步伐由後向前,一步一步,出現在了現代時空。

感受到來自孔聖之母的愛後,他的內心遲遲未能平靜。

極力平複著自己的情緒,他站在現代攝像儀的中間,挺直腰桿,說道:

“文明,是華夏史上最為璀璨的寶物,為他國所不能有,亦非一期所能涵蓋。”

“今日謹以對話孔聖之精義,贈諸君為禮。”

“華夏,自古以來便是愛好和平的禮儀之邦,講究的師出有名和興仁義之師,我相信,此刻在場館上的諸位外域之人,仍有亡我華夏之心不死者,然我們除了刀槍劍戟之兵戈外,亦有詩書禮樂之文明。”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今日之華夏,早非晚清之時,感謝諸位友人到來,亦請諸位友人擦亮眼睛,且看盛世之中華!”

“最後,願你們在華夏能有一個愉快的旅程----”

江逸話音落下,一麵新的時空之鏡緩緩出現。

新年第一期,豈能冇有小劇場?

當看著這副畫麵出現的時候,許多看過典藏華夏的觀眾都忍不住站了起來!

“臥槽臥槽,這纔是重頭戲啊!”

“老天爺,我這是看到了誰?!”

“不會是老四吧,這是下一期的彩蛋嘛?!”

“嘛的,我好不容易平靜下來了,你又要燃我?”

觀眾們在彈幕中激動的交流起來!

畫麵之中!

一個騎著馬的中年男人步入金陵城,整個人看起來意氣風發,威風凜凜。

畫麵一轉,就出現在了永樂大帝登基後,在朱元璋畫像前,跟自己老爹說明事情原委的一幕。

此時,看得最認真的不是直播間裡的觀眾,而是江逸!

冇有誰,能比他更慌!

在對話時他突然想到永樂大帝,以至於實在是太好奇和擔心這位帝皇的反應了!

所以,趁著還有些時間,乾脆讓觀眾們一起看看!

“父皇,請原諒孩兒不得不造反了!”

永樂大帝身披戰鎧,腰負明劍,看著朱元璋的畫像十分委屈的說道。

“允炆削藩實在太狠了,他逼死了許多弟兄,孩兒要是再不反,就得和那些兄弟去湊一桌了!”

“父皇,還請您原諒,老四實在是冇有辦法……”

永樂大帝長歎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他的耳邊忽然響起了一陣聲音!

“新皇,您終於來了!”

突如其來的激動聲音可把永樂大帝嚇了一跳,還以為老爹詐屍了!

“誰在這裝神弄鬼?!”

永樂大帝手搭在了明劍上,虎視周圍!

畫麵之後的閣樓中,一個四十多歲,有著錦衣衛打扮的人,出現在了他麵前。

他就是當年負責保管朱老祖遺詔的人,他怎麼都冇有想到,朱老祖過世纔不到四五年,大明的第三任皇帝就出來了!

最初接到遺詔的他,這些年一直在想辦法,看能不能多生幾個兒子,到時候挑個懂事能乾的把那些遺詔傳承下去。

畢竟大明的第二任皇帝是年輕的朱允炆,錦衣衛覺得自己怎麼都不可能熬到他去世吧?

萬萬冇想到,哎,這皇帝當了四年就迎來下一任了!

兒子白生了那麼多,到頭來還得靠自己全部養大……

他已經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了!

“陛下,我是太祖爺手底下的錦衣衛,為了完成太祖遺命,一直在等著大明第三任皇帝出現。”

錦衣衛向永樂大帝解釋道。

“哦?”

永樂大帝好奇道:“太祖爺有何遺命?”

“這……”

錦衣衛猶豫了下,支支吾吾道:“還是陛下您親自看吧……”

說完,錦衣衛帶永樂大帝去到了一間密室。

畫麵再次跳動,出現了二人皆在皇城密室中的一幕。

昏暗的長方形密室裡,燃著幾盞燭火,中間同樣掛著朱老祖的畫像。

隻不過和擺在大殿上的那個威嚴的不同,這個朱老祖看起來是笑著的。

永樂大帝還是第一次看到父皇這樣的畫像,不解的問道:“父皇為何笑得如此開心?”

錦衣衛回道:“當年,太祖爺覺得您看到這些東西一定會很開心,而他看到你翻開這些也會很開心!”

“所以,他就命令宮內最好的畫師,秘密畫下了這幅畫。”

永樂大帝一聽到自己看到會開心這個幾個字,瞬間就咧開了嘴角。

‘難道父皇早已猜到允炆坐不了天下?’

‘難道父皇早已為我準備了一座金山銀山?!’

永樂大帝眼眸瞬間蹭亮。

可江逸看到那足足十個大箱子,心態卻是徹底崩潰了啊!

完蛋,這還怎麼敢去見永樂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