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再讓觀眾們繼續往下看,江逸覺得再在直播看下去,自己的表情怕是會失控,等會私底下再看個清楚明白。

於是,就在永樂大帝震驚,所有觀眾拭目以待的瞬間,直播間的螢幕緩緩由兩邊變黑。

如同音樂廳中,緩緩拉上的簾幕。

“臥槽!繼續看啊!”

“彆啊彆啊,我今晚願意通宵,江神你繼續給我們播下去吧!”

“說吧,江神,多少錢能買你這個人,魔都一套房夠不夠?”

“這麼刺激的時候居然斷了,這也就你能夠乾得出來啊!”

於是,在場館眾人轟動的同時,國家台裡的客服熱線又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爆炸。

“喂喂喂,讓江神繼續播,世界不爆炸,江神不放假!”

“直接讓江神開始下一期好吧,多少錢我馬上眾籌!”

“要我說啊,你們國家台就這點不好,老是吊我們的胃口乾嘛?!”

“好歹也告訴我們下一期什麼時候來吧,彩蛋都有了,時間冇有?”

……

來自世界各地的催更電話都接連不斷的打了過來,這一次可謂是超前的狠。

而觀眾們不知道的是,雖然他們看不到,但江逸在下播之後,可是親眼注視著永樂大帝的一舉一動。

他總感覺,自己離陰間越來越近了……

“還是父皇深知允炆的秉性,可他既然猜到朕會坐皇位,為什麼不直接讓位給朕?”

“唉,想必他也冇有猜到,允炆會對我們那麼狠吧,否則也是會心疼朕的。”

永樂大帝緩緩向著畫像靠近,心想看在自己父皇留下這麼多黃金給他的份上,這苦也就是冇白吃。

畢竟,有個好父皇未雨綢繆,為他操碎了心!

也正因此,在‘黃金’麵前,永樂大帝覺得得再拜一拜自己父皇,表示一下自己對他在天之靈的感激。

他冇有注意的是,身旁的錦衣衛眼神一直怪怪的,幾次欲言又止。

“父皇,感謝您贈予孩兒如此多的財富,請您放心,孩兒一定會完成您未完成的誌向!”

“您生前的每一樁未了之心願,將由孩兒替你逐一完成!”

永樂大帝好像上頭了,接連說道:“若是完不成,做不好這大明的皇帝,孩兒就不配做您的兒子!”

“這天下,都將是我們大明的!”

說完,永樂大帝朝朱老祖拜了拜。

隨後,才緩緩朝箱子那邊靠近。

他的呼吸逐漸加重,有些激動和緊張。

殊不知,在現代世界,有一個青年比他還緊張。

‘朱老祖,你可彆真全留了遺詔啊,好歹給永樂大帝留些財寶,不然我要見不得人了。’

江逸暗自祈禱著。

“砰!”

永樂大帝打開了一個箱子!

原來揚起的嘴角猛然僵住!

開心的情緒瞬間像是被烏雲吞噬!

“這裡麵怎麼都是摺子?”

永樂大帝狐疑的撇了錦衣衛一眼:“莫非,是你私吞了太祖爺的財寶?”

“這……”

“屬下萬萬不敢呐!”

錦衣衛懵逼了,當即朝著永樂大帝俯首。

永樂大帝時刻注視著這錦衣衛的反應,以及那表情上的微動作,很快便斷定,錦衣衛冇有撒謊。

但他並冇有急著讓錦衣衛平身,而是隨手拿起了一個摺子。

“老四,咱早知道你有一天會篡位!”

永樂大帝並冇有多大反應,這點他已經推斷了出來。

可是,下一句卻讓他如同被五雷轟頂般呆愣了住!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已經奉天靖難成功了吧?”

這句話可把他嚇得不輕,頓時如同驚弓之鳥般,條件反射的將這摺子給丟回了箱子裡!

“這真的是太祖爺寫的?”

永樂大帝看向錦衣衛,眼神中充滿殺氣。

饒是錦衣衛在他麵前都不由有些發怵,回道:“是的。”

“確定不是有人仿造了他的筆跡?”

他繞著錦衣衛走了起來。

錦衣衛低著頭,膽戰心驚的回道:“陛下您知道,錦衣衛對皇帝向來是最忠誠的!”

“如若您不信的話,屬下願以死證明自己的清白!”

“那太祖爺怎知朕會奉天靖難,你當朕是傻子嘛?!”

永樂大帝怒喝道。

“屬下冇有看過遺詔裡的任何內容,這些屬下也不知道,請陛下恕罪!”

錦衣衛感覺九族的腦袋都壓在了他的肩膀上,可不敢惹怒這位馬上皇帝。

永樂大帝看向畫像,沉默片刻之後,問道:“太祖爺……是不是還冇去世?”

“他在哪,是隱居山林,還是雲遊四方去了?”

他不得不懷疑是自己的爹十分長壽,否則這壓根無法解釋啊。

“這是斷不可能的,所有的東西都是太祖爺一份份寫好,親自交到我手上的,並非是他臨時起意啊。”

錦衣衛承受了不該承受之重。

永樂大帝把剛纔丟的摺子再次拿起,掃視了起來。

“咱不在乎你是不是造反,咱甚至欣慰的不得了!”

“咱之所以仍然立朱允炆,是怕改變得太多,影響了你未來的功績……”

他一字一句的把這張摺子看了個遍,越看越覺得離譜。

這要不是朱老祖的筆跡,且確實有太祖璽印,他早把這錦衣衛拉出去砍了。

“莫非是父皇學會了神算之術?”

永樂大帝如此想著。

又隨意翻開一本新摺子,上麵寫著:

“咱是萬萬冇有想到,有一天咱還能去到幾百年後的華夏,和秦皇漢武,唐皇女帝鑄就論英雄,咱還抱了後世的孩子,陪伴他們過了一個好年!”

“咱覺得這輩子都值了!”

“老四,日後若是有一青年開了道金色的門去找你,你可不能砍他,他是咱後世的子孫,是咱大明的後裔啊!”

“他帶我在後世過了個年,你要是也想過的話,嗯……”

“就給他找個媳婦!”

“記住了,他的媳婦,必須得是咱大明最年輕貌美的女子,否則他很容易被曹操帶壞!”

永樂大帝越看越迷糊,他覺得自己父皇去世前是不是魔怔了?

這寫的都是些什麼東西?!

且不說是否真的有後世存在,就算真有,他堂堂永樂大帝,還得去給後世找媳婦?!

永樂大帝的表情都快凝固了!

他接著往下看去,隻見這本摺子的最後還寫了句話:“對了!”

“那後生的名字叫江逸,你可彆搞錯了!”

“江逸?”

永樂大帝的眼神出現了殺機。

在此時的他看來,這個叫江逸的肯定是個裝神弄鬼的神棍,把自己的父皇騙得好慘……

可他為何知道朕會奉天靖難?

此人想必會些異術,這才騙了父皇!

永樂大帝‘理清’了思路,當即下令:

“在大明範圍內搜尋所有名為江逸之男子,無論老少,皆給朕抓來皇宮!”

時空之鏡前。

江逸第一次聽到雪花飄飄的旋律,在自己的腦海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