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絕不會讓你好過的!”

糙米教練走到霍去病麵前寒聲道。

霍去病跟看傻子樣的看了他一眼,自從匈奴被滅之後,已經很久冇人敢跟他這樣說話了。

這麼看來,糙米人我也算是惹了吧?

比賽結束之後,他們會一起上來找死的吧?

他如此想著,念在這是在後世的國際場合,自己又代表華夏運動員,轉過身選擇無視。

內心,卻是已經在盤算決賽之後讓這些大雜燴怎麼死?

糙米教練去到了本國休息的地方,在電視上打開了冰球比賽的回放。

在這裡還坐著幾個肌肉男,看起來和那些華而不實的不同,這些人彷彿真正充滿了力量。

他們全神貫注的看著螢幕,分析著霍去病和嶽飛的出手速度和招法。

“他們的出手速度都很快,力量也很強,但應該冇有儘全力……”

一個糙米退役人說道。

“看得出來他們必然練過華夏的古武,要想打贏他們,我們必須得出全力。”

一個一米九幾的大個子回道。

“有冇有辦法從彆的地方下手,比如讓他們喝有問題的水?”

“不大可能,這裡是華夏,我們的飲食都是受他們管控的。”

糙米教練果斷回道。

“華夏下一個對手是誰?”

一個坐在沙發C位上,看起來有些瘦,眼神卻充滿殺氣的人說道。

“泡菜。”

教練冷笑道:“我聽說他們還找了幾個本國跆拳道最強的高手,打算在冰場上教訓一下他們。”

“他們在這兩人麵前完全不夠看,除非吃點特殊的東西。”

“不過他們本來就不是正規參賽人員,以他們的手段,可能還真的會吃。”

瘦弱男人嘴角揚起,有了計劃:“如果他們能夠藉此讓這兩人發揮出全部實力的話,那我們會有更多的把握打贏他們。”

“到時候,我們也吃點東西……”

糙米休息室裡的人全都笑了起來。

……

華夏和泡菜隊的對決很快開始。

和最開始對陣廢鳥不同,這會大運會直播間裡的觀眾竟然多了幾千萬。

“聽說有兩人把廢鳥往死裡捶了,讓我來看看是誰的部將!”

“哈哈哈,你們也看到視頻了嘛,要不是對麵是真廢鳥人,我還以為又看到了神劇呢!”

“8號和6號真的太勇了,更離譜的是好像還是典藏華夏的演員,這你們敢信?”

“臥槽,典藏華夏劇組已經開始進軍運會了嘛?!”

一語蕩起千層浪,此時所有華夏觀眾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6號嶽爺和8號霍去病的身上!

在現場眾多觀眾的歡呼聲中,霍去病和嶽爺再次上場!

和彆的隊員任務完全不同,他們的目的是打殘甚至是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就像廢鳥那幾個武士已經進了icu一樣。

這二人對古武掌握的程度,足以讓敵人內臟受傷,卻過一段時間再大出血。

隻要出賽場時還好好的,下了賽場是死是活,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感到到觀眾們的熱情,霍去病滑冰的速度和技術顯然又增長了一些,上場就先轉了三圈,隨後向著華夏的觀眾們招手。

歡呼聲瞬間上升了幾個度,尖叫聲層出不窮的響起!

“華夏威武!”

“賽場上的兄弟,這場對手是泡……小西八,這場你們繼續往死裡打就行了!”

對麵的泡菜觀眾深感無語。

泡菜教練轉頭,本想盯著華夏教練,卻忽然發現江逸不知何時帶著兩人站在他旁邊。

他認出了一個是扮演始皇帝,一個是扮演朱元璋的‘演員’。

“你們怎麼能進這裡?”

泡菜教練震驚道。

“他們三現在是華夏隊副教練,怎麼不能進了?”

華夏主教練笑著說道。

“哼,總之華夏人一點運動精神都冇有!”

泡菜教練環著雙手說道。

“你們也配提運動精神?”

江逸差點冇笑出來。

好傢夥,拿冰刀貼人臉這種要命的事都能乾出來的國度,竟然在這裡跟他談運動精神?

這臉皮,不愧是連漢字都敢拿去申遺的存在!

“哪條規則禁止觀眾說話的?”

江逸反問道:“倒是你們應該注重參賽人員的素質培養,否則就算你們的人死在賽場上,那也是罪有應得。”

泡菜教練聳聳肩:“那就看著吧!”

比賽剛開始,就有幾個抬著拳頭滑著兵的人圍在了霍去病和嶽爺身邊,二話不說就一拳頭打了過去。

霍去病雙掌抬出,接住了兩人的拳頭,冷笑道:“你們不是喜歡貼華夏人的臉麼?”

“今日就讓你們知道,何為來而不往非禮也!”

“何為華夏的以德服人!”

話音落下,霍去病感到身後又有兩人衝來,任憑他們不斷加速。

等到他們要靠近時,身前兩人想要跑,卻被緊抓往後拉,四個泡菜人瞬間撞到了一起!

旁邊一個剛想突襲嶽飛,卻發現嶽飛竟然在他全力衝刺時還能躲過時,想要刹車已經來不及,一冰刀直接嘩啦在了一個倒地隊友的臉上!

在受過訓練的全速衝擊之下,即便是一些護具都能抵擋,很快便有一股鮮血從那人的臉上湧出!

而他被這一絆,同樣摔倒在地,臉撞在了一把冰刀上!

兩陣痛苦的哀嚎響起,裁判這時趕了過來。

“犯規,華夏人犯規,怎麼可以用冰刀攻擊人?!”

泡菜教練恬不知恥的抗議道。

“冇有犯規!”

江逸申訴道:“明明是泡菜隊友想要襲擊我們華夏隊員,我們的8號隊員為了自保,將那兩人推到身後,衝出重圍有什麼問題?”

“還有人想要突襲我們6號隊員,他為了自保側身到一邊有什麼問題?”

“整個過程下來,我們一直都在以德服人,從未用冰刀對任何人產生威脅,倒是泡菜那麼快的速度衝向我們的隊員意欲何為?”

江逸直視著裁判和泡菜教練:“難道我們的華夏隊員非要等到受傷了才能躲避麼?”

裁判聽著江逸的話,感覺還挺有道理。

華夏隊確實做得很好,很以德服人啊!

不愧是孔聖人的後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