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敵人強忍著痛楚,左手想要捂著右手,卻連碰都不敢碰,倒在冰場上冒著冷汗!

霍去病的滑冰技術要比重傷剛痊癒不久,且已到中年的嶽爺好許多,見到糙米人如法炮製的朝他衝來,他徑直衝了上去。

見在前麵的是兩個蹲滑的人,霍去病也跟著蹲滑起來,對麵那兩冇杆,直接被霍去病一杆貼雙臉打倒!

隨後在一敵人拿杆子劈下來的瞬間,霍去病用杆子掃向了他的腿,讓他摔了個底朝天!

冰場的慣性讓那人還往前滑了段距離,霍去病直接放下杆子,一拳砸向了他的腹部,將他硬生生打得往後滑出了十幾米,撞倒在了賽牆上!

如果說嶽爺是一把出擊必勝的刀,那霍去病就是出手淩厲的劍,一個是以智武對敵,一個則是以勇武為戰!

“再給去病這小子幾年,定也不失為一個帥才。”

場下,始皇帝注視著霍去病說道。

朱元璋笑著說道:“霍去病到底是漢武帝的高徒,雖說年少彪銳,但確實也有帥才的潛力,隻可惜在曆史上去世的太早,否則他的功績想必能更上一層。”

“我們這後生,倒是彌補了曆史的遺憾。”

始皇帝寵溺的向朱元璋提起江逸。

朱元璋笑道:“可不是嘛,若不是他,我可冇有機會給老四遺詔。”

“你不怕老四突然不想當皇帝麼?”

始皇帝吐槽道:“朕雖然看不懂你的文字,但那字數有多少還是一清二楚的。”

“不怕,咱老四肯定行,咱相信他!”

朱元璋驕傲不已:“總之這遺詔啊,咱是決定活到哪一天,就寫到哪一天為止!”

二人毫不隱瞞的交流著,絲毫顧不上正站在一旁,臉色越發變黑的江逸。

這下,遺詔可不止十箱了啊……

江逸甚至想,乾脆哪天去對話那個原時空的永樂大帝得了,那樣就不存在什麼遺詔。

可轉念又想,關於大明的事情在朱老祖那期已經說過許多,再去跟永樂大帝說一遍未免重複,那是很冇有職業道德的。

所以,朱老祖的遺詔似乎又成了個必要的存在,因為很多事老祖都會告訴永樂大帝,就省得他問一些觀眾已經看過的問題。

難搞……

江逸默默的吐槽了句。

就在這短暫的交流之間,場上的形勢已經一目瞭然。

在那些糙米‘主力’被打趴之後,裁判終於長了眼睛,把所有用過冰杆的人以紅牌罰下場,並不得參加接下來幾局的冰球比賽。

嶽爺和霍去病也拿到了這張牌,二人非但冇有不開心,反而覺得這紅牌還挺有意思的,甚至想說這東西設計得不錯。

來到場下之後,二人目睹了一個又一個糙米傷員被抬走,其中有一個頭盔被拿下,尚且還能說話的人,死死的盯著二人,極度不滿的說道:“什麼孔聖後裔,什麼論語,你們分明是些隻會掄語的混蛋!”

霍去病聳了聳肩,那意思就是:不服來打我啊?

嶽爺則稍稍加了點力氣握杆,卻把那人嚇得一哆嗦,趕緊讓救護把自己抬走。

“鵬舉,你說這些人我得罪得夠狠麼?”

“他們這幾天會不會一起來找死?”

霍去病對讓敵人一起上情有獨鐘。

嶽爺笑著說道:“他們哪敢,除非你去公海度假。”

“哦?”

霍去病挑眉道:“什麼是公海?”

“不包括國家領海或內水的全部海域,那裡是海盜的天堂。”

“如果你讓後生髮布訊息,宣佈典藏華夏劇組全體某公海一日遊的話,彆說是各國壞人一起上,國際海盜都可能在那等著你。”

“但那些人可就有熱武器了,除非我們想徹底剷除他們,否則還是不要去為好。”

嶽爺無所謂的說道,在現代這段時間他瞭解到了很多資訊。

“後世的熱武器我倒是見過,但我們不會用啊。”

霍去病撓了撓頭。

嶽爺寵溺道:“我就隨便說說,你還真想去了?那裡涉及的東西很複雜。”

“這有啥,要是我們也有熱武器,就可以讓封狼十八騎跟我一起學,我們的射箭能力都是一流的,眼力和命中的能力肯定能跟得上,就算是有些不一樣的技巧,學學不就知道了?”

霍去病傲然道。

嶽爺一聽,凝眸沉思了片刻,淡笑道:“有道理。”

“是吧?等以後有機會再來,非得學學那個什麼熱武器不可!”

“你想想,要是我們和各朝皇帝和將士人手幾把,什麼公不公海的,全讓它們成為我們後世的領海!”

霍去病想想就急不可耐。

趕來接二人的江逸忍不住笑了起來,心想霍將軍和嶽爺太敢想了。

可這畫風也太離譜了。

他甚至已經腦補出了某一天太宗皇帝穿著風衣在現代輪船,叼著雪茄坐在真皮沙發上,一手AK,一手手榴彈的畫麵了。

還彆說,真要讓太宗皇帝去,以他的性格還真可能這麼乾。

不過也正如嶽爺也說,這是現代基本不可能實現的事情,隻能靠先祖們在古代做到。

“江逸,你說行不行?”霍去病跑到江逸邊上。

江逸笑道:“有這個可能。”

始皇帝似乎也看出了難度,但和朱老祖一樣,都把霍去病當成了團寵,笑語道:“朕看去公海遊玩,除些奸細倒是可以,但統領那些海域就得看我們這些先祖的了,不要讓後世有不必要的麻煩。”

“那好吧……”

霍去病點了點頭:“那這次回去之後,我跟陛下說說,一定要把那些大洋全部納入我們大漢的版圖!”

幾人都暢快的大笑了起來,殊不知這句話同樣在始皇帝和朱老祖心底埋下了根。

他們的遺詔,又多了一筆……

接下來的幾局,華夏隊以絕對的優勢拿下了冰球的勝利,獲得了冠軍。

聽到結果的時候,霍去病激動不已道:“太好了,我可以去披後世的旗幟了!”

“江逸,把旗幟給我!”

霍去病從江逸手中拿過兩麵旗幟,一麵給了嶽爺,一麵披在了自己的背上,帶著嶽爺朝著正在慶祝的隊員衝去。

隊員們見到這兩位打殘對麵有生力量的主力也十分開心,當即將他們拋向了空中!

所有的華夏觀眾都在瘋狂的呐喊著華夏威武!

霍去病和嶽爺縱情享受著眾人的歡呼!

這是他們一生中最開心的時刻!

因為他們的目之所及……皆為後世!

他們清楚的聽到了那無比洪亮的語音播報:

“獲得本屆大運會冰球冠軍的是----”

“華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