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似乎聽到了陳老說的話,看著江逸默不作聲。

江逸帶著他們走出了大院外,封狼十八騎已經嚴陣以待。

霍去病因為還不會開摩托,所以坐在了嶽爺的軍摩後麵。

江逸看著這兩融洽的畫麵,真希望大運會再多比幾天,這樣係統讓始皇帝等人的穿越時間就會更長些了。

以後,還是得向辦法多搞些名額啊。

“始皇先祖、朱老祖,我等會有事得去總檯一趟,你們先坐後麵的……”

江逸的話還冇說完,便見始皇帝和朱老祖一左一右,打開了後座的車門,果斷坐了上去,衝江逸有些不滿的說道:

“咱和你始皇先祖,是怕事的人麼?”

話罷,朱老祖還衝江逸招了招手。

江逸心領神會,去到主駕駛,繫好安全帶,並戴上了和封狼十八騎聯絡的耳麥。

“嗡!”

“嗡嗡!”

一陣陣軍摩發動的聲音響起,十八騎以紅旗為中心,前後左右各四騎,還有兩騎離紅旗車的左右最近。

嶽爺則載著霍去病騎在最前麵。

隨著前麵的軍摩開動,江逸踩下油門,朝著自家彆墅開去。

車隊離開大院,來到了馬路上,所有車輛都第一時間禮讓。

“鵬舉,要不讓我開一會?”

霍去病覺得摩托好像挺有意思的。

嶽爺大聲說道:“等有時間我再教你,現在可不行!”

“錦衣衛告訴我,在回去的必經之路上有人埋伏在那了,他們已經抓了一些人,但還有許多人混在了群眾當中,打算引發sao亂,趁機對付後生。”

“什麼?!”

霍去病皺起眉頭:“這還得了?!”

“所以我們必須謹慎些!”

嶽爺說著,在大街上直接來了個漂移,秀得旁邊的跑車頭皮發麻。

這陣容,是要逆天啊!

……

在車隊行駛的過程中,江逸撥通了沈萬榮的電話。

“總檯長,我打算明晚十點播出新一期典藏華夏。”

“人物還是帝辛!”

正在召開緊急會議,已經在讓人公關的沈萬榮震驚道:“確定不換?”

他不再提醒其中利弊,該說的早已說完,剩下的一切便是相信和支援。

“確定!”

江逸第一次主動掛斷上級的電話,開車駛入了那條街道。

他發現,周圍已經站著許多人,其中有真正凶神惡煞的,也有笑裡藏刀的,還有打算看笑話、湊熱鬨的。

江逸知道,這裡麵必然有許多是收錢的人,他們才的不會管什麼大義和正義,隻知道有奶便是娘。

你讓他們光明正大的犯法或者一致對外,他們不敢,但要讓他們噁心自己人,他們能蹦噠得比跳蚤還勤。

“江逸快滾出典藏華夏!”

“你為什麼要對話帝辛啊,洗完始皇帝又開始洗帝辛,你不煩我都看煩了!”

“典藏華夏不應該再在華夏台播出,你也不應該再做華夏台的主持人!”

許多人都圍堵在了車隊麵前。

車隊緩緩停下,這要全是五十萬,他們早撞過去了。

可偏偏就有人心甘情願被利用!

“鵬舉,現在怎麼辦?”

霍去病握緊拳頭:“我真想把這些不肖子孫全給砍了!”

嶽爺回道:“無妨,有錦衣衛。”

同樣混在人群中的錦衣衛,正在打暈一個又一個叫得最歡的。

但人數卻越來越多,他們發現,這些人一個個都跟眼紅了似的,瘋狂逼近江逸的車。

封狼十八騎迅速下車,將江逸的車護在了中間。

交通部門出動了許多人來維持秩序,但他們壓根就不聽。

仗著知道部門不會傷害自己,就開始胡作非為!

此時,江逸身邊僅有的屏障,就是嶽爺等人!

他淡定的看著麵前這一切,從副駕駛處,拎起了一個大袋子。

裡麵是他在進入這個路口前取出來的錢。

“等會我會把錢撒出去,但凡第一反應是撿錢的暫時放過,等事後我再請人一個個告他們。”

“但凡不撿錢及衝我來者,皆可抓!”

江逸厲色道。

不就是玩錢嘛,誰怕誰?!

“收到!”

“收到!”

封狼十八騎和錦衣衛立即回道。

始皇帝和朱老祖聽到這樣的安排後,都相視一笑。

江逸打開主駕駛的門,正要站上車頂去撒錢,卻忽然看到,一群人正在不遠處衝來!

那裡有他熟悉的麵孔!

劉學長!

陳學姐!

江逸在這座城市的學長、學姐、乃至於他們的和自己的同學,都來了一大半!

還有許多曾經在機場唱響中國心的歸來學子!

甚至還有不少被他們帶回國的外來學子!

這群人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訊息,從四麵八方陸續衝來,加入了維護秩序的行列!

見到那些人非要橫衝直撞,他們乾脆跟他們打了起來!

“讓你特麼的要錢不要臉!”

“誰是敵人,誰是朋友,你們都分不清嘛?!”

“被敵人賣了,還在這幫他們數錢,你們的骨頭就這麼賤?!”

一場大亂鬥徹底爆發!

劉學長得空看向江逸,在人群大喊道:“江逸!!!”

“如果後麵還有對話漢武帝的劇情,記得這樣告訴他----”

“為眾人救火抱薪者,絕不會再凍於風雪!”

“張先生的悲劇絕不會在我們後世重演!”

劉學長衝著江逸一笑,一個拳頭趁著他不注意打在了他的臉上,他直接轉身抱著那人的脖子和他扭打在了一起!

“江逸,告訴始皇帝,後世定會圖強!”

“告訴太宗皇帝,我們也是大唐的後裔!”

“告訴明太祖,華夏後世雖還有苦,但一定會越來越好!”

一陣又一陣聲音在人群中響起!

紅旗車內,始皇帝和朱老祖都紅了眼眶。

“始皇,這就是我們想要看到的後世啊!”

朱老祖激動不已!

始皇帝欣喜道:“這纔是真正的華夏兒女!”

站在紅旗車頂上的江逸怒目橫眉,胸中的戰意已然沸騰!

這一次,他再也不顧是不是五十萬了,直接衝著錦衣衛和封狼十八騎下令道:

“把所有不退的人都往給我死裡揍!”

“老子,賠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