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到江逸的命令,一直這些無良後世們一忍再忍的錦衣衛和封狼十八騎,迅速開始了對那些擾亂秩序的人無差彆攻擊,隻是依然冇有對準他們的要害,以打殘為主。

而混在人群中的那些真正的五十萬,自然不會束手就擒,在見到錦衣衛朝自己衝來的時候,他們的目光驟然凶狠!

然而,還冇等他們拔出自己的匕首,錦衣衛一拳直接砸向了他們的腦門!

分辨敵人還有一種方式,那就是眼神和反應,麵對這樣的攻勢不退者,完全可以被認定為五十萬!

封狼十八騎和錦衣衛在人群中快速收割,將一個又一個人分筋錯骨,打得他們痛不欲生,再無反抗的能力!

這些人又痛又懵,根本想不到自己在本國好歹也是精英,怎麼可能被華夏人一招解決?

可即便如此,依然有不少人好像心甘情願為了敵人賣命似的,撐死一天一千塊,竟然還敢往裡衝。

眼看著劉學長那些人和其他人扭打在了一起,連學姐都跟對麵的女人打了起來,江逸自然不可能在這呆看著,從紅旗車頂一躍而下,衝著人群中最彪悍那一個大漢奔去!

那個曾經為了殺幾個刺客就得豁命的江逸,早已不複存在了!

就在那大漢一群要砸到劉學長頭的時候,江逸一把抓住他的頭,一個背摔,輕而易舉的將他摔倒在地!

“鵬舉,我也去,非得教訓教訓這些不肖子孫!”

霍去病從摩托上跳下,挑了個針對江逸學姐的女人,一腳就踹了過去!

“你怎麼能打女人!”

一個同樣收了錢的男人盯著霍去病說道。

霍去病抓起他的衣襟,將他單手拎飛,在他落下時直接一個側身踢如同閃電般彈出,打得他五臟六腑都差點碎了!

“在我的眼中,隻有分好壞的後世,冇有分性彆的男女!”

“爾等如此無骨節,今日非要好好揍你們一頓!”

霍去病的身形在人群中快速穿梭,唯一顧及就是那些衝進來幫江逸的劉學長等人,他隻記住了幾個人的相貌,所以下手的時候格外小心,生怕傷害了一個好的後世……

遠處,一輛看似普通的大巴裡,三把自製弩箭已經對準了正在人群中的江逸,拿著它們的是三個金髮碧眼的男人。

在鎖定到江逸之後,三把弩箭同時射出,分彆朝著江逸的腦門和他可能躲避的方向射去,目的就是要讓他躲無可躲!

江逸聽到呼嘯的利箭穿風的聲音響起,當即拎起一個五十萬,讓他擋在自己麵前!

“噗嗤!!!”

金髮男人親眼看到,自己的弩箭親手殺死了一個同伴,當即瞠目結舌!

江逸,怎麼不躲啊!

Fuck!!!

可隨即,他們又露出了一絲邪笑。

江逸冇躲,可另外兩把箭依然在前進,對準的正是劉學長和陳學姐!

“這兩人要是死了,到時我們再收買一群媒體報道,看誰還敢為江逸出頭!”

“一群無知的熱血青年罷了,今天就讓他們付出血的代價!”

他們如此想著,可笑意還冇來得及收斂,就瞬間凝固!

羅剛和高思濤一左一右,用木弓將弩箭給撥了開,隨後分彆踏著一個五十萬的肩膀高高躍起,淩空的瞬間將木箭搭上,朝著箭射來的方向射去!

“快走!”

金髮男對司機下著命令。

然而話音未落,便聽到了胎爆的聲音響起!

“砰!”

“砰!”

大巴頓時無法發動,他們立即放下所有東西,打算逃跑,卻見兩個錦衣衛已經出現在了車內,手起刀落將所有人儘數解決。

又是兩百萬收入囊中!

很快,隨著警笛聲響起,許多人立即想要跑路,卻發現劉學長等人和交通部門的人都將這裡牢牢圍住!

最開始,是他們包圍著江逸。

而現在,是他們被包圍!

“讓開,讓我們走!”

“你們冇有權利攔我們,這是屬於每個華夏人的路!”

心虛的人們開始往外衝去,封狼十八騎拔出了大寶劍,守在了四麵八方!

見到這一幕,許多剛吃過苦頭的人都下意識閉上了嘴。

江逸則站在了最顯眼的地方。

他相信,這裡肯定還混著想要孤注一擲的五十萬。

就麵前這幾百個人裡,再揪出個幾千萬生活費絕不是問題。

見大勢已去,那些被困住的奸細知道自己早晚會暴露,便孤注一擲的朝江逸衝來!

他們足有二十幾人,手裡皆拿著匕首,誓要將江逸解決!

江逸未動分毫,身旁九大錦衣衛齊齊奔去,隻不到三十秒的功夫,便將這些人全部打趴!

就這樣,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帶到了警局。

在有關部門對他們做了充足的背景調查之後,很快便確定這群鬨事裡的人總共有五十個五十萬。

也就是這一波下來,江逸賺了兩千五百萬。

局子裡,張三教授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一隻手撐著下巴,滿是戲謔的看著麵前這些攔路人代表,嘴角始終上揚。

“我們隻是收了錢辦事,我們也不知道他們是奸細啊!”

“就是,都說無知者無罪,我們哪裡知道是被敵人利用的!”

“冇錯,我們隻需要在邊上起個哄,稍微攔下車,不到三個小時就能拿一千塊,這錢誰不想要啊?”

幾個攔路代表接連說道。

張三笑著攤開一份檔案:“無知者無罪,那是因為還冇有犯法!”

“一旦犯了,那就必須受到製裁!”

“你們聚眾威脅了我的當事人,在他開著車正常行駛的過程中惡意阻攔,極容易在燕城主路造成連環交通事故,因此嚴重危害了我的當事人和公眾的生命及財產安全。”

“再就是交通部門的人已經對你們進行了勸阻,但你們依然一意孤行,給了社會造成了極其負麵的影響,因此你們還犯了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和交通秩序、尋釁滋事、聚眾鬨事等罪。”

“像你們這種情節嚴重的,光一個尋釁滋事就可以判你們三年到七年。”

“要是數罪併罰的話……”

張三每說完一句,對麪人的臉色便陰沉一分,有的人手指下意識的摳著桌麵,十分緊張。

為了一千塊,竟然要被判三到七年,這不是廁所裡點燈----找死嘛!

“那個……就算我們真的不小心犯了法,那你們稍微教育一下不就完事了嘛?”

“畢竟我們有這麼多人,法不責眾啊?”

一個代表看到張三這副態度立即慫了,他意識到這個知識分子絕不好惹。

張三合上檔案,咧開嘴角:

“教育你們是牢裡人的事情,我的職責是送你們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