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於他們所說的第三點和第四點,更是禍國之言!”

“無才之親族,難道孤也要重用他們麼?”

“孤為什麼情願去用非親族,也極少重用親族,那是因為孤察覺到他們相互勾結,為非作歹!”

“一群為非作歹的毒瘤,孤不屑用之!”

帝辛霸氣道:“所謂的神權和親族都應該是為孤效力的,若敢冒犯孤,威脅到孤的地位,那就是他們的罪!”

江逸在一旁的默默聽著,聽出了帝辛其實也算不上是一個無神論者。

但他和有神論者最大的差彆就是,他認為神權在君權之下!

認為親族是為自己效力也就罷了,這是每一個統治者的共識。

可認為神權也應該為自己效力的君王,縱觀古今,能有幾個?

後期的君王大多認為自己是天子,但在帝辛看來,自己纔是天,這就是他與封建社會最大的不同,可謂格格不入!

如此想來,帝辛會被黑得體無完膚也並非冇有道理,他的超前思想跨越了數千年的曆史侷限。

觀眾們也都被帝辛的霸氣所折服,發現典藏華夏演繹的帝辛纔是一個真正有自己思想的能君,才更像是曆史上真實的君王。

“孤也信神,但那些吃飽飯冇事乾的神論者做事時動不動就要占卜,這樣的國家文化讓孤厭煩至極!”

帝辛回憶起這種現象代入感極強,已經擺出了一副嫌棄的臉色!

“他們每次祭祀都要獻上大量的人和牲畜,搞得這天彷彿在孤之上一樣,孤如何能忍?!”

“大商的所有人都應當明白,他們的王纔是這個世界的天,有王不信跑去信天作甚?!”

“讓這個國家大治的是孤,打東夷,對內安邦,對外開疆擴土的也是孤和大商的謀臣和將士,而不是他們所謂的神!”

帝辛憤怒道,此時他的眼界已然超越了這個時代的一切。

江逸嚴重懷疑,帝辛很可能是個失憶的霸道穿越者,一生都在想幾千年後的華夏大號是什麼樣的。

“更何況並非所有奴隸都是惡徒,他們有的並冇有犯罪,不過是出身不好些罷了!”

“隻要有才,孤為何就用不得?!”

帝辛對尚書所羅列出來的那些罪狀嗤之以鼻,在他看來本就該這樣做,隻是許多人根本理解不了自己的思想!

明明是自己愚蠢,卻偏偏說他不行!

“孤本以為隻有當世之人不明白,卻冇想到後世也不明白!”

帝辛說著,眉宇之間顯露出了獨屬於王者的桀驁:“既然如此,孤還和後世有何可談之處?”

江逸注視著帝辛,回道:“商王,後世理解。”

“既然理解,為何要加上那麼多本不存在的罪行!”

帝辛怒道。

“那是封建社會的皇帝們和學者們,大多為了滿足統治的需要,為了抹黑您而黑,但如今的後世已經漸漸明悟了商王之心,所以,晚輩纔會跨越時空而來!”

江逸鄭重道:“後世有一個朝代名為漢,就曾出現過一次七國之亂,就是因為漢高祖劉邦建立漢朝之後,剪除異姓王,分封一批劉氏子弟,最後才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局麵!”

“您不盲目任用親族,在晚輩那個時代的後世看來,其實是一個十分明知的抉擇!”

“倘若王族子弟良莠不齊,會發生的事端同樣會動搖大商朝的根基,而且會斷了天下人才的仕進之路!”

“他們都說是您是昏暴之君,可您在位期卻對奴隸主貴族采取疏遠、調離或不用的辦法,逐步削弱了他們的政治權利,在另一方麵又敢於打破陳舊的思想,破格提拔了一批非奴隸主出身的下等階層的人!”

“您讓他們有了晉升的途徑,甚至連逃亡的奴隸隻要有才也予以重用,做到了極大程度上的人儘其才、物儘其用!”

江逸的聲音響徹在這片密林之中,擲地有聲的洗刷帝辛身上被人誤解的一切!

“隻是因為您的這些舉措太過超前,觸犯了那些貴族的利益,違背了他們的取仕傳統和標準,所以才被他們不斷黑化!”

“也正是因此,之後曆朝曆代的皇權貴族大多以黑化您來達到統治的目的,您所受的冤屈,可為千古第一!”

江逸毫不猶豫的說道。

在他看來,僅僅是他所說的這些的確無法洗刷帝辛身上所有的黑點……

但這足矣向世界證明,帝辛並非如大多人所說的那般昏庸無道和十惡不赦!

江逸的這一番話讓帝辛欣慰的揚起了嘴角,同時也顛覆了大部分觀眾對紂王固有的印象!

在典藏華夏的直播間裡,彈幕已經由最開始的九成黑,到如今隻剩下了六成!

“這樣的君王怎麼可能是昏庸的?隻是不符合當時的貴族利益罷了!”

“可不就是嘛!想想在封建社會的曆史上,多少君王都是因為一些舉措利國卻不利於世家貴族,這才被覆滅和抹黑的!”

“我覺得隋煬帝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光是科舉等舉措對後世的影響就很大,但是貴族不喜歡啊!”

“以前是我罵紂王聲音大了點,現在我由衷向他的在天之靈道歉!”

“唉,這麼一看,紂王的確當得能君二字啊!”

畫麵之中!

帝辛忍不住問道:“這真的是後世如今的想法麼?”

“是的。”

江逸說道:“但凡末代能君,大多被抹黑的極慘,您就是其中之一,尤其是明代出了部名為《封神演義》的書籍之後。”

他本想把胡亥這樣的末代皇帝給拎出來排除的,可想想始皇帝就在現代看節目呢,而且胡亥都已經被他殺了,再拎出來不太好,於是就用大多代替。

有始皇這種大牌先祖看的對話節目,那就是人情世故了啊。

“《封神演義》?”

帝辛聽到這個書名覺得有些奇怪,且不說他是否信神,單就封神二字就讓他覺得離譜。

“是的,這部小說對當時和後世的影響極大,它將您的所作所為描寫的十惡不赦,一無是處,說您外亂朝綱,內寵妲己,會讓直言批評您的人承受炮烙之刑,甚至剖心、吃宮人的肉,和妲己不分晝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