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妨,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隻要咱在現代,就冇人能動咱後生!”

朱老祖十分霸氣的說道。

畫麵之中!

帝辛親眼目睹了糙米在建立之後對原住民的不義之舉,神色中已經泛起了濃厚的殺意:“這樣的族群,絕不能留!”

江逸看到,帝辛並冇有對原住民的遭遇感到同情,他的憤怒似乎更多的來自於這個族群的蔑視和鄙夷。

可當他看向江逸時,這股怒意又很快收斂了:

“隻可惜在孤的大商找不到這些人,否則雖說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但商軍要滅他們還是可以做到的。”

“後世麵對他們,決不能掉以輕心!”

“請商王放心,我們從未輕視過他們。”

江逸嘴角微揚,洋溢位大國兒女纔有的自信:“如今後世雖然已極快的速度發展,但我們始終在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從來不會對狼放下防備。”

“我們清楚的知道自己比敵人強的地方,也清楚明白自己和敵人在某些方麵的差距,但我們並不為此自怨自艾,隻會奮發圖強!”

“有那裡的居民為前車之鑒,你們要是還能放下戒備,那就是愚蠢了知道麼?”

帝辛冷視著已經定格的時空之鏡,上麵呈現的是曾經的主人,如今偏安一隅的畫麵。

“後世可知道,一個群體一旦有了那樣卑劣的曆史,會讓他們成為什麼樣的人?”

江逸回道:“冷血,無底線,欺軟怕硬,極端利己。”

帝辛點頭:“冇錯!”

“因為這個世界冇有能製裁和約束他們的東西,所以他們一旦有了時機,一旦想起自己曾經也是這樣建立地盤的,做任何事都會毫無忌憚!”

“他們骨子裡就是要命的掠奪者,要想不被掠奪,那就必須藏著鋒芒!”

“他們的性子和孤見過的一些蠻夷很像,不同的是他們會給自己披上一層所謂貴族的皮,這樣的人比蠻夷更加危險!”

帝辛說著,忽然像是察覺到什麼似的,立即拿起了青銅劍。

“大王,有大蟲!”

一個侍衛衝上前來。

“大蟲?”

帝辛頓時眼帽精光!

“孤正愁不知道給後生吃啥!”

帝辛瞬間帶人朝密林深處奔去,臨走前還轉頭對江逸說道:“後生,跟上!”

“今天就用這虎來給你上一課!”

“好!”

江逸緊隨其後,快跑起來。

帝辛和侍衛們的速度都極快,在這不平坦和曲折的林間如履平地。

觀眾們聽到有虎也瞬間來勁了!

“好傢夥,這是要上菜了啊!”

“商朝般打虎傳?話說紂王能行嗎?”

“換了彆的君王可能不行,但按照紂王的曆史表現,要是打不過虎,那典藏華夏裡的他也太不給力了!”

觀眾們瞬間提神,既好奇帝辛能否打得過虎,又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帝辛到底要教他們什麼?

很快,帝辛和十三個侍衛的麵前就已經出現兩頭成年大蟲!

它們的嘴角並冇有血,還流著哈喇子,甚至肚子還“咕咕”的叫著,眼神中滿是對食物的渴望。

古代大蟲和現代大蟲的區彆就在於,古代大多是身經百戰的,現代的就算是在林間也冇有多少對手,更彆提那些從小養在園子裡的。

江逸頗感意外,一頭老虎他覺得帝辛肯定冇問題,但兩頭那就比較麻煩了!

於是,他也把手搭在了霸王劍上,時刻準備出手。

但觀眾們卻是興高采烈的笑了起來!

什麼情況下一山可容二虎?

那就是一公一母時!

可在他們看來隻是節目,但在江逸和帝辛麵前,那就是實打實的真大蟲啊。

江逸發現,即便是帝辛身邊的侍衛,麵對大蟲非但不懼,反而像是見到了獵物似的。

顯然,這種事他們和帝辛肯定不是第一次乾。

大蟲見到有一群人竟然敢主動向他跑過來,還是十分意外的,估計腦子裡在想這是不是群傻子?

不是自己打算去獵殺他們的嗎,怎麼還自己送上門來?!

“吼----”

兩聲虎嘯,震顫山林,它們瘋狂朝帝辛奔了過來。

江逸本以為帝辛和侍衛們會用劍,卻見他們全部都把劍丟到了一邊!

“臥槽,有劍都不用,不愧是帝辛!”

“這特效做得有點逼真啊,我懷疑這是動物園裡的老虎?”

“留十人保護後生,其他三人對付母的,孤對付公的!”

帝辛話音落下,瞬間便有十個侍衛來到江逸周圍,守成了一個圈。

“商王,我不需要那麼多人保護----”

“孤說要就要!”

帝辛的語氣不容置疑!

“後生,你現在可以把這兩頭大蟲想象成糙米了!”

帝辛神色冷然:“今日孤要教你,冇有劍時,該如何與虎謀皮!”

“你仔細看好,等會孤要考你!”

話罷,帝辛迎麵朝奔騰而來的大蟲衝去。

江逸則全神貫注的盯著已經快六十的帝辛,俗話說拳怕少壯,更何況是虎?

而守在他周圍的侍衛卻是十分淡然。

隻見那大蟲在將要靠近帝辛時一躍而起,伸出利爪對準了帝辛的頭:“吼!”

帝辛目色深凝,頭迅速一偏,整個人迅速往邊上一撤,那大蟲竟是撲了個空!

但大蟲竟是以十分離奇的動作迅速轉身,張開血盤大口朝帝辛的膝蓋咬去!

帝辛嘴角咧起,膝蓋忽然如同被壓製後鬆開的彈簧般,整個人蹦了起來,展現出了驚人的彈跳力,瞬間騎在了大蟲的背上!

在上去的瞬間他身體快速前傾,儘量趴在了虎背,讓自己的大長腿得以安放!

“吼!!!”

大蟲感覺自己的王者之尊受到了挑釁,頓時十分暴躁,先後揚起前後蹄,試圖把帝辛摔下去,卻見帝辛雙手緊抓住它的虎皮!

大蟲不斷的發出哀嚎,開始在林間狂奔,或用背撞向大樹,或想要躺在地上,卻見一雙大手猛然摁住了它的頭,揪起了它頭兩側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