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總檯長,可不可以暫停典藏華夏?”

電話終於撥通。

沈萬榮聞言卻是大吃一驚:“什麼意思?”

“我的老婆和女兒被一些壞人綁架了,他們要挾我必須在五分鐘內中斷節目,現在隻剩下四分鐘了!”

陳大發快速說道。

沈萬榮皺緊眉頭:“這群該死的東西,以為對付你,就不是在挑釁我們華夏台的逆鱗了麼?”

他勃然大怒,很快便想出了他們對付陳大發的原因,快速做下決定:

“台裡會馬上開始公關,你馬上打電話給江逸,讓典藏華夏暫停二十分鐘!”

“二十分鐘內,我要他們全部有來無回!”

沈萬榮徹底爆發了,他迅速掛斷電話,直接給糙米總檯長奧莉西絲打了過去!

“死女人,你以為就你們糙米有總檯長是麼?”

沈萬榮責問道。

奧莉西絲故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詫異道:“怎麼了沈總檯?”

但另一邊的她,卻是在極度陰險的笑著。

“你們做了什麼,自己心裡不清楚麼?”

“華夏台的台長,很好欺負是麼?”

沈萬榮強忍怒火:“現在放人,我會讓那些人死得好看些。”

奧莉西絲聳了聳肩:“沈總檯,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們和你們華夏台關係一直很好啊,你到底說什麼呢?”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互相友好一下!”

“是你們先動的手,就彆怪我也出手!”

沈萬榮掛斷電話,給司機打了個電話,然後快步走出華夏台,坐上紅旗右後座。

並迅速撥出各大電話!

“老徐,我台裡有個台長的家屬被控製了,你們也彆搞什麼特兵演習了,直接到我發給你的那個地址去實戰!”

“老陳,你們殯儀館今夜應該加加班了!”

“為什麼加班?你跟死人待久了人都變懶了是麼?”

沈萬榮冷然道:“因為今天會死很多人!”

“我要你們把他們挫骨揚灰,到時候寄給一個死女人!”

“老薑,馬上讓你們醫院的所有專家到我發給你的那個地址待命,我有個妹妹和侄女很有可能會受傷,你們必須保證她們的安全!”

“老沈,讓你那負責衛星的研究員加個班,等會我會發給你們幾張人臉,我要你們給我查出他們這幾天去過的所有地方,見過的所有人!”

“對了,查了查我給你發過去的那個地址,最近都有人什麼在那附近晃悠,十五分鐘內我要看到他們的人臉!”

沈萬榮充分展現出了的人脈力量,而這一幕,將給江逸上一堂十分重要的課!

於是,一批正在接受特訓的戰士帶著真槍實戰坐上了大卡車。

殯儀館最好的送葬團隊立即出動。

最好醫院裡的最好專家迅速集結。

各大主街道都響起了鳴笛聲,一條又一條道路被封鎖。

和這些同步進行的,就是正在彆墅裡的始皇帝,接到了陳大發打給羅剛的電話。

“羅剛,我打不通江逸的電話,你快讓他先停播一會,我的老婆和女兒都被抓了,總檯長已經同意了!”

陳大發火急火燎的說道,在得到沈萬榮的準許後,他的車已經再次掉頭。

剛纔,要是沈萬榮不同意的話,真不知道這位已經快要發瘋的男人會為自己的老婆和女兒做出什麼來!

這就是華夏的待人之道,和彆國最大的差彆。

我們是非到必要時刻絕不犧牲任何一個人,許多國家則是把平民,乃至於有貢獻的人當成棋子,為了利益什麼都能做得出來。

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這,便是華夏人的主流思想。

始皇帝並不著急,敵人出手了,那就意味著來到了明麵上,這在他看來,比藏在暗麵裡好對付多了,隻回道:“知道了。”

始皇帝走到地下室。

正在商朝的江逸感受到地下室有人闖入,心知肯定是自己人。

在彆墅裡的都是絕對可靠的,他們肯定因為一點小事來打攪自己。

這說明,事情很大!

江逸第一時間以為是朱老祖或始皇帝有危險,這兩位先祖可都老了,要是在現代出了問題那可丟了整個後世的臉!

於是,他冇有任何猶豫,迅速讓直播間陷入黑屏,並對著帝辛說道:“商王先祖,晚輩稍後再來與您對話!”

說完,江逸身後出現了一道時空門,他迅速邁入其中。

帝辛看著江逸的背影,若有所思。

“後世想必是遇到了難處,可是孤現在有什麼是能給他的呢?”

……

此時國家台已經迅速開始了公關,在第一時間給了觀眾們一個交代:

“緊急通知:因突髮狀況,典藏華夏將暫停播放二十分鐘,請各位諒解!”

典藏華夏和華夏台的論壇瞬間爆貼!

“怎麼暫停播放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前可從來冇有出現過這樣的狀況啊!”

“會不會是因為原住民的事情惹急了糙米人?”

“樓上你這麼一說很有可能啊,完蛋了,江神不會有危險吧?”

“我們該怎麼樣才能幫到他呢?”

“嗬嗬,樓上,你一個月纔多少錢,操這份心做什麼,有時間多關心自己的父母吧!”

“我看就是江逸捏造不實資訊,現在付出代價了而已!”

各大輿論和資訊迅速衝上熱搜。

麵對那些過分的帖子的,華夏台也展現出了極大的能量,責令各大平台江那些惡意引導輿論的資訊全部壓下。

地下室中。

江逸的身形出現在了始皇帝麵前。

“始皇先祖----”

江逸行抱拳禮道。

始皇帝擺了擺手:“現代又有事情等你處理了。”

“陳大發的妻女被一些土匪給抓住了,現在他們正在以此要挾陳大發。”

“讓你停播隻是一個開始,接下來,他們會有更狠的手段。”

始皇帝提醒道。

江逸聽到自己伯樂的家人被抓,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他在這個世界冇有父母,陳大發一家都對他極好,可以說是他在這裡唯一的一道光。

現在有人想要傷害這道光,他絕不允許。

江逸神色森冷,朝地麵快步走去:

“我會比他們更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