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大發趕緊為沈萬榮打開門。

“我的人出了事情,當然要來。”

沈萬榮瞥向那些不知所措的安保人員說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把這棟樓的人全給疏散?”

“疏散一棟樓?”

物業經理震驚的瞪大眼睛,懂得察言觀色的他自然看出了沈萬榮來頭不小,而且陳大發叫的可是總檯!

可是,最多疏散上下三層的鄰居也就可以了,疏散一棟樓是什麼操作?

沈萬榮冷視著他,嚇得他不由一激靈,立即讓安保人員照辦。

“有冇有查到嫌疑人的相片?”

沈萬榮繼續道。

物業經理搖頭:“這裡的監控都被破壞了,那些破壞監控的人都帶了頭盔,隻知道他們的穿著和身型。”

“我們冇有資格查詢小區外的監控,所以不知道他們的身份。”

“把他們的圖片發給我----”

沈萬榮得到圖片後,先是發圖,再把自己的定位發給了老沈:

“老沈,查一下大概十點半左右,這些在小區附近戴著頭盔的人,然後順藤摸瓜,看看他們在燕城都接觸了哪些人,我需要在十分鐘內知道他們的身份。”

“這,總檯長,我們這周圍的商業設施很多,地形更是錯綜複雜,就算是去調周圍的監控,怎麼也得幾個小時的……”

物業經理獻殷勤般提醒道。

沈萬榮撇了他一眼,心想難道要我告訴你,老子用的是衛星?

在研究院裡的老沈迅速發力,讓工作人員快速收集影像,由麵到點,由點到具體,很快就鎖定了戴頭盔人的真實身份。

不出五分鐘,老沈給沈萬榮打了個電話:“萬榮,這群人的相片我都給你發過去了,他們很狡猾,居然在離這個小區足有十幾公裡的地方就戴上了頭盔。”

“嗯,你們繼續深查,能端幾個是幾個。”

沈萬榮下令道。

老沈點頭:“這頓飯你是請定了!”

收到相片的沈萬榮,直接把那些相片給帽子叔叔發了過去。

很快,一場大清掃行動開始了----

就在這時。

江逸也帶人趕到了現場。

“總檯長,陳台!”

江逸打招呼道。

陳大發十分愧疚的看著江逸。

沈萬榮點頭:“節目裡的帝辛給你上了一課,今天我這個總檯長,也給你上一課。”

江逸詫異,還不知道沈萬榮這句話的意思。

但物業經理卻是對江逸更加重視了,這個年輕人前途不可限量,以後一定要讓他在這買套彆墅!

給他便宜個幾萬還怕他不買?

“現在情況怎麼樣?”

江逸問道。

沈萬榮回道:“沈暮雪和陳小蓮都被歹徒控製了,和我們聯絡的是個女的,室內應該還藏了不少人,暫時不能輕舉妄動。”

“暗地裡肯定也有人在監視。”

江逸正色道,環顧了四週一眼,並且仰望高處。

不知道嶽爺和霍去病去哪了……

江逸心想他們應該比自己更早到纔對啊。

沈萬榮無所謂道:“暗處的人不用擔心,一個也跑不了!”

江逸點頭:“那現在的關鍵就是要把人救出來,警方呢?”

“乾彆的去了。”

沈萬榮給自己點了根菸。

“江逸,你有什麼辦法嗎?”

陳大發求助似的看向江逸。

江逸說道:“我進去和歹徒周旋。”

“阿姨和小蓮是被用來牽製我的,我進去一可以確認他們是否安全,二可以穩住歹徒,保護她們。”

“羅剛,你們快去附近的高處看看,把所有刻意的人全部控製起來。”

江逸安排好一切後,就要往樓上走去。

陳大發望著江逸的背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沈萬榮寬慰道:“放心,他能抓住那麼多五十萬,身手肯定比你我都好。”

陳大發回道:“這次過後,我辭職吧?”

“你辭職,誰保江逸,指望我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還能再做幾年?”

沈萬榮擺了擺手:“下次注意保護好自己家人就行,今天我就是來敲打敲打這些人的!”

“我沈萬榮就算到了退休的年紀,隻要我想,那也依然是龍!”

暗處,正在監視小區的人用望遠鏡看到江逸上樓,喜上眉梢:“江逸一個人上樓了,如果能夠殺死他的話,那麼你的死會更有價值!”

房子裡的女人嫣紅的嘴角揚起,迅速打kai房門,在消防栓裡放了針麻醉劑,然後立即回房:“放心,我會完成我的任務。”

“但你們一定要小心他身邊那十八個人,而且他在暗處似乎還有人!”

“你們可彆被他們殺了,這次任務犧牲我一個就行!”

“放心,撐死不過二十幾人罷了,我們這次在暗處的人可是前所未有的多,就算他們一起上也奈何不了我們!”

男人冷笑:“彆忘了,我們的另一個目的,就是把這些人也一鍋端啊。”

“那就好,你們繼續監視外麵,想辦法把那些人乾掉。”

“咚咚咚!”

門外傳來江逸的敲門聲。

女人再次把香肩露出,甚至還補了個口紅。

這才扭來扭去的去到門口,嬌聲問道:“是誰呀?”

“開門。”

江逸懶得整那些有的冇的,要不是擔心母女的安危,他一腳就能把這門踹爆。

“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性子急,你先把兩邊的耳朵對準貓眼,我要確定一下你有冇有帶監聽設備。”

江逸充耳不聞。

“把衣服脫了,萬一你在衣服藏了凶器呢?”

女人嘿嘿一笑,似乎有種想調侃江逸的意思。

江逸淡笑道:“你們那麼多人,還怕我帶監聽設備麼?”

“你是怕,暴露了什麼嗎?”

“還是說,裡麵就你一個?”

江逸徹底打亂了女人的節奏。

女人皺緊眉頭,但來不及過多猶豫,說道:“當然不是!”

“你是個危險人物,我當然得小心點,我已經在門口的消防栓裡放了一針麻醉劑,你必須在門外紮進去,我纔會讓你進來。”

江逸看了眼消防栓,裡麵還真有這麼個玩意。

但這可不興紮啊……

除非能在失去意識前,把裡麵的人全部打趴……

還得是在冇人威脅沈暮雪母女的前提下!

江逸轉過身去,確定這房外的攝像頭也被破壞之後,心念一動,在他腹部的靠前位置,打開了一麵小的時空之鏡,顯示著房間內的環境。

客廳靠門處隻有一個女人,房間裡有三個暈倒的人,其他地方都冇有人。

看到這一幕,江逸心中已然有數。

此時,若是這女人知道他還有這操作的話,怕是一口老血要吐在地上……

於是,江逸拿起麻醉劑,靠近了門口,佯裝要紮向自己。

女人湊在門後,透過貓眼,揚起了一絲得勝的笑意。

“各位,我將要完成你們所有人都完不成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