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把小塗拖出了房間,看著這個三十幾歲的男人,心想這也不可能是小蓮的男朋友。

所以這三到底是什麼關係?

江逸還是第一次被這種事情整懵。

他現在在想,要不要讓陳大發上來?

就在這時,一直接著電話的沈萬榮聽到走周邊安靜下來,趕緊問道:“江逸,你還好嗎?”

“還可以。”

江逸回道:“人已經全部解決了,你們可以上來了。”

話音落下,陳大發首當其衝,快速跑了上來,可當他衝進屋子,看到小塗的時候也是懵了。

這不是樓下的小塗嗎?!

他他他……怎麼深更半夜的在我家?!

陳大發來不及多想,比起這些他更加關心沈暮雪母女,衝進房間,確定她們隻是昏迷之後,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醫護人員這時也都衝上了樓,衝著沈萬榮的麵子,她們把能帶的醫療器械都帶來了,可當幾個護士進門,看到竟然躺了這麼多屍體的時候,肚子裡頓時翻江倒海!

有好幾個剛進來就控製不住,哇的一聲差點把嘔吐物濺到到江逸身上,還好他躲得快。

“這,這些都是你一個人殺的?”

一個江逸的護士小迷妹看著江逸,難以置信的問道。

這真的是節目中那個溫文爾雅的青年嗎?

“是他們先動的手。”

江逸笑著說道。

他冇想到的是,這件事很快就要被傳開了。

江神,文能提筆寫典藏,武能提刀百人斬!

很快,一個專家從房間裡走出,心情看起來還不錯:“陳台長放心,你的老婆和孩子都冇什麼問題,隻需要療養幾天就好了。”

“隻是這個房子最好不要讓她們住了,畢竟你女兒還小,再住下去容易對她造成極重的心理傷害。”

“好的,謝謝你。”

陳大發感激道,決定明天就去買套治安最好的小區!

“住我那個小區吧。”

為了防止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增多節目中更多的不確定,江逸直接了當的建議道:“這樣會安全點。”

“好。”

陳大發點頭,在見到了江逸這恐怖的實力後,他想著也隻有靠近江逸的地方,才能讓母女兩更加安全一些。

隻是江逸的主動邀請,卻是讓沈萬榮和陳大發對他多了不少好感。

陳大發更是因為江逸能有這個心思,並且毫不猶豫的暫停節目,救了自己的妻女,而十分感動。

他本想著自己能做個台長就已經很不錯了,可現在想來,如果下一任總檯長不能是江逸的話,那就一定要是自己!

隻要我做過江逸一天的上級,我就要保他一輩子的航!

他會走上我難以企及的高度,但若是他下墜時,我就是他的底!

陳大發目色堅定的看向江逸,決定要和他一起在台裡成長!

因為隻要自己站得越高,江逸的底纔會越高,即便摔倒,也不會痛!

陳大發做下決定!

接下來,他讓醫護人員把小塗給就醒了。

本來小塗應該也是需要好好休息的,但陳大發並不同意,而是直勾勾的瞪著他,怒問道:“你三更半夜來我這家做什麼?!”

“快說!!!”

“你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小塗虛弱的回道:“我是上來提醒你們聲音小點的,因為我老婆在睡覺,可是我聽到了花瓶接二連三摔在地上的聲音。”

“哦。”

陳大發暗自鬆了口氣,這才讓醫護人員繼續施救。

就在這時,門口又出現了一批人。

江逸和陳大發愣了愣,怎麼殯儀館的人都出動了?

“沈總檯說的冇錯,果然是筆大生意啊!”

館長看到這麼多人,原本還充滿疲憊的眼珠子一下子就亮了!

“快把這些客戶的照片拍下來!”

館長興高采烈的說道:“一份交給警方調查身份,一份我們自己備著好讓家屬到時候認領。”

“他們都是五十萬。”

江逸回道,心想他們的家屬應該在國外。

誰知這館長一聽更加來勁了:“外域人?!”

“妙啊,這波我們賺的還是米金!”

“小陳!”

館長看向助理,說道:“馬上釋出買一送一的活動,買高奢級的骨灰盒送一箇中級的!”

“廣告語就是:讓您的親人得以體麵,是我們最後能為他們做的一件事!”

“對那些來買的外域人,一律數字不變,單位變成米金!”

館長笑得合不攏嘴,也不管沙發上是不是濺了血,直接坐在那給沈萬榮打了個電話。

“老沈啊,這單生意成了之後,我請你吃飯!”

“彆彆彆,我們兩什麼關係,哪裡需要你請啊,下次有這種事,你就算是淩晨也要給我打電話知道不!”

“哦?加那個年輕男人的聯絡方式?”

館長掃視了一眼周圍,發現隻有江逸算是年輕,於是走了過來:“我叫陳送仁,是你們總檯長的好朋友,聽說你這生意挺多?”

“我是江逸。”

江逸自我介紹道,和陳送仁加了個聯絡方式,心想這姓名跟職業真就能這麼搭邊?

“有事儘管找我就行,我們館的宗旨就是人靠衣裝,佛靠金裝,死人靠罐裝。”

這個館長有點老頑童的意思啊……

江逸看著這個和沈萬榮年紀差不多的,有著花白頭髮的男人暗想。

“這是我的聯絡方式----”

又有幾個醫學頂級專家,給江逸遞出了自己的名片。

江逸看了這兩人一眼,這才明白,沈萬榮說的課是什麼。

這是要漸漸過渡人脈給自己麼?

江逸這一刻忽然覺得,自己身後的力量越發強大和充足。

他們正在向自己靠近,正在以自己為中心,化作長城,隻為傳承,隻為華夏。

他把這些名片收了下來,同時也給出了自己的名片,並主動和他們握手道:“前輩們好----”

“我是江逸!”

來到門外,看見這一幕的沈萬榮笑了笑,暗道:小子,今天這堂課,你隻上到了一半!

與此同時!

黑夜之中。

一批最精銳的戰士,找到了敵人頭號所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