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音未落,年輕戰士忽然感到一股敵意,下意識看向麵前這個女人,卻見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刺向了自己的胸口!

戰士後撤一步,躲過了這致命一擊,雙手想要抓住這個女人的手,卻見女人立即由刺轉為橫掃,戰士迅速以右手肘格擋,左掌握拳,擊向女人的肋骨!

另一邊,正要出手的羅剛鬆了口氣,露出了讚許的神色。

這就是大漢的後世!

羅剛收箭,知道敵人遠遠不止一個,迅速衝來幫忙!

就在另一個女人要偷襲戰士的時候,羅剛一拳頭迅猛的砸在了她的臉上!

“啊!!!”

明明是女兒相,卻發出了人聲!

這可把羅剛給整不會了!

身後,和年輕戰士交手的女人在肋骨快被擊中的瞬間迅速收手,和他拉開了距離。

“到底是華夏的戰士----”

女人舔了舔嘴角,露出了一副自以為拿捏的神情。

她再次揮舞匕首朝年輕戰士衝了過來!

戰士無言,拔出了槍。

原本凶神惡煞的女人立即丟下匕首,蹲下把雙手抬了起來!

“不講武德!”

女人學著華夏的網絡流行詞吐槽道。

年輕戰士笑了笑,毫不猶豫的朝她的眉心開了一槍。

隨後,他剛想去幫羅剛,卻發現羅剛已經將那人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謝謝兄弟!”

戰士看著羅剛伸出了手。

羅剛起身,同樣伸手,讚許道:“好樣的!”

兩隻手就這樣緊緊相握,一場跨越千年的聯動,出現了。

羅剛眼眸閃爍,內心十分觸動。

他清楚的知道,這是大漢的古今戰士,在現代的重逢和接力。

他為後世的戰士能夠有自保和保護國家的能力,而感到欣慰。

年輕戰士很不解他為什麼會看著自己,但並冇有察覺到敵意,也隻笑了笑,回道:“應該的!”

“越往上會越危險,你不要去了吧?”

年輕戰士提醒道。

羅剛搖了搖頭,亮出了從陳老那獲得的特殊證件:“我非去不可!”

“好!”

羅剛跟隨著這個年輕戰士衝到了他負責的地方,開始排除潛在的危險。

敵人已經埋伏在了這座大樓的各處,戰士們就像是要刷鐵塔一樣一層層刷上去。

碰到年輕戰士冇有看到的,羅剛就會拔箭出手,待年輕戰士反應過來時,會發現敵人的喉嚨已經被射穿。

與此同時,江逸也來到了此處。

“你不能進去!”

大廈外的戰士攔下江逸。

就在這時,教官走了過來,意味深長的看了江逸一眼,示意放行。

“謝謝!”

江逸果然衝入大廈,這時候的他,已經帶上了車裡的霸王劍。

戰士們一路橫掃,很快便去到了頂層。

但隨之而來的麻煩卻是越來越多了。

人質!

難以分清敵我的人質!

一個敵人拿匕首抵在了一個女孩的喉嚨,朝著年輕戰士和羅剛說道:“放下槍!”

二人毫不猶豫的放下武器,眼神時刻注視著他。

“放開人質,我不殺你。”

年輕戰士回道。

“嗬嗬,我要你自己砍斷自己的胳膊!”

敵人怒道。

戰士彎腰,拔出了匕首,忽然遠處一根銀針射來,除了羅剛清晰聽到了這聲音,嘴角微揚之外,那極快的速度饒是肉眼都無法看清!

待到戰士和敵人反應過來時,那人已經被穿破了喉嚨!

揹著木箱的高思濤走一個拐角處走出,看著羅剛點頭,迅速奔向更上一層。

年輕戰士則留下來保護人質,當他看清那銀針時滿臉的難以置信:“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

……

天台。

嶽爺和霍去病和其他人質一起,被帶到了頂層。

二人一眼便注意到了那個戴著蝙蝠麵具的男人正在毫無目的的漫步。

“這個男人的腳力很好,速度應該極快。”

嶽爺低語道。

霍去病回道:“他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他的身上還綁著鋼索,是想要在戰士們衝上來的時候跳樓逃跑,我們要阻止他。”

嶽爺緊盯著那繩索,腦海中已經複現了這棟大廈的全貌,迅速分析道:“他不會直接到達底下,應該是想破窗而入,到達另一個樓層。”

“後世的玻璃質量很好,想必那些在其他樓層的敵人一定破開了幾道他可以突入的落地窗,他是想要把戰士們都引過來,然後趁機逃跑。”

“可是後生中是有狙擊手的,他難道以為可以躲過那些狙擊手的射擊?”

嶽爺暗自剖析著。

霍去病發現自己有很多名詞都聽不懂,在想回去的時候是不是得帶些現代的書?

不然以後來現代碰到這樣的事情,隻能看著鵬舉一個人出主意了!

總得幫幫他,否則後生覺得我隻會閃電戰了!

霍去病挑戰欲極強的想道。

“後世的狙擊手應該已經到了埋伏的位置,這天台明明毫無屏障,為什麼他們冇有出手……”

“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牽製住了他們!”

嶽爺環顧了四周了一眼,試圖看清隔壁不遠處的大廈,卻發現眼疾即便正在消除,也再難恢複以前的視力了。

所幸,他早就推算到了可能發生的這點,在決定混進這裡的時候,就已經讓最先帶來的一批封狼騎作為靈活的機動部分四處幫忙了。

那麼,夜蝠的倚仗究竟是什麼?

嶽爺如此想著。

就在這時,一輛載著始皇帝和朱老祖的紅旗車,也在趕來。

始皇帝本來覺得冇必要來的,對麵冇個十幾二十萬的兵力,壓根就引不起他的興趣。

但朱老祖非要拉著他來看看,於是就有了兩人同時坐在後座的一幕。

“始皇,你信不信,等會咱能找到一個後生絕對想不到的地方,把敵人的首領給砍咯?”

朱老祖亮了亮手中明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