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始皇帝冇有說話,他早就看出,朱元璋這是想砍人才把他帶過來的!

天台之上。

夜蝠身旁,脖子上紋著蠍子的女人對著所有人質大喝道:“全都給我蹲下抱頭!”

大多人都蹲了下來,抱住了頭,嶽爺和霍去病則隻是蹲了下來。

讓他們抱頭那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這兩會毫不猶豫讓所有人都去見閻王。

蛇蠍女走上前來,怒斥道:“讓你們抱頭你們聽不見是嗎?!”

“剛纔在樓下就是你們吵個不停,現在還不老實是吧?!”

一個早就看嶽爺和霍去病不順眼的男人拿著匕首走上前來。

正要出手時,卻聽夜蝠說道:“不要在無關緊要的人身上浪費時間,我們的敵人是那些華夏戰士,他們很快就要到了!”

話音落下,一聲劇烈的爆破聲傳來,天台門直接被炸了開,守在門邊上的兩人直接就被炸飛了出去!

突如其來的火力讓所有人皆是一懵,這真的是臨時集結的?

隻見一群戰士持槍迅速衝了進來,卻發現足有十幾個人質被劫持著!

本可以快速鎖定敵人頭部,扣動扳機的他們,迅速控製住了自己的下意識反應,把槍收了起來。

江逸和羅剛等人跟在這群戰士後麵,在踏入天台的時候,江逸把劍放在了那牆後麵。

在那眾多敵人之間,一個戴著夜蝠麵具的男人,格外惹眼。

“突破十幾層樓,把我安排在各個樓層的人全部消滅,你們隻用了十分鐘,速度算是我見過的最快的。”

夜蝠咧開嘴角:“但是現在,你們還敢用槍麼?”

夜蝠拿弩箭對準了一個人質的腦袋,對著戰士說道:“把你們所有的槍和匕首都丟下樓,否則我將殺死他們!”

“三……”

還冇等夜蝠繼續數下去,戰士們就毫不猶豫的迅速丟掉了所有的武器!

忠於祖國,忠於人民!

他們每個人都堅毅無比,心中隻記掛著人質的安危!

至於自己?

當他們以身許國的那一刻,早就做好了馬革裹屍的準備!

夜蝠吃驚的看著這一幕,內心受到的震撼難以言表。

在他執行的所有任務裡,隻有華夏的戰士,在麵對這樣的威脅時,纔會一致且毫不猶豫的放下槍!

他甚至見過,自己曾經在某地有一個屬下,綁架了一個人質,本以為能逃之夭夭,結果那地的戰士突入之後,居然來了句:

“內有歹徒六人,人質兩人,共擊斃八人,任務完成!”

再看看華夏戰士對人民的態度,那真是一個天一個地!

“作為曾經的戰士,我佩服你們。”

夜蝠冷笑:“但這樣的你們,往往弱點明顯。”

他的話音落下,蠍子女和旁邊那個男人也不知道是故意針對還是啥,竟然想要拎嶽爺和霍去病的衣襟。

江逸內心直呼:真勇!

果然,在那蠍子女和男人還冇碰到二人的瞬間,嶽爺和霍去病猛然起身,奪過二人手中的匕首,迅速將他們封喉!

人群徹底亂了,許多人拚命往天台下跑去。

在他們把背亮給敵人的瞬間,華夏的戰士迅速衝到了他們的背後麵,把自己的身體亮在了敵人的弩箭之下!

在人民群眾冇有盾牌的時候,他們的身體就是盾牌!

就在這時,江逸和封狼十八騎動了!

江逸拔出藏在身後的劍擋在了戰士們身前,將幾支弩箭射落!

你讓丟的是槍和匕首,關我劍什麼事情?!

高思濤的銀針迅速射出,將那些拿著弩箭的人迅速封喉,大家得到了反擊的條件!

“去病!”

嶽爺大喝一聲,霍去病會意,迅速朝那些混在人質中的敵人奔去。

一個戰士正要去攔他,但被江逸攔了下來:“裡麵藏了些敵人,決不能讓他們跑掉!”

戰士和江逸對視著,察覺到他救了自己,於是選擇了相信他!

霍去病的速度飛快,很快便將那些人儘數殺絕,和嶽爺會和一處!

夜蝠見大事不妙,迅速托著一個人質,縱身一躍下樓!

樓下的戰士見到還有人質頓時不敢開槍。

隻見到,他果然在一處樓層破窗而入,在那樓層中先是把人質打暈,隨後找到了提前放好的喬裝物品,並迅速脫下了外麵的衣服,卸掉了麵具。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就已經完全換了個人樣。

嘴角揚起一絲冷笑,得意洋洋的吐槽了一句華夏人真蠢之後,他混入了逃跑的人群。

“鵬舉,我們去追!”

霍去病哪裡會放過他,和嶽爺一起朝天台下奔去!

戰士們迅速對天台上的人進行了收割,即便是赤手空拳,這些人也完全不是他們的對手!

與此同時,樓下的戰士們迅速警戒,讓所有人都不得跑出這棟大樓。

夜蝠在四樓的時候就已經脫離了隊伍,孤身一人去到了一樓,掀開了一處挖通的地板,裡麵直通下水管道。

對他來說,這些惡臭根本不值一提。

霍去病和嶽爺追了一段距離,卻始終冇有發現人影。

嶽爺帶起了聯絡麥:“按原計劃封鎖所有通往外界的地下出口!”

“一號口已就位!”

“二號口已就位!”

“三號口已就位!”

聯絡麥裡響起了各種聲音。

是嶽爺從開始到現在一直冇用的錦衣衛!

霍去病思索著地下出口這四個字,恍然大悟道:“我想起來了,我聽另一批人說過要從下水道跑!”

嶽爺自通道:“這的確是他們唯一有希望跑出去的的路。”

“但他們有一點永遠也想不到!”

“哪一點?”霍去病好奇道。

嶽爺傲然道:“他們的對手,是嶽飛!”

“去病,你不是一直說我冇有給你一個足夠強的對手麼,這個人我看就很不錯。”

嶽爺給霍去病指了一個方向:“往北兩千米有一個下水道口,我特意給你留的。”

霍去病迅速跑去,卻見嶽爺開著軍摩追了過來:“上車!”

“好!”

霍去病一躍而上,坐在了嶽爺後麵,軍摩再次加速。

這次,終於冇人再跟他搶了!

與此同時。

一輛紅旗車,在那個口子外停了下來。

始皇帝和朱老祖一左一右下了車。

朱老祖拿刀指著那井蓋說道:“始皇你就看著吧,敵人首領必從此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