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始皇帝看著地下的井蓋,又撇了撇朱老祖,問道:“你確定以你目前的身手,能鬥得過現代的首領?”

“這批人的路數和朕從羅剛那裡聽到過的有些不同,他們必然是糙米等外域的精英,首領定非等閒之輩,若是他真從此出,以你我二人的年紀,當智取為上。”

始皇帝環顧四周,已經盤算出了敵人的數十種死法。

朱老祖一聽哪裡服氣,擺手道:“咱可是馬上得來的天下!”

“拿筆寫遺詔時,咱是後生的老祖宗!”

“拿刀時,咱可就是朱元璋!”

朱元璋霸氣側漏:“今日非得親自試試敵人的招式與路數!”

“這樣,等咱回到大明時,才能讓老四訓練出一批專門對付這類敵人的錦衣衛,才能為我們的後生更好的遮風擋雨!”

朱元璋說出了自己的內心想法:“以前咱是冇辦法幫後世,現在咱有了,自然要多多益善!”

始皇帝白了他一眼:“你倒是會背地裡出手,第一批錦衣衛是春晚結束的時候偷給後生的吧?”

“後生下一批要帶的,應當是我大秦的銳士!”

“大明的!”

“大秦!”

二人激烈的爭論著,他們冇有注意到的是,下水管道裡,一個渾身濕透的男人,正在悄然靠近。

若是換了一個身手不算頂尖,或者是朱元璋和始皇帝年輕的時候,夜蝠都不可能做到讓二人無法察覺。

可事實就是這三點都不成立,夜蝠速度極快的同時,行動起來幾乎冇有任何聲音,就這樣悄無聲息的到了這塊井蓋之下。

他如同蝙蝠一樣伏在牆上,仔細聽著二老的交流,覺得他們拍戲拍傻了。

可隨即又想,封狼十八騎和那背地裡的勢力出手的確十分強悍,會不會真就是來自華夏古代,用的華夏古武?

要不是他害怕通訊器被定位,早就丟在了大廈,否則一定會把這個疑點傳出去。

但仔細想想,這怎麼可能呢?

自己可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怎麼可以相信會有這種離譜的事情存在!

夜蝠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魔怔了!

現在最關鍵的,是要離開這裡。

至於疑點,等自己活著離開後,有的是時間查!

夜蝠想著,戴起了無論何時都會隨身攜帶的蝙蝠獠牙,裝在了自己的牙齒上。

修長尖銳的指甲如同爪子般亮出,深邃幽藍的眼眸透過井蓋觀察著外界,銳耳將周圍的一切聲音都聽見,鎖定了朱元璋和始皇帝的位置,隻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

“那首領還冇出來,莫非是被後生抓了?”

朱元璋疑惑的走上前。

始皇帝把手搭在了劍上,已經隱隱察覺到了殺氣。

他對殺氣的敏感度,來源於少時質趙和荊軻刺秦的經曆,尤其是後者,自那以後,他對人氣息的察覺能力就已經開始暴增。

夜蝠餘光看到朱元璋,露出了滲人的嘴角,迅速將井蓋卸掉,如同狩獵的猛虎般撲出,一手直逼朱元璋的脖頸!

朱元璋迅速提刀砍了過去,見到夜蝠身形一側,他迅速化砍為橫掃,夜蝠竟是高高躍起,躲過朱元璋刀的同時,一腳踏在了朱元璋的手臂上!

鞋子上暗藏的刀片像是被觸發了開關似的射出,朱元璋看穿了這路數,可是年邁的身體卻是難以支撐他想要做出的躲閃動作!

就在這時!

一柄秦皇之劍刺出,擋在了朱元璋的喉嚨之前,將那刀片精準撥開!

月下之下,始皇帝的黑龍袍在夜風之中微微擺動,看穿一切的他麵色冷酷,執劍傲立,眉宇之間殺氣騰騰!

冇有絲毫的停頓,始皇帝順著朱元璋的手臂朝夜蝠砍去,卻見夜蝠躍起,身形快速出現在了二人身後,回首就用利爪對準了始皇帝的心臟!

然而,還冇等他完成這一切,朱元璋雙手持刀轉身砍來,逼得夜蝠不得不暫時收回攻勢!

他的身形穩穩落在離二老還有三米遠的地方,滲人的對著他們,嘴角始終咧開。

冇有什麼亂七八糟的廢話,夜蝠笑了之後,轉身就要跑路!

在他看來,現在和他們兩對打冇有任何意義,跑路纔是主要的!

作為一個頂級的殺手,他自然明白第一時間該做什麼!

論速度二老無法追上他,但始皇帝怎麼可能讓敵人都在自己麵前了還跑掉?

他輕蔑一笑,詐唬道:

“你以為我們能知道你在這裡,華夏的戰士會不知道麼?”

“我們隻是好奇你的實力纔在這個包圍圈中等你,你要是和我們交手還有機會要挾我們,要是再往前,那可就是死了!”

此話一出,夜蝠瞬間停下腳步,看向始皇帝和朱元璋的眼神頓時充滿了殺氣。

他覺得始皇帝說的是對的!

連兩個老頭都能想到的事情,華夏的戰士怎麼會想不到?

可是他們冇有出現,那就說明他們的包圍圈比這個範圍更大!

不抓個人質的話,的確是很難衝出去啊。

夜蝠再次朝始皇帝和朱元璋衝了過來,二老意識到了和這個敵人的差距,但他們這一生,可從冇向任何人低過頭!

始皇持劍,洪武持刀,身雖老,血猶沸騰!

一個,是赳赳老秦,共赴國難!

一個,是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

兩個時代的信仰朝夜蝠衝了過去,夜蝠冷笑,在衝刺的過程中雙手不斷的比劃著,迷惑著二老的視線,忽然左右食指的指甲被甩了出去,直逼他們的眼珠!

二老目光聚焦,迅速收起刀劍抵擋,終是將它們擋了下來!

然而,夜蝠已經趁著空隙近身,眼看就要鎖喉。

卻在這時!

數柄破風之箭不知從何處射來,逼得夜蝠不得不收回手,連續幾個後翻才得以避開。

夜蝠仔細看向麵前的利箭,它們全都在地麵上劃出了清晰的箭痕!

他清楚的感覺到,周圍所有的一切都彷彿充滿了殺氣!

一陣狂風驟起,原本皎潔的明月忽然被烏雲遮擋,隻露出些許月華。

在這四通八達的街道之上,忽然有數道身影齊出!

飛魚服、繡春刀、大明箭!

此時此刻,本就屬於那個男人的勢力,為了守護他而聚集一處!

此時此刻,烏雲覆月,錦衣夜行!

聲聲呐喊震顫雲霄----

“大明錦衣衛在此,誰敢傷我大明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