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殯儀館的找我乾嘛?!”

剛被沈萬榮氣完的奧莉西絲憤怒的跺起了腳!

“我特麼什麼時候跟你們華夏殯儀館的人扯上關係了,誰都要來噁心我是吧!”

“I-**-you!!!”

陳送仁絲毫不慌,在他眼裡這可是個大客戶。

“之前沒關係不要緊,以後就有關係了。”

陳送仁摸了摸引以為傲的山羊鬍:“畢竟我對待的客戶的宗旨就是----”

“客戶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戶如初戀!”

“尤其是像你這種有錢的初戀!”

奧莉西絲立即想要掛斷電話,覺得這就是個精神病,卻聽陳送仁忽然認真起來:

“我查過了,這些五十萬裡有許多都是糙米人,雖然他們的身份都是偽造的,但是他們在你們糙米一定有親人,在這還有其他同夥吧?”

“他們的相片我都還保留著,要是我想辦法往你們糙米那一發,讓輿論徹底發酵,會發生什麼呢?”

“像夜蝠這樣的殺手你可以不管不顧,但是那些接受任務來到我們這的五十萬,你總不能看著他們屍骨無存吧?”

“要真是這樣的話,以後誰還敢為你們效力呢?”

“你就不怕寒了那些人的心,讓他們臨陣倒戈麼?”

奧莉西絲的手停留在了掛斷的按鈕上,遲遲冇有按下去。

片刻後,她沉默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冇什麼,我就是一個生意人,這些人會享受我們殯儀館最好的服務,但需要有足夠的錢,一個人一百萬米金。”

陳送仁隨便報了個數字,畢竟這是和江逸第一次合作,還是得充分下展現自己的實力。

否則江逸賺得少了,不跟自己合作了怎麼辦?

“你這是在敲詐!”

奧莉西絲憤怒道:“彆說他們跟我冇什麼關係,就算有我也絕不可能同意!”

奧莉西絲說話滴水不漏,從始至終都在撇清關係,即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不不不,他們絕對值這個價。”

“你想想,他們的骨灰要是被你們買回去了,為你們效力的人是不是會更忠心?”

陳送仁開始了詭辯,事實上該忠心的大多還是會死心塌地,但是奧莉西絲纔剛上位,根本賭不起。

“嗬嗬,什麼為我們效力……”

奧莉西絲內心已經動搖了。

“我知道你現在不方便跟我直說,你可以找一個方便說話的人來跟我聊。”

陳送仁回道:“最多再給你們二十分鐘時間,否則他們可就要灰都不剩了。”

嘟嘟嘟……

電話掛斷,奧莉西絲立即找了一個可靠的女下屬,給陳送仁回了電話。

“總檯,那我們最多能接受的價位是多少?”

女下屬問道。

“最多也就十萬米金一個人!”

“你要知道那可是幾百個人,就算一人十萬米金,也要花費我們好幾千萬的米金!”

“下次決不能再動用這麼多人了,否則我這個總檯長也就當到頭了!”

奧莉西絲吸取了教訓,心想有這些錢什麼樣的殺手請不到,非得讓一些菜鳥出手,最後還得自己花錢買回他們的骨灰?

聽到十萬米金的報價後,陳送仁頗為滿意,這就是開始把價定高了的好處,你再怎麼砍,也得考慮下跨度不是?

他也不再往上加,畢竟誰都不是傻子,凡事總有一個臨界點,這樣纔有回頭客啊。

“那就這麼成交了!”

陳送仁說道:“接下來就是保管費、快遞費、人工費……”

女下屬和奧莉西絲臉都黑了,敢情十萬米金纔買了個盒子,你特麼是鑲金的嘛!

“給你們打個折,一個人總共收十一萬米金,算我吃個虧。”

女下屬看了看奧莉西絲。

奧莉西絲氣得上氣不接下氣,點了點頭。

徹底商定好後,陳送仁掛斷電話,看著這些屍體,對著助手說道:

“讓他們進普通火爐----”

“十一萬米金才進普通火爐?”

助理覺得館長有點神啊,這個價位就算是華金,也能進至尊VIP火爐了。

陳送仁撇了他一眼:“那些錢是我們的人工費和保管費,跟火爐有什麼關係?”

助理秒懂。

……

回到彆墅。

江逸推開門走進屋,卻發現始皇帝和霍去病等人都冇有睡,而是在客廳看電視。

“各位先祖,你們不困嗎?”

江逸問道。

坐在沙發上吃薯片的霍去病立即站起,光著腳一躍就到了江逸麵前。

擦了擦嘴邊的薯片渣,他十分好奇的問道:

“江逸,提名華夏十大優秀青年是什麼意思?”

“嗯?”

江逸納悶,正要搜尋發生了什麼,卻看到了一條又一條帶著大火苗的資訊。

“帽局釋出通報:今夜搗毀一批五十萬,提供線索者為華夏台主持人兼導演江逸!”

“華夏台釋出公告:典藏華夏中斷是因我台主持人獲得重要線索,前往協助帽叔打擊罪犯!”

“華夏台最新公告:今夜傳言所說的華夏台主持人江逸私生活混亂,私德敗壞一事純屬子虛烏有,網絡不是法外之地,我台將追究釋出不實資訊者的法律責任!”

“燕城通報:鑒於華夏台主持人江逸對我市做出重大貢獻,特表其為城市標兵,賞金五十萬,以資鼓勵,傳遞社會正能量,溫暖華夏你我他!”

“華夏通報:鑒於華夏台主持人江逸在近一年內屢立奇功,特將其擬定為新年華夏優秀十大青年之一!”

“經過本台深入瞭解,發現江先生自從主持典藏華夏以來,先後讓數百名五十萬伏法,

他一直承受著我們難以想象的壓力,在向世界展現我們的華夏文化!”

江逸終於明白,沈萬榮所說的瓜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隻是他並不清楚,為什麼沈萬榮會選擇在這個時候曝光他?

這些資訊一出,不僅僅是華夏,整個世界仇恨江逸的人,都將失眠。

沈萬榮在自己的彆墅天台望著夜空,心知海嘯來臨之際,萬籟無聲……

“萬榮,你的年紀都這麼大了,還要承受那麼大的風暴做什麼?”

沈萬榮的妻子走到了他邊上,已經猜到了丈夫想做的事情。

沈萬榮轉過身,強撐著已經發黑的眼圈,看起來壓力有些大的微笑道:

“我也想用我的餘光,為國家和下一代的年輕人,發光發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