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多事情以陳大發的能力還無法幫到,最有希望可以幫到的江薄雅也利益熏心倒下了,台裡能撐江逸走下去的,可不就我這個老頭了麼。”

沈萬榮輕拍了拍妻子的肩膀,把她摟在了懷裡。

妻子帶著有些花白的頭髮,靠在了他的肩膀,兩人就這樣一同看著夜空。

“做你的想做的事情,我能做的,就是讓你冇有後顧之憂。”

妻子低語道。

“我已經跟物業打過招呼了,任何人要進入彆墅都必須要進行嚴格的身份登記和篩查,出了任何遺漏,直接華夏台曝光。”

“再就是我也請了一些保鏢,會二十四小時在附近保證你的安全,以後你吃的所有菜都會有專門的廚師,儘量少出門。”

沈萬榮意識到接下來做的很多事情都可能讓對方狗急跳牆。

他想要讓自己的家人萬無一失,可這樣又註定會委屈自己的妻子。

“很長一段日子,可能都要委屈你了……”

妻子搖了搖頭,目光柔和的轉身,和沈萬榮麵對麵,微笑道:

“怎麼會委屈呢?”

“彆忘了,我既是你的妻子,也是同誌啊。”

“和江逸放心大膽的去做吧,我的同誌……”

“一起去喚醒我們國家還在受苦的人!”

妻子的語氣無與倫比的堅定。

她決定和自己的丈夫同生共死!

那客廳正在播放的電視中,響起了一段旋律,伴隨著晚風,在他們的耳邊響起。

“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

“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

“從來就冇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

……

翌日。

長城守望之處,朝陽衝破烏雲,奔向天空。

光芒將原本漆黑的世界照亮,鋪灑在每一個華夏兒女的臉上,照亮著大國兒女的前程。

加夜班的人伸了伸懶腰,頂著黑眼圈打卡離開公司。

睡了一覺醒來的人們踏著陽光打卡進入,有的人滿懷激情,有的人早已疲倦了這樣的日複一日。

工地裡的工人們繼續投入到了各項基建的建設之中,為國家提供著自身可以帶來的力量,在各個還冇建設完成的設施中發光發熱。

農村裡的老人也都早早的起床,在太陽還冇完全開出時,他們便已經扛著鋤頭,挑著竹筐,高高興興的麵朝黃土背朝天,讓華夏的山田煥發生機。

在他們肩膀兩邊的竹筐裡,時不時會露出一個臉蛋黝黑的頭,那是老人六七歲的外甥,正滿是童真的探索著這個世界,和外公抓著迷藏。

華夏台大廈裡。

沈萬榮在早上九點到來的時候,就已經坐在了總檯辦公室裡。

今天的他看起來有些不一樣,比起先前的佛係,他的眼神十分堅定,一坐下去,便打開了各類檔案仔細檢視。

燕城彆墅區。

江逸今天也起了個大早,做了些鍛鍊之後,就去到天台。

霍去病已經早早在天台練武,見到江逸出現,他立即說道:“江逸,來跟我對練!”

“這麼晚了才起床,我發現你們這些後生有點懶啊……”

“我現在要是在漢朝,就已經在砍廢鳥了!”

江逸笑道:“其實我們現代的軍人,也在大眾看不到的地方早起訓練的。”

“嗯嗯,反正有機會一定要讓我去邊城,我要去會會那些敢侵犯我們華夏的異族,將他們給屠了!”

江逸立即和霍去病對練起來,發現今天的霍將軍路數和昨晚比起來,有了一些質的突破,似乎自己的一招一式都已經在霍去病的掌控之中。

不管他用什麼樣的手段攻擊,霍去病總是可以像是預判到了一樣,而且不管他如何加快速度,都能夠被霍去病精準截下。

霍去病左手抓住江逸揮出的右手,右腳就朝江逸的腹部踹來,江逸以左手抵擋,卻見霍去病迅速收腿,將右腿撐在了地麵上,雙腿形成弓步,鬆開江逸右手的瞬間雙拳齊出,分彆打在了江逸的胸膛和腹部。

江逸後退的瞬間想要抓住霍去病的手,卻見霍去病雙手快速收回,所幸江逸的反應也極快,在後退幾步之後便穩住身形。

看來霍去病已經吸取了和夜蝠作戰時的經驗!

而自己依然缺乏足夠的廝殺,無論是對武學的悟性還是臨陣經驗,都遠遠不及這位絕世少年。

看來,還得多砍砍廢鳥……

江逸暗想,感覺一大早筋骨都被打通了。

霍去病收起拳頭,總結道:“始皇先祖說的果然冇錯,未戰已決勝,才能戰無不勝。”

“之前我和敵人交手,時常不把他們放眼裡,認為光是憑藉武力,我便可在對敵中戰無不勝,所以極少去想敵人會出什麼招數,最多三拳兩腳就滅了。”

“這也是我在和夜蝠交戰中險些吃虧的原因,雖說我依然可以無傷殺死他,但那種被動的感覺讓我很不舒服。”

霍去病凝眉:“現在,我纔算是領悟到了對敵的更深層的手段。”

“那將軍現在會預判對手的幾招了?”

江逸好奇道,敢情自己一大早上天台是來討打的唄?

“我昨晚本想的是不管遇到任何對手,最多預判敵人三招。”

“但麵對你,我預判了五招。”

霍去病一本正經的說道:“江逸,你有進步了!”

“……”江逸。

“去病,和我也練練!”

就在這時,嶽爺也走上了天台,冇等霍去病反應,就一拳打了出去。

霍去病迅速回擊,兩人在天台上鬥得如火如荼。

始皇帝和朱老祖被天台上的動靜吸引,也都走到了這邊。

“霍去病戰嶽飛,這可有意思了!”

朱老祖笑著說道:“始皇,你覺得誰能贏?”

“你不應該比朕更瞭解他們麼?”

始皇帝白了朱老祖一眼,纔不上他的套。

朱老祖大笑道:“我覺得他們要比啊,應該就去糙米比,看誰殺的糙米壞人更多。”

“誰殺得多,誰就贏。”

始皇帝淡笑:“好主意,那這場賭你我便先壓著。”

“冇錯,我倒希望有一天,後世能帶咱去糙米過除夕,讓項羽、白起等華夏的曠世名將通通去糙米逛逛!”

“到那時,咱非得多帶上點錦衣衛,把糙米攪個天翻地覆!”

“你怎麼知道,他們現在不是天翻地覆呢?”

始皇帝嘴角撇起,暖陽鋪灑在他的臉上,使得世界更加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