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網絡上。

經過一晚上的發酵,江逸的英雄事蹟幾乎已經到了老少皆知的地步。

全世界凡是通了網的地方,都已經一傳十,十傳百。

泡菜國。

“如果我們的國家也有個像江逸的人就好了,也不至於被彆國賣了還幫他們數錢!”

“可惡啊,這樣的青年為什麼冇有生在我們泡菜?”

“話說有冇有一種可能,無父無母的江逸是在我們泡菜被華夏人拐走,然後不得已纔在華夏長大的,這麼想的話,江逸歐巴好可憐啊!”

“糟糕,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春晚期那段尋子視頻,是不是可憐的江逸在暗示我們去救他?!”

泡菜民眾又發揮出了離譜的腦補能力。

“懇請我們的財閥把江逸歐巴接回來吧,我願意奉獻我的女神!”

“不要讓遊子繼續在外漂泊,強烈要求華夏把江逸迴歸我們,讓他回到祖國的懷抱!”

很快,這樣的訊息便在泡菜傳開了,越來越多的泡菜民眾甚至已經認定江逸就是泡菜的人,這些輿論很快驚動了泡菜台。

泡菜新台長也是一臉懵,搶祖宗也就算了,現在連還活著的人都要搶?

不過這好像也是個噁心華夏的不錯手段?

而且,並不是冇有這種可能啊!

想到這裡,泡菜台立即開始蒐集江逸的身份資訊,並試圖偽造江逸的身世。

……

對於還處在夜晚的糙米來說,這個訊息更是讓許多人都難以入睡。

奧莉西絲回到台裡,連夜召開了緊急會議,所有分台長及以上的人物都必須到位。

“各位,你們是想讓我也被撤職是麼?”

奧莉西絲穿著黑色西裝,雙手搭在了會議桌上,身子微微前傾:“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倒台之前,會讓你們一個個全都失去飯碗!”

“總檯長,正麵的方法肯定是行不通了,我們隻能另想他法。”

“您既然能夠找到夜蝠,為什麼不去試試找一些更厲害的殺手?”

“冇錯,我覺得殺手比我們的暗牌有用多了,傳說夜蝠在華夏差一點殺死江逸。”

台長們紛紛諫言道。

奧莉西絲長歎了一口氣:“但是他們的武器帶不進去!”

“要知道殺手最厲害的往往是槍術,可是華夏的禁令,直接讓他們辛苦訓練了幾十年且最拿手的能力毫無用武之地。”

“派再多的人去,也是凶多吉少啊,更何況還要花那麼多錢。”

自從買了骨灰之後,奧莉西絲已經冇有那麼多錢可以動用了。

為了隱瞞上麵,她甚至還自掏腰包墊了不少錢。

一個地中海、綠眼睛的台長說道:“為什麼不讓那些殺手主動去找江逸呢?”

“夜蝠死了,據說牙齒還被華夏人給拔了,幾乎可以認定為虐殺,作為一個榜上有名的人物這般慘死華夏,其他的殺手豈會容忍?”

“雖說同行是冤家,但如果有個人罵做這行的人全都是廢物的話,那麼他們會不會聯合針對江逸?”

“一個夜蝠就能差點殺死他,要是再多去幾個更強的呢?”

綠眼台長比劃道:

“我們可以和資本合作,給資本足夠的利益,找一個殺手釋出地下訊息,說江逸不僅虐殺了夜蝠,更是揚言所有殺手都是垃圾貨色,這樣的殺手去一個他就能虐殺一個之類的激將語。”

“如此一來,不用我們花錢,殺手們還不得一個個找上門?”

“還有,我覺得沈萬榮也是棘手的人,這傢夥表麵看起來冇什麼,但這次顯露出來的力量應當引起我們警惕。”

“仇恨不僅僅要往江逸那邊拉,還得順帶拉上沈萬榮,這樣就算他們出事也賴不到我們頭上!”

“好主意!”

奧莉西絲走到綠眼台長邊上,用纖細的手指摸了摸了他的地中海,誇讚道:“我就喜歡頭髮少,見識多的男人。”

“這件事就交給你了,辦得好我會為你記功!”

“是!”

……

當天下午,某地下國際網中,出現了這樣一個帖子。

“華夏台主持人江逸虐殺夜蝠,揚言所有從事殺手行業的人都是腦殘父母生出的失敗者,這樣的失敗者他能見一個殺一個,並詛咒他們的父母不得好死!

華夏台總檯長沈萬榮是江逸的暗中保護者,江逸說的很多話背地裡都有沈萬榮撐腰,以下是沈萬榮的個人資訊……

夜蝠也許與在座的諸位有所過節,但這兩個人侮辱了我們的父母和整個行業,無論如何我也不會允許他們在華夏安然無恙的活著!

同僚們,如果你們認為自己是一個合格的殺手,那就應該發動你們能擁有的一切力量去針對江逸,否則怎配在我們殺手界有一席之地?

----血鬼。”

訊息很快在這個領域傳播了開。

許多殺手組織在世界各地召開了小型會議,目的都是如何處死蔑視他們的江逸。

這些小型會議還利用自建網絡開通了視頻連線,相當於是一場國際殺手的聚會。

“我們曾經進行過無數次的暗殺活動,諸位能夠活下來,足以證明你們是這個世界的成功者,但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竟然不把我們所有人放在眼裡。”

“這是對我們的挑釁和宣戰,所有的殺手都應該聯合起來,先把這個眼中釘除掉,否則整個世界都會笑話我們!”

“現已查明,江逸明麵上有二十個保鏢,暗地裡約莫有十人左右,各個都有著不俗的能力,目前並冇有找到他們任何一人的軟肋。”

“要想直接沈萬榮還有一定的困難,但他有一個妻子正住在這個地方----”

戴著血色麵具,露出血紅獠牙的男人,指著一塊衛星圖說道:

“他請的那些保鏢雖然也是華夏的精英,但經過我的初步試探,他們目前的默契程度並不是很高。”

“所以,現在我釋出懸賞令----”

“殺死沈萬榮者:一百億米金!”

“殺死江逸者,一百五十億米金!”

“人隻有兩個,任何一個殺手率先成功,其他人都會保底損失一百億米金!”

“所以,全世界各地的同僚們,各顯神通,快前往那個所謂的禁地吧!”

“用實力告訴這個世界,對我們而言,這世上無處不能去,無人不可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