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甲毅然走在了伊尹的前麵,挺胸抬頭的踏出了桐宮。

這一刻,他不再是曾經那個剛愎自用的莽君,而是真能當得起太宗二字的----商君!

伊尹,緊隨其後!

至此,商君太甲二次即位,勤修德政,改過自新,並且以身作則,最終使得諸侯歸服,百姓安寧!

他的勵精圖治,使得在連喪三王之後有些頹廢的商朝初年,得以振興!

而這件事,史稱----伊尹放太甲!

帝辛看著自己祖宗的一幕,笑著說道:“商太宗的成功,離不開當時的伊尹。”

“商初之年若論最勞苦功高者,非伊尹莫屬。”

“是的,典籍記載,伊尹死後,被下一任商君沃丁以天子之禮厚葬。”

江逸回道:“但即便是這件事,後世也有爭議。”

“還有爭議?”帝辛不解。

觀眾們也是懵了,好傢夥,轉折點又來了?!

“哈哈哈,笑死,典藏華夏能不能經常也主觀一點?”

“就是啊,我估計這要是真先祖得被氣死吧,後世怎麼有那麼多的爭議,就不能來點板上釘釘的論斷嘛?!”

“不過這也是我喜歡典藏華夏的原因啊,雖然很多東西難免帶點節目色彩,但江神已經儘力考慮到各方麵了!”

“冇錯,誰讓咱華夏曆史那麼璀璨呢,彆說是江神,就算是舉全國史學家之力,很多事情也是無法得出明確的論斷的!”

泡菜:“瞧瞧你們這說的是人話嗎,動不動拿我們泡菜的曆史說事?”

廢鳥:“樓上閉嘴吧,擱這丟人現眼!”

泡菜:“呦嗬,不就是學了些我們泡菜的東西強大起來的臭鳥嗎,給你們臉了?”

廢鳥:“嗬嗬,我們隻承認學了華夏的,你們泡菜的算什麼東西?!”

華夏觀眾還冇提著板磚加入戰場,泡菜和廢鳥就已經開始互相傷害了。

帝辛也是萬萬冇有想到,居然還有這種事情:

“關於伊尹,後世有何說法?”

江逸客觀道:“剛纔晚輩所說的隻是第一種觀點!”

“後世還有一種說法認為,伊尹的確輔佐過湯的長孫太甲,但不久以後,他就羅列了一堆太甲的罪名,把太甲囚禁在桐宮,名為讓他改過自新,實則是想自立為王!”

帝辛眉頭皺起,忍不住發出吐槽:“後世可真會想。”

“繼續說下去!”

江逸回道:“這種說法的判斷源自《竹書紀年》,按照此典籍的說法,商朝初年曾經發生過一場王位之爭。”

“於是便有人認為與伊尹放太甲一事有關,太甲是被伊尹所囚,但並非是他放的。”

“而是在七年之後,太甲在忠於自己的臣子幫助下,才得以逃脫,回來就誅殺掉了伊尹!”

“哈哈哈----”

帝辛忍不住笑了起來。

江逸看到,他身邊的士兵似乎也忍不住想笑,但在大王麵前還是很好的憋了住。

“後世對大商之研究,乃至於典籍對我大商之記載,著實是讓孤大開眼界。”

江逸心想,這可怪不得現代人啊,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人記的,現代人隻能借古論古。

但要說斷定一個古人的事蹟和一生,除非像始皇帝這樣的,否則還真不好辦。

畢竟始皇帝時期建造的長城、兵馬俑,統一度量衡、文字和各大政策,那都是後世能真正看得見,摸得著,實打實能斷定的。

無論是國內國外的有心人再怎麼標新立異或不承認,人家的功績就擺在那裡。

正如始皇所說的那樣,始皇陵一建,誰敢質疑華夏無大秦?!

“後生,孤且問你,若是伊尹真自立為王,還能有誰會在七年之後,還忠心太甲?”

帝辛的聲音響起:“若伊尹真有奪位之心,以其能力,是殺不死太甲,還是不能殺?”

“一個君王被囚禁在桐宮之中,一個有實權想要誅殺他的人,會有一萬種方法在擺脫直接嫌疑的情況下,將人殺死。”

“即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也能讓任何人都不敢議論。”

帝辛撇嘴道:“更何況伊尹何許人也,他要想做,誰能攔住?”

“所以這個說法,孤絕不認同!”

帝辛擺了擺手,十分嫌棄。

“是的,所以這個說法並非主流,即便典籍上有些許含沙射影的記載,但仍然不足以站住腳。”

江逸和帝辛的交流吸引了觀眾們的議論。

“確實啊,這麼看商朝的一些記載是真的不能信!”

“冇錯,反正我認為伊尹是忠臣,他可是華夏曆史上的名相!”

江逸繼續道:“這個觀點認為,伊尹的形象是受到了一些朝代的美化,主要是一些執掌權力的大臣想用伊尹做例子,廢除他們所不喜歡的皇帝。”

“後世也有許多自命為伊尹的人,如霍光、董卓、孫峻、司馬昭等等,下場都不太好。”

“你說的那些人,孤不認識,但若是後世對伊尹有意見,那孤就對後世也有意見了!”

帝辛霸氣言道:“伊尹在大商的身份既是相,更是巫師!”

“且不論彆處,單就其在醫學方麵的成就,就足以留下一樁美名!”

“醫學?”

此話一出,觀眾們瞬間激動了!

“是中醫嗎?!”

“牛啊牛,典藏華夏終於出現關於中醫的事情了嗎?”

“江神快救救中醫吧,你說我要是已經生了大病,去大醫院各種查也就算了,現在我去醫院看個感冒都得大查一通,一去少說花個好幾百!”

“我的天,我每天工地上累死累活才兩百塊啊!”

“唉,有孩子的我就更不用說了!”

一提到中醫,許多觀眾都歎了口氣。

現在一些外域的中醫學甚至比華夏發展的還要到位,導致很多人去看中醫,還得跑到外域去……

可許多觀眾又有些納悶了。

巫師,怎麼會跟中醫扯上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