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醫學二字,許多涉獵過中醫的學者也都十分好奇,作為華夏台主導的節目,會對中醫給予怎樣的評價?

這很可能是一道新的風向標,如果有機會的話,他們都想讓自己的國粹能更好的發展起來。

否則,要是在若乾之年後,華夏人的國粹,需要我們的子孫跑到外域才能看到精髓,才能用這種學術治好病,該是何等的難受?

他們,會不會怪這一代的祖宗?

誰,又能清楚呢?

現代世界,高思濤這時也拿出了紙筆,單獨搬了張桌子,在熒幕旁邊坐下。

始皇帝和朱老祖等人看了高思濤一眼,發現他的那本本子上,印著的是神農的封麵,裡麵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

霍去病提醒道:“論中醫,你比後世和帝辛瞭解。”

高思濤笑著回道:“先生和帝辛的交流,也許會出現些能夠啟發我的言論,如果需要的話,我就能馬上把它記下來。”

“我既然來到了後世,就不能讓後生們在中醫學上斷層或冇落啊。”

“民間應當有中醫,華夏應當有中醫!”

高思濤的眼神十分堅定。

霍去病點頭,肯定道:“你來後世是對的。”

“做你想做的事情,為了我們的後輩!”

“嗯!”

高思濤全神貫注的看了起來。

“難道後世對伊尹在醫學上的貢獻,並無記載?”

帝辛好奇的看向江逸。

江逸回道:“有的。”

“商代給後代留下的最大一筆遺產就是殷墟甲骨文,甲骨文的產生就是由巫師主持祭祀鬼神,占卜吉凶!”

“其中還有不少關於後代祭祀伊尹的內容,在甲骨文中有“伊尹”、“伊”、“伊奭”、“黃尹”諸稱皆指伊尹。”

“而在甲骨文中記載的疾病約有二十多種。

如疾首、疾目、疾耳、疾口、疾身、疾足、疾止、疾育、疾子、疾言、蠱、齲等,還有疾年、雨疾、降疾等,幾乎包含了身體各類可能出現的疾病。”

“後世認為,作為巫師,這些雖然不能說與伊尹有直接關係,但他肯定參與過類似的占卜活動。”

“那是當然!”

帝辛驕傲的說道:“伊尹可是大商的第一大巫師!”

“上古巫術、史學、醫學本就合一,巫師大多都具備行醫的能力,尤其是伊尹,最拿手的就是用草藥為人治病,可謂藥到病除!”

“也是伊尹先祖將烹調技術與養生相結合,創立出了食療方,開後代“藥食同源”之先河!”

江逸感到十分自豪的補充道:

“後世記載,是伊尹改變了曆代中藥服用方法,創製湯液,極大地提高了藥物療效,由此標誌著方劑的誕生!”

若說商朝哪一位大臣最值得瞭解,江逸認為伊尹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伊尹先祖對醫學最大的貢獻就在於,他在幾千年前,就能將烹飪、占卜與醫藥知識融合起來!”

江逸繼續道:“他在烹飪中,總結出了“調和之事,必以甘、酸、辛、苦、鹹,先後多少,其齊甚微,皆有自起”,並將食物的五味推廣應用到醫藥中!”

“被譽為仲景“群方之祖”的桂枝湯,相傳就是伊尹所創製。”

“的確如此!”

帝辛回道:“伊尹之功,可以貫穿整個大商!”

“也貫穿了整個華夏!”

江逸補充道:“中藥湯劑至今仍是中醫藥中應用最廣泛的劑型。”

二人在商朝聊得火熱,觀眾們在現代聽得更是起勁,頓時覺得剛纔時空之鏡出現的那位人物,一下子就變得偉大起來!

“我敢說伊尹絕對是個全才,而且為大德之人!”

“掌了三年的王權還能主動讓位,反正我是自愧不如啊!”

“原來古代的一些巫師也通醫學,而我現代所喝到的湯劑居然可以追溯到商朝,學到了學到了!”

“老師問我為什麼喝個藥能喝出欣賞文物的感覺,我說我看了典藏華夏哈哈!”

“要是伊尹可以到現代來就好了,在那個時代就能有這般創新,要是在巔峰時候來到華夏,我感覺中醫能吊打全世界了!”

觀眾們聊著聊著,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都說古人壽命短,那麼伊尹輔佐四朝君王,到底活了多久?

許多好奇的人不查不知道,一查頓時驚呆了……

一百歲!

在早商時期,活了一百歲,什麼概念?

要知道整個古代時期的人們,平均壽命也才三十歲,伊尹直接超了三倍還多十年!

華佗活了六十三歲還能東漢末年四處行醫,要不是被曹操殺了他,又能再活多少年?

再想想藥王孫思邈,雖說他的壽命仍有爭議,但在各大爭議之中,從冇有低過一百歲的數字!

這就是中醫啊!

也許它無法讓你永無病痛或解決所有的疑難雜症,但有它在,要說不能讓人延年益壽,誰信?

若是古代的交通工具和通訊工具再發達一些,這些人的醫術可以廣泛流傳,可以像現代的西醫一樣遍佈華夏。

那麼古代人的平均壽命,真的會止步於三十多歲麼?

江逸認為,絕不止於此。

所以,中醫當複!

此時此刻,在許多觀眾的心底都埋下了這一顆種子!

正在國家台裡的沈萬榮,聽到這番對話,也忍不住看著陳大發說道:

“你說,我們是否該宣傳一下中醫?”

陳大發回道:“我覺得大有可為,雖說現代人的生活節奏太快了,但若是能調養好自己的身體,最起碼不會活得那麼累。”

“冇錯,那就記下來,找個合適的時機宣傳一下。”

沈萬榮敲定主意。

陳大發疑惑的看向他。

總檯長可很久冇有嘗試去做些新事情了!

怎麼,就突然變了呢?

“好的。”

陳大發把這件事情記了下來,和沈萬榮繼續看起了典藏華夏。

“說到中醫,孤倒是想看看後世的中醫發展如何?”

帝辛直視江逸。

江逸內心突然“咯噔”一聲!

送命題真就從商到清都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