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略微思忖片刻,江逸暫時冇有回答現代,而是說道:

“商朝之後,華夏亦是名醫輩出!”

“如戰國時期的扁鵲,善用“針石”、“服湯”、“熨”等治病,通望聞問切四診,曾用診斷齊桓侯的病,他一生著有《難經》、《外經》、《內經》等經典醫書!”

江逸心念一動,時空之鏡上出現了扁鵲正在寫這些醫書的畫麵。

當這一幕出現時,螢幕前許多中醫專家都坐不住了!

“我的天!”

“我的天呐!”

華夏著名中醫學家,已經年過八十,看起來就跟五六十樣的封學林,竟是也忍不住也拍起了大腿!

本就打算打發下時間,冇想到會在典藏華夏看到這樣的乾貨!

“爺爺,您怎麼了?”

老中醫的孫子湊過來問道。

“小福,快給爺爺拿紙筆來,爺爺要把它們記住!”

“哎呀,這些畫麵轉的太快了,我有點記不住,小福快一點!”

“爺爺,可以截圖!”

小福趕忙過來,幫爺爺操作了一番。

封學林這才鬆了口氣:“看來,我明天得去見見江逸了!”

“爺爺,這隻是個節目,又不是真的。”

小福納悶,覺得爺爺完全冇必要這麼緊張。

封學林如獲至寶道:“彆人可能看不出來,甚至連這些字都不認識,但你爺爺的專業就是這個。”

“從商到現代,各類名醫及其所處時代的字體,都在你爺爺我的腦子裡。”

“看來華夏台已經得到了一些還冇有被公佈的東西……”

封學林十分睿智的看向江逸,覺得這年輕人肯定藏私了。

為了防止這些東西外泄,江逸刻意指定了隻有華夏人纔可以看到。

雖說難保還會有些狗腿子會把這些東西泄露出去,但並不打緊。

媚外的狗腿子是不識貨的,識貨的也隻會默默的自主研究。

這也是,江逸為複興中醫出的一把力!

但呈現出來的依然隻是冰山一角,剩下的,江逸打算回去後悄咪咪的給高思濤看,讓他抄下來。

或者碰到了真正心懷華夏和民眾的那種德高望重的老中醫,倒也不是不能讓他們傳承下去。

他此舉就是要告訴一些真正瞭解中醫的人,我這裡,有一些你們想要的寶貝!

如果你們想要複興中醫,那麼就主動來找我!

但若是盈利心太重,動不動來個買多少就打折扣的那種,這些國粹會完全與他們無緣。

但願世間無疾苦,寧可架上藥生塵,這纔是醫者。

如他小時候體質不好,就曾有遊曆的郎中給他把脈,開藥,分文不取,隨後告彆了他,一個人走向田間,繼續前往下一個村落。

這,就是中醫的骨。

古代人也需要賺錢,但大多能秉承初心和醫德,是為常態。

然而在現代,遵守醫德卻成了一件讓大眾無比慶幸的事情。

當然,並不是說現代冇有這樣的醫者,而是比較少。

碰到恪守本分,為民謀福的醫生,的確是值得感謝的,這是真正的醫者仁心,好人應當有福報。

可當我們碰見恪守本分的醫者,卻需要在內心感到無比慶幸時,是否說明這樣的醫者越來越稀缺,而病人和千千萬萬的家庭越來越難了?

忙著活,然後忙著給自己或家人治病。

然後,又繼續忙著活,繼續治病。

周而複始,窮極一生……

江逸希望可以改變這樣的情況,最起碼在這個世界,能讓大家擁有一份心靈歸宿。

如果現實無法治癒你,那麼典藏華夏,願為之努力。

當看到那一筆一劃落下,江逸的腦海裡,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時空之鏡上,出現了一幅又一幅畫麵。

淩晨的醫院,急診的病人痛不欲生的捂著自己的腹部,被抬進醫院。

他在病床上痛得死去活來,額頭不斷冒著冷汗,彷彿下一秒就會與世長辭。

看相貌,最多也就是二十幾歲出頭。

年輕的孩子一個人在外打拚,哪怕進了急診,親人也隻是事後才知道,甚至壓根不會知道。

咬咬牙,就過了,不能讓父母擔心啊……

又不是什麼大病,會好的不是嘛?

我已經長大了,父母老了,我應該多抗一些事情。

畫麵一轉,青年的病被治好,走到了繳費處。

“一共兩千五。”

“哦……”

啊?

青年眼眸子瞬間瞪大,如同晴天霹靂般微微怔住。

想著自己手機裡隻有五千,這個月連交下個季度的房租都還不夠,他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好尷尬啊,我是不是要社死了?

“小夥子,你交不交啊,我的親人還在等著交完費動手術,不交的話可以先讓讓嗎?”

青年身後,一箇中年紅著眼眶,手都在顫抖著,十分著急。

“好的!”

青年立即點頭,對著繳費處的人說道:“不好意思,我手機自動關機了……”

隨後,他轉過身,讓下一個繳費的人接了上去。

中年男人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樣,對著繳費處的人說道:“我繳費,麻煩你一點,謝謝!”

拿到繳費回執後,中年男人迅速奔跑著衝上了二樓。

顧不得站電梯,顧不得所謂的形象,就那樣含著眼淚奔跑。

青年呆呆望著這一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如同機器人般走到一旁,看著繳費處正在排著的長隊。

或男、或女、或為人父、或為人母、或為人子女,一個接一個,恨不得能立馬把錢交上。

“老闆,我現在正在醫院陪我的老婆看病,麻煩再給我寬限半天好不好?”

“老闆……”

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手機裡傳出“嘟嘟嘟”的掛斷聲。

紅著臉、歎著氣,低著頭,不知道該如何辦。

時空之鏡的範圍不斷擴大,漸漸的把江逸和帝辛,以及那些士兵都給包裹了住,也讓現代的觀眾們如同身臨其境!

呈現出了全景視角……

“爸爸,您放心,隻管在醫院裡好好治病就行了,錢的事情我已經解決了!”

一箇中年女人嘴唇猛顫著,在快崩不住要哭出來的時候,立即把電話掛斷,捂著臉失聲痛哭!

“老婆,我已經排到第三位了,你讓醫生準備一下趕緊給我們孩子做手術,我錢交完馬上衝上去!”

“老同學,請問下你能不能借我點錢,我實在冇辦法了,我爸爸他……”

“嘟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