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叔,我爸他生了重病要馬上動手術,您那方不方便週轉些錢借我,我未來一年的工資全都交給您……”

“嘟嘟嘟!”

“三叔?!”

同樣是二十多歲出頭,剛畢業不久的青年,一邊排著隊,一邊打著各種籌款電話。

江逸和所有觀眾們都清楚看到,青年每確定找到一個通訊錄裡的名字,都會忍不住猶豫上幾秒才撥出,生怕麻煩了他們。

他的手顫抖著,聲音顫抖著,姿態隔著電話都微微屈膝,不敢直起腰,生怕再借不到錢。

“姑姑,那個我爸之前借你的錢,你能先還點過來嗎,他現在躺在病床上,急需要做手術。”

“可以是吧?!”

“哎,好!好!”

“謝謝姑姑!”

青年趕忙掛斷,等待著轉賬。

看到姑姑的轉賬資訊,他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激動的點了進去。

然而……

“對方向你轉賬----500!”

青年當場就愣了住,恨不得把手機往地上砸碎!

據他所知,爸爸這些年陸續借給姑姑的錢不少於五萬!

姑姑孩子生病的時候,都是爸爸幫不識字的她打點這打點那的,結果到了爸爸自己急的時候,就還個五百?

很快,姑姑一連串的語音發了過來。

“小樂啊,姑姑這些年過得也緊巴,你也是知道的,我要是有錢肯定冇二話,你爸缺多少我就補多少!”

“我們都是一家人,錢那都不是事情!”

“能幫忙姑姑肯定會幫的,可是姑姑實在是冇有辦法啊。”

“你想想姑姑哪怕還有一點錢,又怎麼會向你爸爸借呢,畢竟人情好借不好還你說是吧?”

“要不,姑姑再幫你從其他地方想想辦法,去幫你找人藉藉?”

“但是不保證能不能借到,最多也就一兩千哎……”

青年聽著這些讓人崩潰的語音,真想爆粗口把這個吸血的人狠狠罵一頓!

需要用自己爸的時候低聲下氣,需要讓你救急的時候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可是,他又能怎麼辦呢?

青年聽著周圍源源不斷的電話聲,又看了看自己的通訊錄和餘額。

迫於無奈,他和先前那個青年一樣,也退出了長隊。

看著這一幕的觀眾們紛紛在直播間裡問道:

“這是真人真事嘛,江神給個渠道,我們可以去捐款!”

“冇錯,彆的平台我不信,但要是江神的平台,那我絕無二話!”

“多的給不了,一包煙錢還是有的!”

“我是學生,但我也可以捐個冰淇淋的錢,不多,但要是一萬個學生捐,那也是好幾萬了!”

“唉,江神現在看不到啊,等節目結束後,我們去論壇艾特江神?”

觀眾們下定決心,打算請求江逸打造這樣一個渠道!

一些心急的人已經去到了江逸的賬號下打起了字。

畫麵之中!

最開始那個青年在醫院,見到了麵具之下最真實的人情冷暖,也看到了世人皆苦的畫麵。

在厄運中能夠拯救自己和至親的,隻有自己。

他看了看自己的餘額,不再猶豫!

他想要一個健康的身體,他發誓,這次交完費之後,一定要好好吃飯,好好睡覺,絕不讓病魔有機可趁!

畫麵一轉。

出現了青年交完費,拿到了藥,走出醫院的場景。

偌大的醫院,白色的背景,四通八達的門,有人出,有人進。

有人痛苦,有人慶幸。

青年握緊拳頭,第一次覺得身體健康是那麼的美好!

拚命賺錢有什麼用,身體垮了就什麼也冇了!

出來的很多人,都和他有著同樣的想法。

可是,他的心很快,又轉變了。

我一定要有錢!

我一定要成為這個社會的有錢人,不再因為錢而煩惱!

我要拚命的賺錢,因為隻有錢,才能讓我和家人不再低頭!

才能讓我們看得起病!

青年目色堅定無比,本想掃輛單車,但發現醫院附近不存在這玩意,甚至連公交站都還挺遠。

即便如此,他也冇有打車,而是跑到了公交站。

今晚,得繼續加班!

得不顧一切出人頭地!

有錢能使黑白無常放長假!

青年坐上公交。

伴隨著公交行駛向前,城市裡的車水馬龍不斷湧現,時空之鏡上的畫麵緩緩消失。

帝辛和觀眾們都聽到了他的心聲。

帝辛不解道:“這個後生為何會有如此轉變?”

“他上一會還覺得身體最重要,要保重身體,下一會為何又開始拚命了?”

江逸歎道:“因為隻有在醫院,隻有當殘忍的病魔來襲時,人們纔會格外明白,在身體麵前,錢不值一提。

可當走出醫院之後,他們又會不得不恢覆成之前的模樣。

因為更加明白,冇錢,就會有各種各樣的壓力和無奈。

他們會比其他人都清楚,誰都會有生病的一天!

家人、子女……

總不能他們生病或有突髮狀況的時候,自己兜裡連碎銀幾兩都冇有吧?”

帝辛歎氣道:“後生如此,未免太苦。”

“可是孤為何冇有看到中醫呢?”

帝辛問道:“中醫之學,可以讓人延年益壽,強身健體,若是後生察覺身體有異樣,便可以用中醫調養。”

“它雖然無法治癒一切疾病,卻可以讓疾病被摁死於繈褓。”

“後生,難道不明白這些嗎?”

帝辛的腦海裡,滿是後世各大階段的人們受苦的情形。

“後生明白,可大多數人的生活節奏都太快了,根本停不下來。”

江逸回道:“工作完了或精疲力儘,或腦力消耗過多,入不敷出,卻又冇有心力去持之以恒的調理,久而久之,也便出現了病根。”

“這是很不好的狀況!”

帝辛正色道:“後生,你得告訴他們,消耗的同時,務必要注意滋補!”

“老祖宗創造中醫,就是為了他們可以少用藥,多調身的!”

“此醫術,乃是如伊尹這樣的華夏醫者,辛苦留給後世的寶藏啊。”

“晚輩謹記,一定會將這些傳達於後世。”

江逸鄭重回道。

這一刻,他清楚的體會到,原來真正心疼我們的,從來不是天地,也不是廟裡拜的那些東西。

而是,華夏人的祖宗!

他們留下來了太多太多的寶藏,足可以讓我們防患於未然,讓我們的文明和種族傳承千年而不朽,福澤萬世而不衰。

“麵對青年那樣的狀況,後生現在是如何解的?”

帝辛皺眉道。

江逸以兩字回道:“抱團!”

“哦?”眾人詫異。

江逸十分堅定且霸氣的回道:

“既然現實無奈,眾生皆苦,那就眾生抱團!”

“團結一致不僅僅可以用在對外之時,也可以對著人世間那萬惡的苦難!”

“當越來越多的華夏兒女意識到這點時,世間的苦難就會不堪一擊!”

“你快具體給孤說說!”

帝辛焦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