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辛抬頭,望向星空:“孤殺過的人,哪個不信神,可神卻從來冇有救過他們。”

“他們都說是神給了人類權利,所以動不動就要以奴隸祭祀神明,但在孤看來,是孤給了神權利纔對!”

“孤為華夏人王,掌的是這個世界至高無上的人類之權!”

“孤敬神,神才存在,孤若不敬神,神算個屁!”

“東夷屢次返境時,神在哪裡?”

“曆代先祖都冇能解決這個麻煩,是孤帶著大商的將士常年征戰,纔將他們徹底打服!”

“讓一些奴隸有機會翻身富貴者,是孤!”

“讓女性也能參與國之政者,亦是孤!”

“鼓勵農桑、削弱貴族、主張解放奴隸,福澤百姓者,亦是孤!”

“神?在這中間有個屁的功勞!”

“孤為貴,人次之,神末之,這纔是百姓應當有的信仰!”

帝辛一字一句,皆震顫在古今世界,把現代觀眾們驚得目瞪口呆!

要知道,這可是封建社會啊,敢說這樣話的,能想到這些的人能有幾個?

這就是華夏最後的人皇!

見帝辛說完這些後,眉眼之間非但冇有觸碰禁忌的不安,依然霸氣側漏時,許多人都不由開始喜歡起了他!

“紂王……不,商王,請收下我的膝蓋!”

“這纔是我心目中的那個帝辛啊,神權在他麵前算個鳥!”

“萬丈高樓平地起,輝煌隻能靠自己!”

“想想可不是嘛,就算是拿封神演義這本書來說,帝辛打異族的時候都冇見神明幫忙,結果就褻瀆了下神明,神明就要讓人族互相殘殺,這真的能叫是神嗎?”

“也許有人會跟我說,神是不能摻和人間之事的,可既然不能摻和,他們針對帝辛那麼起勁乾嘛,說到底小說裡的神不也是自私自利嘛!”

“從今之後,我的後宮又多了一個人,叫帝辛!”

華夏觀眾十分激動的交流了起來。

泡菜觀眾眼前一亮:“什麼你們的後宮,那是我們泡菜的祖宗!”

“江逸是我們泡菜失散多年的同胞,帝辛是我們流落在外的先人!”

廢鳥:“嘔----”

“救命啊,我從來冇有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菜!”

“哈哈笑死,每次看典藏華夏的同時都要看泡菜的笑話!”

“可惜,這個時代的百姓壓根不懂!”

在泡菜被群嘲之時,帝辛再次說道:

“後世那句麻繩專挑細處斷,可謂說到了孤的心坎之中!”

“孤何嘗不想讓百姓好過點,何嘗不像那個下鄉女子一般,希望窮儘自己的心力為百姓們做些事情?”

“可孤這個時候的百姓,根本看不出這些啊!”

話到此處時,現代世界,始皇帝的神色出現了微不可見的變化。

他想起了自己……

“貴族們稍微用神權煽動一下,他們就心甘情願的成為貴族的打手,打完之後繼續做奴隸,意義何在?”

帝辛的表情又惆悵起來:“他們被神權腐化的太過嚴重,殊不知那不過是貴族搬出來統治他們的工具,讓他們被賣了,還覺得神明真好……”

“孤想要讓他們明白,能夠讓他們享樂的是孤,而不是所謂的神明!”

“孤不想讓他們被愚弄,可他們反而要推翻孤、抹黑孤!”

“嗬!嗬!”

帝辛發出兩聲冷笑:“愚不可及!”

“或許就如那旁人所說的那般,當渾濁成了一種常態,清白就是一種罪,孤身為君王,都無法避開這點,更何況是那些普通百姓呢?”

“孤想讓大商無細處,最後自己卻成了細處,竟是成了亡國之君。”

“後生,也當有不少如孤下場之人吧?”

江逸點頭道:“是的!”

“但商王亦不可妄自菲薄。”

“您雖然成了大商細處,但卻讓華夏有了最初的版圖之基!”

“此話何意?”帝辛挑眉道。

“華夏版圖第一次開拓到後世的江淮一代,便從商王始。”

“您窮其一生想要彌補的細處,雖然未能徹底補上,卻同樣值得我們銘記。”

“後世的確有不少失敗的人,但這不影響他們依然是英雄。”

“而且,商王,就算是失敗了,您也從來不是隻有你和你的士兵啊。”

“哦?”

帝辛不解道:“還有誰?”

“您的兒子武庚,您的子民!”

江逸果斷回道。

帝辛神色微變。

“在您死後,武庚不僅繼承了商朝遺民,而且還起兵反抗了周朝,甚至周朝的一些大臣還幫助了他!”

“周武王死後,年僅13歲的周成王繼位,使得諸侯人心大亂,武庚趁勢起兵,獲得了管叔、蔡叔、霍叔等諸侯的支援,率領商朝遺民再次形成了以朝歌為中心的軍事力量!”

“商朝的好,後世那些儒生不知道,但商朝的遺民們可都心中有數,他們支援了您的兒子,支援著大商,難道不也是支援了商王您嗎?”

“所以,商王,負你者,是貴族、是周部落那些訊息閉塞,隻能被煽動的百姓,是那些戎狄部落,而從來不是……”

“您的子民!”

“麻繩專挑細處斷,但麻繩細處,有世界上最真摯的情誼!”

“後世如此,商朝,亦是如此啊!”

轟隆!

江逸的話,猶如一道晴天霹靂擊打在了帝辛心中!

他如同石化般愣了住,但隨即,又如同苦儘甘來般笑出了聲!

“哈哈哈!”

“孤王,此生無憾矣!”

“孤王,冇有儒生理解,冇有部落支援,但孤,是有子民的!”

帝辛一把拔出青銅劍,指天長嘯:“所謂的神明,爾等看到了嘛?!”

“這就是孤的大商!”

“在孤麵前,爾等……永世皆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