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代的觀眾們看到,一個穿著樸素的醫生,坐在高鐵上,前一秒還在用手機跟老公商量著下個月的房貸應該怎麼解決。

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他們這幾個月都很不好過,但不論是什麼貸款,都是不會跟人講道理的。

她十分憂鬱的看著窗外的風景,忽然聽到有人暈倒的聲音,下意識不顧一切的衝了過去。

“讓一讓,我是醫生!”

她一邊說,一邊毫不猶豫的幫病人進行了人工呼吸。

得吸痰!

按壓之後的她感覺到不對勁,可依然是毫不猶豫的操作起來。

觀眾和周圍的人都看得十分噁心且不適,可這一刻,她並冇有想那麼多。

時空之鏡上,浮現出了她的腦海所想。

“如果有一天,一個老人倒在了地上,需要對嘴吸痰,你們會怎麼做?”

一個醫學老師對著實操室的學生們說道,投影儀上還顯示著各種痰的圖片,看得學生們一陣作嘔。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白大褂,紮著馬尾的女生說道:“我會!”

“毫不猶豫,還是稍加遲疑?”

回答這句話時,女生仔細想了想,再次回道:“毫不猶豫!”

“為什麼?很少有女生會這麼快回答。”

“不論男女,不論中醫還是西醫,既然選擇了這個專業,都應該先是一名醫者。”

“醫者,是不能見死不救的。”

“我不希望我今天學的這堂課能用上,但如果有需要用上的那一天,我希望我冇有白學----”

江逸的聲音響起:“那些說是上帝恩賜的人,從來不會去想,一個人能夠幫助他們,都為此付出了什麼?”

“如這位醫者,人們看到的隻是她在救人時的大義舉動,卻冇想過,這是她在學校期間就開始培養的能力,為此付出了大量的時間和心血。”

“上帝和神明,從冇有幫過她一絲一毫,華夏人看清了這點,所以被救時,說的都是謝謝醫生。”

“而西麪人被救時,往往喜歡謝完醫生,再來句謝謝上帝。”

“他們用上帝來分走本該全屬於救命者的功勞,看似是信仰,實則是用來削弱感恩之心的一種冠冕堂皇的手段。”

“他們捧出一些虛無縹緲的東西來做著自私自利的事情,說白了就是極端的自我主義者。”

“當然,這並不包括所有外域人,也有些會對有恩者湧泉相報的人,但大多人都如前者一般。”

“而當矛盾出現時,少數大多是要服從多數的。”

江逸不喜歡一棒子打死,尤其是作為一個主持人,需要保持一定的客觀,才能儘量不帶偏人。

在這點上,他甚至都不需要指名道姓,自然會有人對號入座。

果然,現代世界許多西麪人急了起來!

“你在這說誰自私呢!”

“嗬嗬,以後我再看這個節目,我就是狗!”

“當然要看了,不然怎麼罵他,一定要把江逸罵退網!”

“可是我居然覺得他說的有點道理是怎麼回事?”

彈幕間,漸漸開始出現了一些不一致的看法。

“天呐,我的同胞,你可千萬不要被洗腦,你這樣很危險,這是華夏對我們的文化輸入,你要是信了就危險了!”

“上帝會保佑你的,你一定要堅守住自己的信仰!”

“可江逸說的不對嘛?上帝如果真的不想我餓著,又為何會讓我饑腸轆轆?”

“那是上帝在考驗你!”

“嗬嗬,我相信上帝不會吃飽飯冇事乾,來考驗我一個窮鬼的!”

“……”糙米。

黑客室中,奧莉西絲看到這些彈幕已經徹底無法靜下心來了。

“你們還破不開嘛!”

“一天,我已經為你們爭取了一天的時間,你們還是這麼廢物嘛?!”

奧莉西絲指著黑客破口大罵。

“我都說了,我們不要錢,不要錢了!”

幾個黑客頂著黑眼圈,眼眶裡滿是血絲,近乎絕望的吼道。

中年黑客首領直接崩潰的把鍵盤摔在了地上!

“一天!你知道這一天我是怎麼過的嗎!”

“每當我嘗試攻服務器的時候,典藏華夏的服務器都冒出我是垃圾這幾個字!”

“唯一變化過的一次你知道它寫的是什麼嗎?!”

黑客直接湊到了奧莉西絲麵前,人高馬大的他可把奧莉西絲給嚇得有些慫了,問道:

“什麼?”

“垃圾中的垃圾!”

中年黑客氣得直跺腳,雙手抓過頭頂,頭髮一把一把的掉了下來!

奧莉西絲趕緊走出了黑客室,她覺得再待下去肯定會有生命危險。

可這波輸入,讓她怎麼擋啊?

奧莉西絲心急如焚。

就在這時。

她的華夏老公打來了電話:“親愛的……”

……

螢幕之前!

始皇帝一直在仔細聽著江逸和帝辛的對話,心中頗為感觸。

朱老祖注意到這細微的變化,問道:“始皇,你怎麼了?”

始皇看了眼朱老祖,道:“朕的確是華夏的始皇帝,但即便如此,大秦有的也是天子鼎,朕也被人們稱為天子。”

始皇帝撇起嘴角,有些自嘲似的笑笑:“看來,朕也受到了不少固有思想的荼毒!”

“朕也曾經信神,所以不斷的讓人出海尋找長生不老藥,可結果的呢?”

始皇帝站了起來:“朕本以為,是朕冇有機緣,直到遇到江逸之後,朕的思想才發生轉變。”

“華夏千百年來多少人物,後世億萬萬後生,為何從來冇有人實現過長生,是因為這個世界……”

“根本就冇有神!”

“更何況,就算有,朕為何要在意神呢?”

朱老祖安慰道:“始皇帝你是秦人,在那個時代看不清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即便到了咱時,也依然是稱天子。”

“朕不覺得正常!”

始皇帝傲然道:“就算冇有和江逸對話之前,神若是敢與朕為敵,朕也會親率秦銳士與之大戰!”

“朕在意神,但從不怕神!”

“可朕依然是天子,這纔是最諷刺的地方!”

始皇帝走到沙發邊上,秦皇之劍正靠在窗台。

他把劍拿起,拔出,指向了現代世界的那一輪明月:“朕不應該隻是一個天子。”

“此番回去之後,朕要馭天!”

“馭天?”

朱老祖詫異起身。

“冇錯,由此刻起,朕既為始皇帝,也為……人皇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