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始皇的意思是?”

朱老祖心底忽然冒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

他大概聽出了始皇帝的言外之意,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有些不敢確定。

如果,始皇帝和他所想的一致,那麼這位始皇帝所處時代的大秦,將是怎樣一番景象?

朱元璋目色露出憧憬,本以為已經老去的血液忽然像是回到了年輕時,不由握緊拳頭。

“朕曾經在登基大典上首創皇帝之稱,如今壽命既已延長,又為何做不得這人皇帝?!”

始皇帝執劍傲立,浩立於彆墅天台之上,肅然道:

“不僅僅是年輕的時的朕要如此做,如今的朕,也當如此!”

果然!

始皇帝的雄心又沸騰了!

朱元璋心知這是一位何等偉大的皇帝,哪怕隻是多活片刻,他的雄心都不會被泯滅!

“始皇,可你和帝辛不同。”

朱元璋提醒道:“雖說君權神授最早可以追溯到夏朝,帝辛試圖改變這樣的局麵同樣麵對了巨大的阻力。”

“但你所在的,是曆經了周朝之後的大秦!”

“在周朝時,君權神授,君為天子的思想可謂達到了第一個鼎盛時期,大秦的時間離他們太近了,想要改變這種觀念更是難上加難。”

即便受到了一些現代文化的衝擊,以及江逸和帝辛帶來的震撼,但朱老祖依然覺得要在秦朝就改變這些思想不太可能。

而且他也是比較信這些的人,暫且不從彆處說,光就從他後代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來了。

如明朝十六帝,除去朱元璋,就是朱允炆、朱棣、朱高熾、朱瞻基、朱祁鎮、朱祁鈺、朱見深、朱佑樘、朱厚照、朱厚熜等。

細細看去,是不是從朱元璋開始,朱家後人的名字都與五行有關?

而且每一代按都是按照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的規矩來的,隻是明朝皇帝有時是孫子即位,有時又是兄弟即位,所以十六帝的偏旁順利並不符合五行規律。

值得一提的是朱高煦名字中帶的是火,三點為水,四點為火,所以照是火(灬)部。

除去冇當皇帝的,朱元璋兒子們的名字也都帶有五行,如朱標、朱樉、朱楨等等。

除去朱元璋的長孫朱雄英出生太早,當時他還冇有想出這項規則之外,其餘可謂都遵循了這點。

這在當時還算好的,隻是老祖也冇有想到,他的子孫後代多的嚇人。

據人口史專家推算,到明朝末年,他的子孫已經繁衍到近100萬人之多!

按照這個起名的規則,就註定會有很多生僻字出現,實在冇字了皇室還得創字,這也成了化學週期表上漢字的由來。

化學週期表17世紀初引入華夏,那時候我們完全找不到能與之相對應的漢字。為了能將這些元素拿漢字翻譯出來,徐壽翻閱了華夏各種史書典籍,想要由此來找到靈感。

結果翻了許久都冇找到合適的,直到他看見朱家族譜的時候,眼睛頓時蹭亮,便成了元素表上生僻漢字的由來……

見始皇帝想要在秦時推翻神權,朱元璋既感到刺激,又覺得阻力很大。

始皇帝抬頭望天,雙眸如同黑龍的瞳孔般微眯,藐視著天上的一切:

“朕何曾怕過阻力?”

“這天壓在皇帝的頭上太久了,朕越看越不痛快。”

“不痛快的東西,隻配匍匐在朕的腳下。”

一陣狂風襲來,拂起始皇帝的龍袍,像是要將他的身形吹後數步。

然而,始皇帝目色依然冷冽如刀鋒,隻把手搭在劍上,不為所動。

“朕在還相信世界有神的時候,求的也隻是長生不老,而非其他能力!”

“在朕看來,除了長生不老之外,神冇有任何值得讓朕側目的東西!”

“然自今日起,朕不再信神!”

“天若有神,那便滅神!”

“天若無神,就更該從大秦子民的心中消失!”

“天地人之間的主宰隻能有一人,那便是華夏的人皇帝!”

始皇帝頂風而立,眉宇間顯露出來的殺氣直逼周圍的一切!

一些正在暗處拿著望遠鏡觀察的殺手心都快要碎裂!

遠處,一個刀疤男望遠鏡“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趕忙轉移視線,摸著自己的胸口,平複著自己不斷加速的心跳!

“這一百五十億果真不好拿……”

“我甚至懷疑我打不過一個老頭。”

男人長舒了一口氣。

忽然之間,他聽到了頂層的樓道傳來了吹嗩呐的聲音!

什麼鬼?

大晚上的還有人在這裡辦喪事?

上帝,我不會見鬼了吧!

男人拔出了匕首,雖說冇有夜蝠那樣的能力,但在這毫無退路的條件下,就算是鬼也要跟打它打一架。

他看到,一群穿白大褂的人走了上來,領頭的兩人正在吹著嗩呐。

男人迅速把匕首收起,心想可能是這裡死過人,所以這群殯儀館的人來超度他們了,冇必要在外人麵前暴露。

吹嗩呐的高個子從他的身旁路過,男人甚至還給他們挪了個位置出來。

忽然,他感覺到了一絲殺氣,身形一側迅速躲過了另一人的電棍。

“你們到底是誰……”

男人還冇來得及多說,忽然看到一張網飛了出來,將他像捕魚樣的網了住。

隨後,幾根電棍從這些人手中出現,迅速放在了網上。

“滋滋滋……”

“滋滋滋……”

男人倒在地上,不斷的抽搐起來。

吹嗩呐的人來到了他邊上,對著他的耳邊吹了起來。

陳送仁走了上來,看著他一臉嫌棄:“就一個?”

男人口吐白沫,伸出了一隻手,斷斷續續道:“救……救救我,我還有救。”

陳送仁走到他邊上,搖了搖頭:

“不,你冇救了!”

“滋滋滋……”

“滋滋滋……”

“繼續下一批。”

陳送仁站在天台上,打開了一張親自觀察得出的地圖。

“這個位置,很適合觀察江逸的彆墅,而且交通很不錯,不管給誰辦活人套餐都很方便……”

“這是燕城最好的彆墅區之一,江逸未來搬家的可能性也不大,在這裡投資絕不會虧。”

陳送仁在地圖上的這個位置畫了一個圈,隨後把圖交給了自己秘書:“把分部建在這。”

“不……從今以後,這纔是總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