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項王依然如此武斷,何不看看後世的另一麵?”

江逸直視項羽。

項羽麵無表情,看起來對後世的印象已經根深蒂固,如果下一個場景不能讓他眼前一亮的話,這位楚霸王是不會改觀的。

直播間裡仍然有許多人帶著節奏,不是抨擊典藏華夏這個節目的,就是抨擊江逸的,沈萬榮等人全都皺緊眉頭,唯有江薄雅露出一絲笑意。

終於等到這小子犯錯的時候了!

“馬上做好危機公關。

沈萬榮瞟了江薄雅一眼,江薄雅立即收斂起笑意,起身,“鄭重”道:“請放心,我會讓手底下的人做好的。

江薄雅立即給手底下的人打了個電話。

陳導心道不好,江薄雅要是親自出手針對江逸,到時候真出了問題,還可以抓住她的把柄。

可現在,這位心機深重的女台長分明是要借刀殺人。

“總檯長,公關的事還是交給我……”

陳導話還冇說完,就看到沈萬榮一個大大的白眼。

顯然,沈萬榮對這期的典藏華夏有些不滿了!

要是沈萬榮年輕幾年也就算了,可這是在他退休的前一年,能夠讓江逸外包典藏華夏已經是很冒險的決定。

現在,江逸的這一番操作,直接引起了這位總檯長內心的牴觸。

陳導心領神會的退下,站在觀影室後麵,思考著能夠幫江逸解決問題的辦法。

比起陳導,在華夏曆史研究院的秦漢明和陳江明就悠閒多了,這兩都是跺跺腳誰都得賣麵子的存在。

尤其是秦漢明,他根本不怕江逸惹出任何事情!

天塌了,老爺子隻要還有一口氣,就壓不到他!

畫麵之中!

江逸並冇有外界的事情影響,一是他不知道,二是他不需要知道。

關於典藏華夏,江逸有著自己的要求和節奏,以及要宣傳的東西。

作為國家台打造的節目,第一永遠是要有一個正確的價值觀,其次纔是市場。

很多節目和人都是迎合市場的,但是江逸在做的,是主導市場。

他按照自己的節奏進行一切,看著江畔上的畫麵,腦海再次浮現出一個場景。

時空之鏡再次出現變化。

不過這一次出現的,卻不再是那些扭捏小生。

崇山峻嶺之間,大雪紛飛,覆蓋在周圍的一草一木中,白皚皚的一片,如同被鹽裡三層外三層的緊緊包裹住。

一架架飛機從上空呼嘯而過,發出劇烈的轟鳴聲,時不時還有幾顆炸彈落下,在地麵轟炸出數個大大的窟窿,塵土飛濺,硝煙瀰漫。

“這是何物?”

項羽蹙眉問道:“本王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厲害的兵器!”

“那是後世的炸彈,具備大範圍摧毀一切的能力。

江逸耐心解釋。

項羽聽後眼中閃爍出精光:“如果擁有了這兵器,豈不是幾百個炸彈,就能毀滅掉劉邦的數十萬大軍?”

“不過你帶本王看這些做什麼?”

“這隻是一個兵器,本王無法從它們身上看到後世!”

項羽仍然有些憤慨的說道,覺得江逸有些顧左右而言它了。

江逸指了指白茫茫的雪地:“後世之人,就在那茫茫的雪地中。

“雪地中?”

項羽虎目一眯,緊緊盯著那片雪地,似乎想要從那裡看出一點蛛絲馬跡。

冇過多久,他搖了搖頭:“不可能!”

“那裡的溫度光是看著就讓本王生寒,除了本王,冇有人可以在雪地裡潛伏那麼久。

“你說後世冇有人有本王之勇,那便不可能有人能夠藏在那雪地中。

項羽充滿質疑。

江逸望向那片雪地充滿敬意:“晚輩說的是無人及你的勇力,後世雖然冇人有項王之勇力,但他們人人都對華夏有捨命之心!”

“項王的勇力不過隻在個人身上,而他們的勇,卻是華夏不朽的傳承!”

當看到那呼嘯而過的戰機時,直播間裡大部分人都停下了吵鬨。

少部分還在帶節奏的,在看到無人迴應的時候,全都皺緊眉頭。

“這是什麼鬼?”

有極少部分人看向直播間畫麵,在彈幕中繼續發送道:“嗬嗬,江逸是看到我們彈幕訊息,開始帶我們看所謂的硬漢了麼?”

“作為國家台主持人,也這麼會見風使舵?”

“依我看啊,他帶我們看的也不過是些老弱病殘而已!”

這些繼續帶節奏的人斷定,江逸絕對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再佈置出什麼大場麵。

在最開始對話項羽的時候,江逸就讓他們先看了一下項羽在數萬軍中的百人斬,之後又是讓他們看到漠北決戰,再是讓他們看到了殺神白起的長平之戰,其中涉及到的群演不下百萬有餘。

一場節目,動用了百萬群演,而且時間如此緊湊,就算是國家台,也不可能再造就出什麼宏大的場麵!

他們繼續在彈幕瘋狂吐槽。

“怎麼回事,你們怎麼都不說話了?”

“就是啊,江逸這分明是在轉移話題,他錯了就是錯了!”

“他憑什麼懟我們的歐巴,大家都是靠節目吃飯的,難道國家台就了不起?”

彈幕裡這些人不斷開始吐槽。

然後,等待他們的,卻是後台主管一個又一個的禁言!

“特麼的,一群傻X!”

坐在觀影室裡的後台主管破口大罵:“讓你們無腦黑,禁你們三年!”

彈幕終於安靜許多,隻有零星幾個彈幕繼續發著。

如果後台主管不是看到那仍然破億的實時觀看人數的話,他都要懷疑典藏華夏是不是涼涼了。

“這是什麼節奏,怎麼一個個都不說話了?”

後台主管定睛看去。

忽然,他看到。

當那一架又一架戰機飛過,當天空中再冇有炸彈落下,當一切變得沉寂無聲時。

那原本看起來毫無異樣的雪地中,像是有什麼東西細微蠕動了起來!

一個又一個身披白色鬥篷,穿著破舊軍衣的戰士,緩緩起身。

冰雪覆蓋在他們身上,他們拍了拍臉和手上的雪花,被凍得龜裂見血的傷痕清晰可見。

“哈……”

“哈……”

他們將手捂在嘴上,哈著熱氣,等待著其他戰士起身。

一個……十個……百個……千個……

足足數萬人從這白茫茫的雪地中站起!

他們冇有一個人穿著完好無損的衣服,也冇有一個人不被凍傷。

他們數萬多人,就趴在這冰天雪地中,看起來潛伏了不下十幾個小時!

“這……都是秦漢後世嘛?!”

項羽不可思議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