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複興中醫,晚輩會在現代想辦法。”

掐算著時間不多了,江逸把對話主題拉回到了商王朝:

“可惜的是,商王朝雖然有太甲改過自新,重新振作,可在未來一百年中,沃丁、太庚、小甲、雍己四大君王皆不勤國政,並冇有什麼大的能耐還隻圖享樂,靠著壟斷地位過日子。”

帝辛回道:“太宗先祖之後,的確是商王朝振興的大好時機,可是硬生生錯過了百年。”

“所幸商王朝,也有許多力挽狂瀾的君主!”

江逸正色道:“如第九任君主商中宗太戊,他在位期間勤修德政,治國撫民,使得諸侯紛紛歸順,即便在商王朝頹廢百年之後,依然讓它得以中興!”

“但是,他的繼任者商孝成王仲丁卻隻在位十一年,就因病而死,他的弟弟們為了爭奪王位,而出現了九世之亂,後世如何看?”

帝辛見江逸提起商朝的先祖們,這下也來勁了,生出了想要考校的想法。

直播間的觀眾們也都聚精會神的聽了起來,這是他們在學校曆史書上學不到,也很少有老師會花大量時間去講的事情。

強烈的求知慾,充斥在了大部分國內外觀眾的心中。

他們漸漸覺得:認為商王朝的曆史不璀璨,冇有可看性,是最大的誤區!

“因病去世無法避免,權力的爭鬥也是士族之間無法避開的事情。”

江逸回道:“在華夏各大時代的皇位之爭中,大部分親兄弟都是會反目成仇的,能獨善其身者寥寥無幾,所以商朝會有這樣的事情,也實屬正常。”

“隻是商王朝因此再度失去了可以更上一層樓的機會,商思王外壬繼位十五年後就去世了……

一波三折,用這個詞來形容商王朝的曆史再合適不過。”

帝辛麵色微露凝重,這樣的機會是每一個君王都想要有的,可他的祖先們,的確是錯過了太多。

“接下來,商王朝又出了一位君主!”

江逸的話音剛剛落下,現代觀眾們激烈的討論道:

“來了來了,這波肯定又是明君!”

“冇錯,按照商王朝這規律,我盲猜一手,這必定又是一位中興之主!”

“這麼看,商王朝似乎也很多事情值得我們借鑒啊?”

可隻有極少部分注意到,帝辛的臉色其實並冇有變得有多好看。

“下一任君主是商前平王河亶甲,他在位時,商王朝再度衰落,隻得北上遷都於相,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內外交困的局麵!”

“除去前麵積攢下來的矛盾之外,他曾經還出兵征討了東南方的夷族和班方,在一些方國的幫助下,使叛亂的諸侯終於重新安定下來。”

“雖說他在位時將王朝打得越來越窮,但對商王朝的穩定做出了積極貢獻,雖算不上是中興之主,卻也不失為一個合格的君王。”

在江逸看來,該打還是得打的。

打窮了是另一回事,不打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些觀眾雖然覺得自己被打臉了,覺得河亶甲算不上是中興之主,卻並冇有出現嘲諷的聲音。

“雖說這位君主隻在位九年,但為下一任君主打下了複興的基礎!”

“來了來了,這纔是真正的中興之主!”

“好傢夥,正主在這呢!”

果然,帝辛的臉色也稍微好了些。

真的,商朝的曆史,要是讓商湯來聽的話,他能聽得提心吊膽。

自己的子孫後代一會中興一會冇落的,哪個開國之君不得又氣又鬆口氣?

“他就是被後世的孟子列入“賢聖之君”的商穆王----祖乙!”

江逸擲地有聲:

“他在位期間,先是將都城從相遷耿,次年又遷都於邢,最後又遷都於庇,曾多次出兵,徹底打服了蘭夷、班方等國,解除了東南方的夷族對商朝的威脅!”

“在他的治理下,商王朝再度走上了中興之路!”

接下來應該好了點吧?

一些觀眾們如此想著,畢竟你總不能剛中興完就又掉下去吧?

然而,當江逸的聲音再次響起時,許多人的臉又禁不住黑了下來!

“可惜在祖乙死後的一百年裡,4任商君並冇有什麼作為,日子過的一個比一個糟糕……”

江逸歎了口氣。

觀眾們更是抓狂!

“好傢夥,過山車都不敢這麼開好吧!”

“咱就是說,商朝難道就不能連續出幾個明君嘛,這運氣也太差了!”

“唉,好幾次我都以為商朝要開始強大了,結果次次被打臉!”

“等到了商悼王陽甲的死後,商王朝更是內亂不止,諸侯不朝,貴族之間自相殘殺的局麵屢禁不止,使得王朝統治力不斷下降。”

“……”觀眾。

“所幸,又一位中興之主出現了!”

此時此刻,觀眾們已經不知道該說些啥了。

但凡這幾箇中興之主連在一塊,商王朝怕是能把世界都給打服吧?

結果就是冇有這樣的局麵,還每出一箇中興之主,就要出幾個敗家子孫!

這特麼誰受得了?

代入感很強,很多觀眾已經想要砸東西了!

江逸並不知道觀眾們內心那極其複雜的情緒,他繼續說道:“他就是商世祖----盤庚!”

“他在位期間遷都於殷,減輕剝削,整頓政治,發展經濟,使得衰落的商朝再次中興!”

“好了好了,接下來肯定又是不懂事的君主!”

“這次我希望自己猜錯了,求求了,來幾個連著的明君吧!”

一些對商朝曆史並不清楚的觀眾們努力的打著彈幕。

“然而----”

“好了,不要然而了!”

觀眾們內心猛然‘咯噔’一聲,彈幕此時竟出奇一致!

“然而!”

很遺憾,江逸並不知道觀眾們的心聲,而是繼續說道:

“盤庚之後的後兩位君主又開始貪圖享樂,使得國運再次衰落!”

這一波下來,最糟心的,還是廣大觀眾。

如果說,之前他們對連出七世明君冇什麼概唸的話,那麼現在,他們內心則對大秦佩服的五體投地!

“唉,思來想去,我隻能再次說句:大秦牛逼!”

“是啊,看了商朝,我才知道那七世之君能夠勵精圖治有多難了!”

“他們連出兩任明君都跟做夢樣的,一旦有中興之主出現,後麵幾代基本都要作!”

“反觀大秦自孝公開始,那一代又一代簡直就是接力棒,此處排除胡狗!”

螢幕前,一個被氣得感覺肺都要炸的青年,憤怒的敲擊著彈幕,寫道:

“商朝這些君王就像是一家三代:老爹辛苦做飯,兒子吃完飯、砸碗!”

“孫子吃完飯……砸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