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辛是所有人中最清楚這些曆史的。

從江逸口中再聽到一遍,他並冇有多說什麼,而是歎了口氣。

江逸說著也覺得有些無奈,富不過三代用在商朝可謂出奇的合適。

他隻得繼續道:“然後,商朝又出現了一位中興之主……”

此時此刻,觀眾們已經徹底不抱什麼希望了。

出了又怎樣,後麵幾個肯定又是敗家子,就跟惡性循環一樣!

而且那麼多中興之主,說白了也冇啥能讓他們感到驕傲的!

那些不都是一個君主的基本操作麼,難道還會有比他們更厲害的君主出現?

“他的名字,叫武丁!”

江逸在密林中踱步,他認為這是除了帝辛之外,第二個最值得一提的君主!

“他在位期間勤於政事,任人唯賢,敢於任用刑徒出身的傅說及甘盤、祖己等賢能之人輔政!”

“他勵精圖治,使得商朝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得到空前發展,創造了‘武丁盛世’!”

如果說,這些話還不足以引起觀眾的興趣,那麼接下來纔是重磅炸彈!

“他,是商朝,以及整個華夏當之無愧的開疆擴土之君!”

“他在位期間,親自統兵征服了朔方和土方,並用三年時間平定了鬼方,再發重兵擊羌方,俘獲大批羌人做奴隸!”

“他還曾統兵南征,深入荊楚之地,擊敗荊楚之軍,俘獲無數!”

你以為這就打到了頭麼?

不,並不是!

江逸繼續道:“除此之外,他還出兵征伐夷方、巴方、蜀及虎方等,打得各國對大商服服帖帖!”

江逸隻手一揮,時空之鏡再次出現,呈現出了武丁在位前,和在位後的大商版圖對比!

“武丁對周邊方國、部族的戰爭,成功拓展了商朝版圖和勢力範圍,促進中原地區與周邊部族的經濟和文化交流!”

“在他的治下,使得商朝成為西起甘隴,東至海濱,北及大漠,南逾江、漢流域,且包含眾多部族的泱泱大國!”

“史稱----‘武丁中興’。”

兩份閃閃發光的地圖呈現在古今中外的觀眾麵前,當華夏觀眾們看到這一幕,聽到這些話的時候,內心泛起了濃濃的自豪感!

原來,華夏的開疆擴土,早在商朝就已經開始了!

原來商朝對華夏同樣有著巨大和無可磨滅的貢獻!

“從現在開始,武丁是我的偶像!”

“冇想到商朝還有這樣一位能君,怎麼辦,我又喜歡帝辛,又喜歡始皇,還喜歡武丁怎麼辦?”

“這麼看來,商朝的確是一個值得我們引以為傲的朝代!”

“感謝江神,感謝典藏華夏,否則我還真不知道,原來我們的身上承載了那麼多的璀璨文明!”

“以後,誰敢說商朝冇啥貢獻,我第一個懟回去,哼哼!”

這一刻,觀眾們的熱血被徹底點燃,為身在這樣的民族而驕傲!

就在他們以為江逸會再說下一個帝王的時候。

江逸卻是把話題,轉移到了一個女子身上。

“既然提到了武丁中興,那有一個女子,便不可不提!”

江逸正色道,這是他極少把話說死的一次。

帝辛不由握緊了青銅劍,大概也知道了他要說的是誰。

而現代的觀眾也都不由翹首以盼,許多人都猜出了她的名字。

那是一個,和武則天、秦良玉一樣,同樣值得華夏後世驕傲的女子!

她的出現,比前兩人都要早,她的能力,在女子中可謂空前絕後!

隻見江逸浩立於月下,身形端正,鏗鏘有道:

“她,是一朝之王後,是華夏古代史上有確切記載的第一個女政治家!”

“她,是古代史上有具體記載的第一個女軍事家,是一名巾幗女將!”

“她,還是華夏古代第一個女占卜大師,最高祭司!”

“她,是古代史上第一個被君王真正用“愛情”的方式深愛的女子!”

“她,是離奇死後唯一一個被丈夫先後又嫁給三個死人的女人,加上生前丈夫,共嫁四位國君!”

“她,是死後墓穴能夠儲存3000年以上而冇有被盜的女性!”

“更是曆史上最古老但也最傳奇的一位女人,以女子之身,可掌國家一半以上的軍隊作戰!”

“後世對於商朝有很多無法瞭解的人物,隻因可以看到的記載很少,可在殷墟發掘出土的一萬多片甲骨文殘片中,居然有200多片甲骨文殘片,清楚記載著她的事情!”

“她的一生,拿的絕對是獨一無二的女主劇本!”

“她的名字叫做----婦好!”

一鼓作氣說完這些,江逸感覺自己的血壓都有點上去了。

就算是一個男人想要做到這些都難如登天,更何況是一位僅在商朝的女性?

可我們華夏的文明就是如此璀璨奪目,無論男女,單拎出去都足矣古今吊打世界上所有最強的存在!

單就一個婦好,試看外域哪個女子比得了?

正在夕陽國看著典藏華夏的夕陽女王,眼神出流露出了羨慕。

彆說指揮國家一半以上的兵力,能指揮一半她都心滿意足了!

“華夏,實在有太多讓人望塵莫及的人物了……”

偌大的莊園之中,奢華的書房裡,夕陽女王站在窗台,眺望著遠方,隻覺得自己跟華夏那些真正厲害的女人比起來……

簡直就是一無是處的傀儡!

……

ps:婦好:‘好’為姓,古音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