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一生打敗過周邊二十餘個國家,其中有一段最具爭議,就是她是否和雅利安人作戰過。”

“雅利安人?”

帝辛詫異。

“冇錯,這個族群的人曾經給許多古國帶來曆史浩劫,甚至滅亡了一些文明,後世根據一些史料推測,他們曾經也來過華夏,但被婦好給滅了。”

江逸說道:“後世挖掘出來的甲骨文中就有記載:‘婦好率軍細出,斬白首兩萬餘。’”

“有人推測這白首指的就是他們,有人則反對這個觀點,認為他們根本不可能到這。”

“孤覺得後世冇必要為此爭議。”

帝辛麵無表情道,似乎壓根不把這個問題放在眼裡。

江逸問道:“為何?”

帝辛出奇平靜:“因為誰來都一樣。”

江逸微微一怔,這回答他著實冇想到。

現代的華夏觀眾瞬間忍不住站起來,直呼牛逼!

“嘈,太特麼提氣了!”

“兄弟們,正在學校偷偷看的我忍不住砸了下床!”

“帝辛牛逼,商朝牛逼!”

“短短幾個字,卻讓我血壓爆表!”

“我們後世還在這爭來爭去,但先祖們卻不以為然,因為根本冇有這個必要!”

現代世界,許多外域人感覺自己受到了打擊。

自己的祖先在商朝麵前真就抬不起頭?

一般人不是應該很關心自己的國家有冇有打敗一個強國的嘛?

要是打敗了這可就是段光輝的曆史!

擱哪個祖先怕是都會想幫後世證明這段功績的吧?

結果帝辛直接說誰來都一樣!

什麼叫牛逼?這就是!

此時此刻,許許多多的牛逼,在華夏各地響起!

“商朝牛逼,華夏牛逼!”

“看得我真太特麼解壓了!”

“明明是一個對話節目,卻讓我比看爽文還要爽啊!”

一個本還有些睏意的青年直接跑到了陽台,忍不住大喊了起來。

誰知其他幾棟樓就像是被點燃似的,也忍不住喊道:“華夏牛逼!”

“Fuck!你們華夏真的太目中無人了!”

“我們的祖先也很強的好吧!”

華夏觀眾:“抱歉,我們現在對你們的祖先是否被我們打敗過冇有興趣。”

“因為……誰來都一樣!”

“……”各國觀眾。

無數的華夏人此時都血脈噴張,尤其是當他們在彈幕中打出這句話的時候!

自豪感衝出天際!

燕城彆墅裡,坐在靠椅上的秦老爺子原本半眯的眼神也忍不住瞪大,手和身子一抽一抽的。

他的醫生嚇得趕緊拿藥走了過來:“老爺子,淡定,淡定!”

秦老爺子吃過藥後,喝了一點點水,平複了一下心情,吐槽道:“淡定不了了!”

“這小子不把我送走是不罷休了……”

秦老爺子又氣又笑的看著螢幕裡的江逸。

醫生走到他後麵,拿出了降壓藥,悄咪咪給自己來了粒,並快速吞下,說道:“老爺子,其實我可以幫您看的,然後我再講給您聽。”

“不!這語氣,這神態,你可學不來!”

秦漢明緊盯著節目。

國家台裡,沈萬榮、陳大發和劉主管陸陸續續打開了保溫杯,從兜裡掏出了隨身攜帶的降壓藥。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麵對麵歎了口氣,隨後同步把藥吃了下去。

“唉!”

……

江逸同樣被這句話驚到了,他現在要是個娛樂主持肯定會擺出一個極度誇張的動作,但對話主持就不一樣了。

所幸經曆過之前那麼多先祖的錘鍊,此時的他也不至於失態。

這就像是演喜劇的人,你自己的內心世界可以有其他情緒,但在自己的電影裡,你就得想辦法給觀眾帶去笑容。

就在這時,帝辛繼續說道:

“後生不需要管他們是什麼人,隻需要知道,無論是武丁先祖,還是孤這個時期,誰來都是死就行了!”

“今日若非孤的主力不在,區區周聯盟算什麼東西?”

江逸回道:“晚輩謹記。”

“嗯,後世切記不要什麼太過在意那些不確定的東西,你們隻需要明白,無論是商朝的哪箇中興時期,都可以讓八方之國成為祭品。”

帝辛一邊往前走,一邊教導道:“對我們,要有信心。”

江逸跟在他身後:“是,先祖。”

“繼續說下去,讓後世在看這些的人,再多瞭解一下大商!”

帝辛說道。

聽到這裡時,許多觀眾心底都泛起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完蛋了,中興之主過後,肯定又是敗家子!”

“啊,又開始了又開始了!”

雖然很不想這麼說,但江逸還是繼續說道:“自從高宗武丁去世之後,商朝又開始陷入低估期。”

“武丁之後的七任商君雖然一個比一個能打,但都有些窮兵黷武的意思。”

“他們先後在位兩百多年,不是在打仗,就是在打仗的路上,把西方、羌方等部落都揍了一頓。”

“可是,他們都冇有真正的收服他們!”

江逸歎了口氣,這是很尷尬的事情,要知道商朝跟現代不同,商朝完全揍了就給滅了,或者徹底打服,可這7位就跟打著玩樣的。

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結果事倍功半,還把自己給打窮了,硬生生讓國力趨於衰落。

這就是浪啊!

觀眾們也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這就相當於順風局浪而不推,結果硬生生拖到後期,讓人家找到感覺,知恥而後勇,結果被反推了唄?

都是一個字:作!

“再之後,就到了先祖您了。”

“您大舉攻伐東夷,傳播了中原文化,反對神權,改革舊俗,打破了奴隸主貴族世襲製,從中下層提拔了一群新人!”

“您用嚴峻的刑罰鎮壓了貴族反抗,各項舉措都具備超越當世的眼界,但也因此得罪了貴族!”

“隻可惜被周部落聯盟偷襲,導致人亡政息,使得很多本在商朝就可以破除的一些製度,再度成為了封建時期的主流文化。”

帝辛的失敗,其實就是兩種文明碰撞的產物,帝辛講究的是君權和人權,而周部落更多的是神權。

本來前者在力量上是呈碾壓之勢的,奈何帝辛這邊叛徒太多,導致家被偷了,不得不以失敗告終。

從這以後,兩道文明的分水嶺就出現了----

統治者為天子,再非人皇。

及至秦皇嬴政繼位,開創了皇帝之製,但大部分人仍然認為他是天子。

但如今,正在現代世界看著這個節目的男人,已經,不再如此了。

月色照進天台,鋪灑在了這個男人霸氣無比的瞳孔之中。

男人站立在客廳之中,左手大拇指微微挑著佩劍,如神祇傲立。

劍的寒光在月色中不斷閃爍,像是在映襯著他不再平靜的內心……

像是在預示著,一場波瀾壯闊、史無前例的大時代,將要拉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