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群亂臣賊子,後世人心中能有此明賬就好。”

帝辛歎氣道:“隻可惜,孤未能使得大商中興,還讓商朝揹負了那麼久的罵名,希望從現在開始,後世能有越來越多的瞭解商朝,瞭解孤。”

“如此,孤也算是無負祖宗了。”

“至於後世……”

帝辛語氣沉重道:“孤已經為你們儘力了!”

“孤曾儘力讓奴隸得以解放,儘力讓貴族少些剝削,儘力讓華夏的版圖再大一些,但孤最終,隻做到了最後一點……”

“有最後一點,已經足夠了!”

江逸回道:“因為有你們和無數將士一代又一代的開疆擴土,纔有後世之華夏!”

“否則的話,後世之華夏不知還得爭鬥多少年,才能驅逐強虜,築成一個和諧的大家庭。”

“不管鬼方是不是雅麗安人,但斬白首記載是真,商朝的甲骨文總不至於會杜撰出白首,若無你們抵禦強盜,今日之華夏怕是會步其他幾國的後塵!”

“無論是你們的開疆擴土,還是始皇帝的一統,都是華夏史上至高無上的功績。”

帝辛聞言大笑:“哈哈,後世能有此心,孤有何憾!”

“隻恨……隻恨孤無法親自去到後世看一看!”

“不知他們,是否覺得孤有這個資格,是否會歡迎孤?”

帝辛自嘲般的咧開嘴角:“畢竟,孤在你們大部分可以看到的記載中,都是暴君和好色之君。”

“當然會,待有機會,晚輩會帶您去見一見華夏後世的幾位皇帝和聖賢。”

“皇帝?”

帝辛挑眉:“是三皇五帝麼?”

“不,是在周朝之後出現的對最高統治者的尊號,象征著華夏無與倫比的地位和權利!”

“皇帝……融三皇五帝為一體?”

“不,是德兼三皇,功過五帝!”

“他少年時質趙,飽受苦難卻不墜鴻鵠之誌!”

“他13歲繼位,飽受掣肘,卻能從權臣和太後手中奪回權力,開始振長策而禦宇內,吞二週而亡諸侯,履至尊而製**,執敲撲而鞭笞天下!”

“他29歲滅韓、31歲滅趙、34歲滅魏、36歲滅楚、37歲滅燕、38歲滅齊,及至39歲的,登基為皇帝,始創皇帝之製度!”

“六國皆有不少貴族想要興風作浪,但隻要這個男人還一息尚存,便無人敢反!”

“從來隻有想刺殺他的,卻冇有敢在他生前造反的。”

“這,就是華夏始皇帝----嬴政!”

時空之鏡上,出現了戰國時還未統一的地圖和人口,以及各場決定性大戰的參戰人數。

見到此時,帝辛眉目間流露出來的情緒,已經可以用震驚來形容!

要知道即便是在武丁時期,朝廷能挑撥個一萬多的軍隊,就已經相當於是國家一半多的兵力了,可六國打起來動不動就是幾十萬的。

這樣的數字既讓帝辛感到震驚,又讓他恨不能再晚生些年!

“若能身在那個時期,孤非得和嬴政較量較量,看他的軍隊能否敵得過孤的精銳!”

對所謂的強敵毫不在意的帝辛,這時候卻是展現出了濃厚的興趣。

他挑著眉,覺得十分不可思議的說道:

“若能和此人一見就好了,孤想聽聽他口中的商朝!”

江逸淡笑道:“請先祖放心,您的這個願望一定會實現。”

“到那時,您就能和他一同煮酒,話商論秦,博古通今!”

“好!”

“如此甚好!”

帝辛大喜道,這是他近些日子裡最開心的時候!

什麼輸贏,什麼生死,都不再重要。

他有機會,去看一個藐視三皇五帝的人!

更有機會,去看一看後世!

這,就足夠了!

帝辛補充道:“到時孤再給他打幾隻大蟲,與之對飲!”

現代世界,始皇帝嘴角亦是揚起,隨意道:“若你在戰國,朕無非多滅一個國家罷了。”

“至於如何滅你,待有朝一日,你來見朕時,朕會和你做一次推演。”

一旁,羅剛等人都跟看偶像似的看起了始皇帝。

“羅剛。”

“始皇先祖。”

羅剛迅速走了過來,在他心中隻有漢武帝纔是自己的陛下。

“準備一份秦朝的地圖,等後生回來後,讓他把這圖給帝辛,並在地圖背麵標註好規則:

可由帝辛先祖任選幾國為商之版圖,並和大秦具備同等……”

“不,讓他比大秦多二十萬兵力!”

“畢竟朕是後生,比他瞭解的多!”

“如此,纔算是一場公平的對論。”

始皇帝心中已然出現了這兩大國家的版圖,宛如象棋中的棋盤。

他站在了秦上,正等待帝辛,站於商!

“是。”

羅剛立即照辦。

“毛文澤。”

“始皇先祖。”

偵查騎毛文澤走了過來。

“去準備幾張和春晚邀請函時一樣的紙,並給朕拿筆墨來。”

“始皇要做什麼?”朱老祖好奇道。

始皇帝肅然道:“寫一份致華夏曆代皇帝書!”

“李世民他們都不在,隻有秦漢明三朝知道人皇帝一事,這遠遠不夠。”

“朕要讓其他幾位皇帝一起開拓這個時代,讓後生們清楚的看到,阻礙我們這些老祖宗發展的,隻有壽命!”

“始皇這是要和各大皇帝比一比?”

朱老祖的熱血也被燃起。

始皇帝糾正道:“不是拚,是帶你們。”

“……”朱老祖。

這要是換李世民這樣說,朱元璋非得跟他論一論長短!

“朕要讓後世的子孫在各大時空都能少一些遺憾,讓他們看到,如果他們的老祖宗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各朝各代的格局到底會如何?”

“就當是我們這些先祖,贈給後世的又一份大禮。”

始皇帝話音落下,朱老祖又默默寫起了遺詔:

“老四,咱上麵寫的那個人皇帝製度,可是一場比賽!”

“不僅僅是始皇帝和漢武帝要參加,李世民、康熙這些也會來比,咱估摸著始皇帝還會寫不少致皇帝書!”

“往後後生對話的人會越來越多,怕是成吉思汗那些人也會知道,你可不能被他們比下去了,尤其是不能輸給康熙和元朝皇帝!”

“保二爭三,知道否?”

“辛苦你了,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