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嶽爺發動了車,根據沈萬榮的口頭導航,朝他的家開去。

大廈之巔,錦衣衛的身形如同鬼魅般消失。

很快,一批殯儀館的車來了,陳送仁下車之後,隻覺得自己錯過了一個億。

“把附近的死者都打包起來,這批是要給江先生七成的,賬一定要分清楚!”

“以後千萬記住,江先生的人去哪,你們就跟到哪!”

……

“後……江逸,到沈萬榮的家裡彙合,沈家人有危險。”

嶽爺利用耳麥說道。

“好的!”

一條十字路口,江逸臨時改變了方向。

一邊開,他一邊想:這畫風是不是有點不對?

小說裡的穿越者,重要配角有難,關鍵時刻都會出場裝逼。

現實中的自己,不是在趕路,就是在趕路的路上?

不過這也挺好的,畢竟不用事事都需要自己操心。

不論是嶽爺還是羅剛,都是可以帶領團隊獨當一麵的存在。

而自己,隻要在關鍵時刻,用現代的知識統籌規劃一下就行了。

其他方麵的能力,還得跟這些老祖宗慢慢學啊。

有老祖宗罩著的感覺,真好!

他們冇準,也是把自己當成傳承的種子吧?

就在這時,嶽爺還真就開口問了:“江逸,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沈家彆墅附近肯定有不少惡人,沈夫人年紀已經很大了,要儘量在不驚擾她的情況下完成這一切,現在最需要的是一份沈家彆墅區的地圖,然後鎖定敵人的最佳設伏位置,將那些釘子拔除。”

“很好。”

嶽爺輕聲提醒道:“地圖在羅剛那裡。”

“嗯?”

江逸詫異,這裡到沈家彆墅的距離比從華夏台到沈家要近很多,他很快就來到了附近。

他找到了羅剛,得到了這份地圖:“嶽爺給的?”

羅剛搖頭:“始皇先祖讓我標的,說是臨行前給先生留個小禮物。”

“我還以為不會這麼快用上,所幸帶出來了。”

“始皇先祖考慮的也太長遠了。”江逸歎道。

論有一群祖宗寵著是什麼體驗?

“他說,他當皇帝的時候都有人敢刺殺他,更何況現代的一個台長?”

羅剛回道:“還說你們現代人肯定不會往這方麵想,所以有必要留給你,關鍵時刻能省去不少麻煩。”

“那我們開始吧!”

……

半小時前,深夜十一點半。

沈家彆墅外的惡人並不知道沈萬榮已經被彆的殺手截胡。

“那老傢夥怎麼還冇回來?”

一個五十多歲,在黑夜中戴著墨鏡,頭髮微有些發白的廢鳥人說道。

“可能是開會去了,現在外域全亂套了,他們現在肯定忙著慶祝。”一陣女聲回道。

“那怎麼辦?”

“我們假裝喝醉酒的女人,把那些保鏢給糊弄過去。”

“這些人的一舉一動都是練家子,必然是精英,會被你們騙?”

“嗬嗬,再精英,也是男人,不要忘了有多少人男人死在我們的溫柔鄉。”

一個角落裡,十幾個長相美豔的俏女郎,拿出一小瓶烈酒,往自己的嘴裡倒去,咕嚕了幾口之後,便往外走出。

她們穿著一身白色的襯衫,將上方領口恰到好處的解開,下方穿的則是黑色的短裙,再配上一雙黑色絲襪,將一雙大長腿極度勾魂的露出。

一米七幾左右的身高,豐盈高挑的身材,再加上那微微紅潤,看起來似乎真醉了一樣。

獨特的體香和酒香彙聚於一處,使得離她們還有十幾米距離的保鏢,都忍不住被這裡的香味吸引。

他們看到,這些漂亮的女孩子中,有的把高跟鞋拿在手裡,有的則穿著高跟鞋,走起路來搖曳生姿。

時而踉蹌,時而又倒在地上,撩著淩亂的頭髮,發出“啊”的一聲輕呼,看起來毫無表演的痕跡。

其中一個女子,真就‘哇’的一下吐了出來!

保鏢想要提高警惕,可忽然覺得渾身上下似乎是有些無力,眼睛裡彷彿看到了這群女子朝自己走來。

香味,有毒。

對於早就有解藥的女人們來說不值一提,但這些保鏢,卻是已經陷入了幻覺,許多人已經開始撐不住。

看到他們越發迷離的眼神,女惡者的嘴角微挑,緩緩靠近。

來到一個還略帶清醒的保鏢跟前,她左腳絆倒右腳,撲在了男人懷裡:“帥哥,我,我醉了……”

男人想要掙脫,想起了自己好歹也是拿錢辦事的,而且守護的人非同小可,要是出了事情可不得了,正要發力推開,卻發現自己的反應不知何時已經極度遲鈍。

“嗬嗬,無趣的男人。”

女人紅口白牙,咬斷了男人的頸部動脈。

接下來,一個又一個保鏢,都被她的姐妹們殺死。

她們好似野貓一樣,快速攀爬上天台,用破窗錘砸開落地窗,衝到了正在客廳裡看電視的劉玉娟麵前。

從被裙子遮擋住的腿部拔出利刃,兩把尖刀,一左一右將劉玉娟控製了住。

“你不怕我們?”

女人笑著說道,她們的目的並不是要劉玉娟的命。

“我們可不是綁架陳大髮妻女的那些不入流的惡者,今天就算是江逸的人全到了,你也休想逃脫我們的掌心。”

“你們不過是想要用我來要挾我的丈夫而已。”

劉玉娟兩鬢的白髮清晰可見:“我相信無論是我的丈夫,還是江逸,都已經在路上了,你們就算殺了我,也跑不掉。”

“江逸來了是最好,不來的話,你家丈夫也值不少錢。”

一個女人拿起遙控,切換了電視節目,上麵播放的是光頭超人。

“閒著也是等,不妨和你這個老太婆聊聊。”

“我很喜歡我們國家的動漫,你們華夏也有不少孩子喜歡。”

女人嘲諷道:“他們可真是喜歡仇人的東西。”

“這冇什麼不好的。”

劉玉娟淡然道:“孩子們喜歡一些動漫,是因為裡麵傳達的精神,一冇有違揹我們華夏的原則,二冇有攻擊我們華夏,否則你看看,他們是否還會喜歡?”

“更何況我們喜歡的東西,早晚會屬於我們的。”

“那仇人的衣服呢?”

女人嗬嗬一笑:“這片土地哪一寸冇有你們先輩灑過的熱血,哪一座城,哪一個村不是你們先輩的故鄉?

在無數先輩為他們灑過血的地方,穿著仇人的衣服遊蕩顯擺,還自以為是個性和自由,這就是你們如今的下一代。

不知那些先輩若真的在天有靈,看到這些後代會是什麼看法。”

“就拿江逸對話過的那些先輩們來說,如果他們真的存在,又會怎麼想?”

劉玉娟笑了笑:“會想,當時就應該把你們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