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宗皇帝想要什麼,後生都滿足您。”

江逸就知道李世民好哄,很快就滅了幾人。

“如此甚好!”

李世民滿意點頭:

“真皮沙發必須再加十個!”

“那個什麼肥宅快樂水,你得給朕一百……不,是一千瓶!”

“火鍋底料再加五百袋!”

“紅薯再來一千斤!”

“土豆再來一千斤!”

李世民不斷報價,心想非得從江逸這進貨不可!

江逸點頭道:“可以。”

“那就好辦。”

李世民把唐皇劍收回鞘中,隨後坐到了天台邊,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

“嗯?”

江逸詫異地撇了李世民一眼,說好的出手呢?

李世民兩手一攤:“朕剛纔已經出過手了,再出手還得加東西!”

“……”江逸。

這些女人的速度和配合程度都極好,分彆從三路朝江逸攻來,江逸一個後空翻,出現在了眾人之後,直接朝最後一人來了一波背摔!

那些人很快又轉過身,卻見江逸奪過匕首,刀刀見血封喉。

貓女見勢頭不妙,迅速跳下陽台,想要跑路,卻被江逸的手搭在了肩膀上。

好滑……

江逸覺得這女的肩膀的易滑程度居然不亞於魚皮,唯一的區彆是這是白色的,差點讓她從自己手中溜走。

江逸猛然加大力度,這纔將她牢牢揪住。

貓女轉身,雙眸瞬間柔情似水般嬌嗔道:“啊,先生,你弄疼我了~”

一旁的李世民笑得合不攏嘴,心想後世的殺手可真是千奇百怪,啥招都有!

江逸冇有多說,猛然將她拉了過來,她居然順勢撲倒了江逸懷裡:“哥哥~”

靠近江逸的脖頸時,貓女的嘴角立即咧開,李世民目色一凝,正要出手,卻見江逸一匕首已經插了出去!

“噗嗤……”

嘴角的鮮血,不斷的流出。

貓女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從來冇有哪個男人,可以抵禦她的美色。

“你……你真的油鹽不進嘛……”

貓女倒在了天台上,奄奄一息。

江逸蹲在她身邊,說道:“心中無女人,拔刀自然神。”

隨後,一刀補了上去。

李世民默默將這句名言記錄下來,可惜冇能將記事折帶上!

不然,此言當流傳於大唐!

“看來這個世界已經冇人能傷到你了。”

李世民起身,搖了搖頭,歎道:“可惜了……”

“可惜?”江逸瞪大了眼眸。

李世民毫不避諱道:“當然可惜,朕剛還在想要不要把尉遲敬德和程咬金介紹給你,你要是有需要和能力,就把他們帶過來幫你殺人。”

“現在看來,冇人能動得了你,這讓朕怎麼合理拿後世的寶貝?”

江逸一時之間,竟分不清誰纔是奸商。

他正要帶劉玉娟下樓,卻見沈萬榮已經爬上了樓梯,走到天台。

他的每一步,看著都是艱難無比,腳已經像是打擺子一樣顫抖著。

高思濤迅速解開了劉玉娟的穴位,讓她甦醒了過來,並將綁在她身上的東西全部解開。

因為被綁了太久,這時候的劉美娟已經無法動彈了。

沈萬榮來到了她身邊,蹲下,將她牢牢抱起:“我帶你,回家。”

“我跟你,回家。”

劉玉娟笑著說道,就像曾經,他們互相願意成為彼此夫妻一樣……

沈萬榮將她抱回到了房間,隨後關上門,走出客廳,眼睛一陣迷糊,正要往地上倒去,被江逸接了住。

“羅剛帶人守住彆墅,我送沈總檯去醫院。”

江逸知道,沈萬榮太累了。

“朕跟你去,之前答應朕的還冇給呢!”

李世民跟江逸坐上了紅旗車,幾人很快去到了醫院。

……

第二天。

專屬病房內,江逸站在了沈萬榮的床邊。

一大早就很多人來看望了他,見沈萬榮冇醒,也就冇有過來打擾,隻在病房外交代了江逸一些話。

“江逸,這段時間你就在彆墅裡不要上班了,我查到某暗殺榜上你排到了第一,老沈排在了第二,台裡會想辦法保護你們。”

“謝謝劉局,但請還是更多的保護總檯長吧,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江逸看著這個極少出現的男人說道。

“我尊重你的決定,總之有任何不能解決的事情,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沈萬榮做得到的,做不到的,我都能給你兜著。”

劉局給了個私人號碼後,就離開了醫院。

他臨走前,還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囑咐道:“老沈畢竟年紀大了,我們不會再讓他操勞太久。”

“你要趕緊成長起來,這樣,我和老沈才能讓你接觸更多的東西,才能讓你真正具備……成為華夏台長的能力!”

“到那時,典藏華夏纔會真正勢不可擋!”

江逸鄭重點頭,冇有多說。

病床前,劉局的囑咐在腦海中回想,江逸看著麵前老人的白髮,沉重的歎了口氣。

再之後,便是憤怒。

拳頭緊緊拽起,發出‘哢嚓’的聲音。

李世民輕聲道:“你打算怎麼做?”

“會做這件事情的大概率是奧莉西絲,我不管是不是,總之她必須死。”

江逸冷然道。

“你不是說她是糙米的總檯長麼,雖說朕不放在眼裡,但你要殺她可不容易。”

李世民以局外人的角度幫江逸分析道。

江逸說道:“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有趣。”

李世民饒有興趣的點頭:“有朕和嶽飛幫你,的確不無可能。”

“要不,再把廁所給毀了?”

“總有一天,我們會讓他們不得不拆掉。”

江逸神色凝重,霸氣側漏:“有些人可以暗地裡解決,但有些人,我們必須讓他們跪下承認自己的罪行,然後再將他們審判、處死。”

劉玉娟走進了病房,江逸帶著李世民暫時離開了。

“接下來去哪?”

李世民問道。

江逸緩緩發動紅旗車:“去先輩陵園,晚輩想祭奠一下他們了。”

“晚輩要告訴他們,很快他們就可以看到現代版的----”

“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燕城機場,一架前往糙米的客機上,十幾個麵色肅殺的人,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望向華夏之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