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你說羅剛他們去了糙米?”

“去糙米都不帶朕?!”

紅旗車行駛在燕城主路上,坐在副駕駛的李世民得到封狼騎已經啟程的時候,滿是憤怒的抬起下巴,眼珠子斜著瞥向江逸:

“嗬!”

“有這麼好的事情,你居然隻是讓朕在華夏看著?”

“江逸,你變了,你最開始對話朕的時候不是這樣的!”

李世民看向窗外的車水馬龍,覺得整個世界都是有罪的。

“太宗皇帝,您雖然箭術精湛,但糙米那邊的人可都是有槍的,即便是羅剛他們去我也十分擔心,更何況是您呢?”

江逸敷衍道。

“朕謝謝你。”

李世民白了江逸一眼。

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到了江逸手機。

“大哥,你這樣做我很難辦啊,說好的兩千開攤紅包,結果他們等了一晚上都冇看到你……”

菜場管理員十分無奈的說道。

“我等會給你發個地址,等到了那之後,會有人結賬,運輸費另算。”

江逸靠邊停車,把秦漢明的位置發了過去。

隨後,他打電話跟秦老爺子說了一聲。

“後生,朕覺得我們必須親自去糙米一趟。”

江逸正要開車時,李世民拽住了方向盤,意難平道。

“可是我還得主持節目。”

“到了糙米不一樣也能主持嘛?”

李世民玩味道:“你想想,在糙米人的眼皮子底下,把他們攪得天翻地覆該是何等暢快?”

“你想想,當那些所謂的國際殺手千裡迢迢來到華夏,結果發現你人都不在會不會氣死?”

“你再想想,就在你對話某位前輩的同時,封狼十八騎正在進行斬首行動,該是何等的霸氣?”

“你既然要證明雖遠必誅,何不親自去糙米給他們一番教訓?”

“等奧莉西絲身死之日,你再回到華夏,說那一期是在糙米進行的,到那時,糙米誰敢不服我華夏兒女之強?!”

“這時候,要是漢武帝在的話,也會支援朕的意見,並和你來一句,寇可往,我亦可往!”

李世民把自己都給說激動了。

江逸心底也泛起了濃濃的戰意。

到底是天策上將,鼓動人心是真有一手!

雖說這一舉動肯定會把很多人惹急,但敵人要是過得踏實舒服,那就是我們這個做對手的不給力了。

“實話告訴你,朕已經想了許多對策,你要是帶朕去,朕讓你看看何為向我後世稱兵者----皆斬!”

李世民傲然道:“這句話不止關乎於國,更關乎到我華夏的每一個後世!”

“太宗皇帝。”

“嗯?”

“牛逼!”

江逸朝李世民豎起了個大拇指。

李世民詫異道:“何為牛逼?”

“就是厲害!”

“哦!”

李世民恍然大悟,拿出記事本,用拿毛筆的手法,艱難的拿著鋼筆,認真地寫起了楷書:

“後世文化記事!

一、後世誇人厲害,用牛逼二字,造句如:太宗皇帝牛逼。”

“補記昨晚所學之句:心中無女人,拔刀自然神。”

“不知這句話若是在對戰前,衝著敵人嘶吼而出,可否起到鼓舞軍心,且迷惑敵軍的作用?”

“……”

江逸有些無奈,他都不知道李世民的紙和筆是從哪裡搞來的。

“對了江逸,朕這件龍袍不能要了,你帶朕先去換身衣服。”

“好。”

江逸也覺得,沾上了廢鳥唾沫的東西肯定不能要了,於是帶著他往一家商場走去。

醫院裡,昨晚到江逸彆墅,卻跑空了的中醫學專家封學林再次跑空……

很快,李世民就換上了一身唐裝,走起路來虎虎生風。

“這位先生,您的衣服……”

一個導購趕緊跑了過來,手裡抱著李世民的龍袍。

李世民將龍袍拿在手裡,去掉了一隻龍爪後,又還給了這個後世,擺了擺手說道:“你幫朕處理了!”

“啊?”

年輕女導購微張嘴巴,這材質她一摸便知道十分不凡,絕對價值不菲,可眼前這個人居然直接不要了?

“先生,這件衣服的價值可不小……”

店長趕忙走了過來,衝這個導購使眼色,示意她閉嘴,順手接過她手裡的衣服,隨後笑著向李世民鞠躬:“謝謝先生。”

李世民看了這兩人一眼,隨後瞪向店長:“朕是送給這小二的,誰允許你拿自己手上的?”

“朕的東西,是誰都能碰的麼?!”

李世民一聲反問,嚇得店長立即把衣服還給了打工人。

李世民這才帶著江逸走遠了。

雖說是件古董,但江逸對廢鳥唾沫吐過的真冇啥興趣。

在他們眼中不值一提的東西,此時已經悄然改變了一個人的命運。

“江逸,我們到底去不去糙米?”

李世民坐回到副駕駛。

江逸不再猶豫,斬釘截鐵道:“去!”

“我還冇去過這個世界的糙米呢!”

“哈哈哈,好,那朕就陪你去糙米走一遭!”

“就當為朕的那些皇帝同僚們打頭陣了!”

“這路上你就想想下一個對話人物,至於如何為你搭台,交給朕!”

李世民暢快大笑!

紅旗車再次發動,隻是這次的速度,比先前快上了許多。

……

先輩豐碑之下!

江逸手捧花束,朝著豐碑鄭重鞠躬。

隨後,他把花束放在了豐碑之下。

“先輩們,終有一日,會天下清平。”

江逸站直道。

李世民說道:“後生們,朕萬萬冇有想到,曾經在大唐麵前,連螻蟻都不如的廢鳥,居然會成為你們的心腹之患。”

“有些事,的確是朕欠妥了。”

“希望你們不要怨朕,畢竟當年之大唐何其鼎盛,許多皇帝都渴望建立千秋萬代之功,都認為自己的朝代一定會萬世昌榮,可惜還是失敗了。”

李世民說道:“朕本以為天可汗製度可使華夏立於不敗之地,打彆人不需要自己出兵,朕吸取了漢武帝的教訓,並不窮兵黷武,更多的是以他國之力製不服之國,使戰火絕不殃及內地,保我華夏子民安居樂業。”

“除此之外,各國還得每年朝我們華夏上貢,誰知這樣的局麵也會衰敗……”

李世民沉重的歎了口氣,過了一會,正色道:

“但如今,廢鳥已成廁州,世界之地朕已得其六,待到大唐海軍更進一步,必將這個世界都收入囊中!”

“到那時,朕會再來告慰你們的在天之靈!”

李世民把花束放下後,神色肅穆,正視著上麵的每一個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