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輩們,晚輩打算去糙米搗搗亂了。”

江逸像是個孩子,在向著長輩們傾訴一樣,語氣略帶著些俏皮。

“你們的在天之靈一定要隨我去看看這場好戲。”

江逸再次鞠躬,在這豐碑下逗留了會後,帶著李世民往外界走去。

就在這時。

幾隻白蝶從豐碑之後緩緩飛來。

它們停在花束上微微展翅,望著二人離去的方向。

隨後,瘋狂煽動翅膀,想要跟過去……

“陳老。”

到了一處空曠的地方,江逸撥打了陳老的電話。

“怎麼了?”

正在大院裡看報紙的陳老,從助理手中接下電話。

隻是將報紙放下,助理便心領神會的退到了十米之外。

“我想去糙米。”

“嗯?”

陳老微微詫異:“去那做什麼?”

“你可知道以你的身份去那,會遇到何等亂局?”

“糙米因為你的最新一期,可變得很不太平。”

江逸笑道:“就是因為不太平,所以我打算去給他們加加火。”

“達瓦裡氏的火焰,應該在那裡,燒得更旺一些。”

“有膽魄,有股你們先輩當年的風範!”

陳老欣慰道:“華夏兒女就當如此!”

“這天下,本就是我們無處不可去的地方!”

“哈哈哈……”

陳老忍不住笑道,他已經很久冇有見過這樣的年輕人了。

“你的敵人要是知道,他們正在瘋狂的來華夏找你,結果你卻去到了他們的大本營,表情一定很精彩!”

“去多少人?”

不用問,陳老就已經猜到了江逸打電話來的目的。

“我的保鏢們已經用你給他們造過的身份去了,現在我還需要兩個。”

“你還要帶誰?”

陳老好奇道。

“李世民。”

“哦?”

陳老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有趣,有趣!”

“給我發個位置,會有人給你們送過去!”

“我再給你個電話,必要時你可以打,在糙米,這個人能發揮出你意想不到的作用。”

說完,陳老立即讓人著手操辦起了事宜。

……

一小時後。

燕城機場候機處。

江逸去上了個廁所,李世民坐在位置上等的有些著急了,不斷的左顧右盼。

就在這時,他發現一個美女正在吃冰淇淋,好奇的盯了過去。

美女每吃一口,就會把冰淇淋放在胸前,結果搞得李世民不是盯著她的嘴,就是盯著她胸前的冰淇淋。

“此物,好吃否?”

李世民彎著腰,把大眼睛湊了過去。

“啊!”

“你個色狼!”

美女大叫一聲,把冰淇淋朝李世民臉上丟了過去!

啪!!!

李世民猝不及防被甩了一臉的冰淇淋,用手抹開之後怒道:“大膽!”

“來人……”

好吧,朕在現代冇人!

李世民隻得自己追上去,想要問個清楚。

昨晚受廢鳥人的唾沫氣,今天還得受後世子孫的不知名物之氣?

所幸,在他徹底發飆之前,江逸正好出來,並給他遞上了紙巾。

這時候的江逸,鼻子下方已經貼上了鬍子,並按照偽造的身份做了一些易容。

“李哥,你是在做什麼?”

“此女竟敢拿不知名之物丟我一臉!”

李世民指著那美女說道。

“這個色狼他盯著我看,還把臉湊到我這!”

美女指了指自己。

江逸瞬間明悟,這可不就是誤會嘛……

給女子重新買了個冰淇淋後,在李世民的眼神渴求之下,江逸給他買了兩個。

李世民品嚐了一口之後,表情瞬間一百八十度轉換:“好吃,好吃!”

“後生,此物為何?!”

“冰淇淋。”

“好東西,朕回大唐得給麗質帶幾個!”

李世民吧唧吧唧的吃了起來。

在又等了一會之後,二人終於上了去往糙米的飛機。

江逸教李世民綁上了安全帶。

“此坐騎速度可快,比之千裡馬如何?”

李世民低聲問道,似乎生怕彆人知道他是第一次坐飛機。

江逸回道:“上千成萬倍。”

“哦?”

“李哥快坐好準備,你第一次坐,沖天時會有時難以適應。”

“嗬嗬,朕第一次騎馬時都未怕過,區區飛機……”

“哦哦!!!”

強大的推背感突然來襲,李世民感覺自己整個人不好了,牢牢的抓著座椅,看著外麵的風景眼珠子都跟要飛出來樣。

所幸,這時候的李世民還在中年,適應力還是不錯的,在失態了一會之後,又擺出了一副皇帝的威儀。

徹底適應之後,李世民看著底下的山川大地,忍不住大笑道:

“哈哈哈,山川大地儘在朕的腳下!”

“朕,是這世界的九五之尊!”

此言一出,江逸頓時擺出一副彎腰找東西的模樣,假裝不認識這貨。

前後排和另一邊的乘客們都跟看傻子樣的看了過來,許多人都忍不住偷笑了起來,嘻嘻嘿嘿的。

之前誤以為李世民是色狼的女子就坐在前排,在飛機終於趨於平穩之後,好奇的往後看來。

見到剛纔說傻話的居然是機場裡遇到的大叔之後,她的眼神之中滿是同情。

原來這大叔,是真的生了病……

那自己剛纔,也太冇禮貌了!

女子背過身,歎了口氣,後悔自己不應該把冰淇淋甩在李世民臉上。

大叔就想吃冰淇淋,他有什麼錯?

想到這裡,女子從包裡翻出了最後剩下的一包甜心餅乾,轉身遞到了李世民麵前。

正在看藍天白雲的李世民見到這新奇玩意,瞅了瞅這個女子,問道:“你這是做甚?”

“想用區區一點吃食,來抵消你的大不敬之罪麼?”

“哈哈哈……”

“我的天啊,笑死我了!”

“這人不會真把自己當皇帝了吧!”

一些乘客實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時候的李世民也做了偽裝,比節目裡的年輕了許多,所以即便是看過典藏華夏的人,也認不出這就是第一期的對話者。

還有的人已經拿出打開了飛行模式的手機,在便簽裡寫下了朋友圈文案:

“笑不活了姐妹們,我今天在飛機上,遇到了一個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