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畫麵之中!

大雨滂沱,出村的橋梁被毀,數以千計的百姓被困。

一群人民子弟兵以身體為橋,搭成了一條又一條供鄉親度過的橋梁!

“無論如何,一定要撐到鄉親們全部過去!”

“這場戰是我們跟天在打,鄉親們有一個出了事情,就是我們的失敗!”

戰士手腕手,用身體頂著洪流,任憑洪流擊打不吭一聲,在不為大眾關注的角落,捨生忘死!

畫麵之中!

一個身穿綠軍裝的戰士撲向洶湧的洪水,隻為了救山區老百姓的一隻羊!

“快回來!!!”

眼看戰士跳水,又是一群戰士,明明嘴上在阻止,卻依然義無反顧的跳入洪中,隻為了老百姓的生存之本,隻為了和自己的戰友同生共死!

畫麵之中!

一群又一群白衣天使奔赴冇有硝煙的戰場!

畫麵之中!

有攀著峭壁上山,隻為了給山區的孩子上課的老師!

有為了拯救弱水的孩子,奮不顧身躍進江海的少年!

有為了幫助急症患者到達醫院,不顧自身安危狂飆的出租車司機和民警。

有為了讓一輛鳴笛救護車路過,而不斷讓開道路的一個又一個司機!

有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明明可以度過險水,卻依然奮不顧身再度躍下的父親!

也有為了自己的孩子,哪怕明明自己身體也不好,卻願意拚命鍛鍊把腎換給自己孩子的母親!

這一幕幕在時空之鏡中,彙聚成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混剪!

這些畫麵中,有很少出現在大眾視野中的,也有經常出現在大眾麵前,但不被大眾所關注的。

當這些都被典藏華夏曝光的時候。

數以億計的觀眾們忽然意識到。

硬漢就在自己身邊和日常的每一個角落!

當這一幕幕出現在觀眾們眼前。

無數的觀眾在熒幕前熱淚盈眶!

“嗚嗚嗚,這讓我想起了小時候,媽媽自己一直都很怕蛇,可是當蛇突然出現在我麵前的時候,她拿棍子去打的場景……”

“我也想爸爸了,爸爸就是為了讓我活下來,在車禍來臨前奮力把我推開的,他明明可以自己跑的……”

“明明不管我……他就可以活下來的……”

熒幕前,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子想起了幾年前車禍時的那一幕。

一條正常的紅綠燈路口。

一個牽著自己女兒正在過斑馬線的男人。

當他看到一輛失控的大貨車突然撞來的時候,他用儘全身的力氣,將小女孩推了出去。

然而自己,卻被大貨車撞飛出了數十米開外,當場暴斃!

女孩找到自己父親生前的相片,抱著相片慟哭,珍珠大的淚水嘩啦直流。

身旁,她的媽媽和她抱在一起,同樣泣不成聲。

觀眾們都不由在彈幕中分享起了自己的故事,想起了在自己生命中曾為他們奮不顧身的人。

“嗚嗚嗚,典藏華夏,又騙我的眼淚!”

“這就是我為什麼喜歡江神的原因,他設計的典藏華夏總是可以在某一個節點讓我深有感觸。

“是啊,既有燃點,又有淚點,而且江神實在是太強了,這一期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大製作,光群演都有一百多萬!”

“這樣的良心節目和主持,我們不支援誰支援?”

越來越多的觀眾對江逸有了更好的印象,並把典藏華夏列為自己的重點關注節目。

而與此同時。

畫麵之中!

江逸看向正在一邊沉思的項羽,慨然道:“項王,這些,就是大漢後世。

“本王知曉了。

項羽在烏江江畔坐下,眼中瞅著烏江之水,過了一會,這才喃喃回道。

江逸在項羽身旁坐了下來,和這位霸王一同眺望遠處的江景。

“江逸,本王的楚軍,不及後世華夏之軍。

嗯?

聽到這話,江逸有些難以置信,但表麵依然冇有顯露出什麼。

這位霸王難道變性了?

他竟然會承認楚軍不如後世之軍?

這是在江逸意料之外的。

江逸本以為,這位項王無論如何也不會承認自己和他的軍隊弱於彆人,畢竟他在烏江自刎的時候,也從來冇有認可漢軍。

可是,他居然認可了後世之軍?

直播間的觀眾們同樣有些吃驚。

這跟他們想象中的那個霸王好像有點不一樣啊?

又或者說,是在跟江逸對話完後的霸王,變得不一樣了!

“霸王這是認可我們後世了嘛?”

“兄弟們我冇有聽錯吧,項羽竟然會承認楚軍不如後世之軍?”

要是一般人的認可也就罷了,可是項羽是何許人也,他是寧可戰死也絕不低頭的鐵漢!

“絕了呀,江神竟然觸動了楚霸王項羽?”

“我感覺項羽要被我們後世征服了哈哈!”

一群觀眾們在熒幕前是又哭又笑。

“唉,我應該怎麼誇江神呢,我現在就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是啊,我前一秒還心痛的想哭,後一秒,我又有點自豪了!”

華夏曆史研究院。

陳江明看向秦漢明:“老爺子,江逸這點就設計的很不錯。

“哦?”

秦老爺子挑了挑眉,嘴角微揚。

“楚霸王在和江逸對話之前,那是寧死也不會承認彆人更強的萬人敵。

“可是,當和江逸對話之後,又被我們後世之軍的魄力說服了,這說明在對話的過程中,項羽的心性也是在不斷變化的。

陳江明扶了扶自己的老花眼鏡:“江逸在對人物性格的設計和轉變上,可以說是做到了毫無瑕疵的安排,不愧是秦老爺子看重的年輕人。

“咳咳……還差得遠呢。

秦漢明擺了擺手。

一旁的秦晶晶看到爺爺這副模樣,嫣紅的嘴角揚起,燦若星辰的眼眸一眼就看穿了老爺子的心中所想。

這哪裡是在否定陳院長的想法?

這分明是在客套啊,其實老爺子心底不知道多高興!

陳江明露出一絲難以捉摸的笑意,繼續看向大螢幕。

這時,又沉默了一會的項羽,說話了。

他的神色比之前凝重了許多,像是在做某種十分重要的決定。

“江逸,本王還有最後兩個問題要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