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總檯,您醒了?”

江逸迷迷糊糊接下電話,問道。

沈萬榮虛弱的聲音響起:“你去牛約了?”

“對,奧莉西絲屢次拿你們來要挾我,必須殺雞儆猴。”

江逸並不隱瞞。

沈萬榮彷彿看透了似的說道:“那你知道,就在糙米還是白天的時候,奧莉西絲讓颯露紫和拳毛騧雕刻圖去牛約展示的事情麼?”

“知道。”

“總之那是一個陷阱,你千萬不要踩進去,奧莉西絲是因為受到了我的警告,纔打算用那兩份雕刻來吸引華夏人注意的。”

正在病床上的沈萬榮,忍不住咳嗽了兩聲:

“她試圖用這個來挑釁我們,並讓我們去拿回雕刻圖,你千萬不要對它們動心思,無論它們的表麵防守有多少破綻。”

江逸回道:“您放心養病,我心底有數。”

沈萬榮掛斷電話,搖了搖頭:“唉……”

“怎麼了,萬榮?”

劉玉娟坐在病床邊上:“小逸不是已經說了嘛,他會有數的。”

沈萬榮苦笑著,拍了拍她的手背:“他要是真有數,就不是當初那個剛拿到設計稿就敢開播的年輕人了。”

“我之前還一直懷疑,為什麼一個人可以在那麼快的時間內,完成那麼高水平的節目製作和對話。”

沈萬榮看著被子,眼前白花花的一片,覺得有些好笑的說道:“說出來也不怕你笑話,我有時甚至以為江薄雅的懷疑是對的。”

“江逸必然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是其他我們都不知道的東西……”

“我甚至還懷疑過,他是不是像現代年輕人看過的小說那樣,也是穿越者,也有一個所謂的金手指?”

劉玉娟笑了起來,眼角的皺紋格外明顯:“老沈啊,你不要忘了,我們可都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

“嗬嗬,是啊,我有時候也覺得自己和江薄雅一樣魔怔了。”

沈萬榮和劉玉娟交心道:“直到江薄雅倒台的那一次,我發現居然有一股前所未有的能量,把她的所有勢力都給壓到閉嘴,甚至萬劫不複。”

“我才知道,這個年輕人肯定是正常的。”

“他身後,一直有一位,連我都無法窺測的高人。”

“這也就能解釋,他為什麼可以在那麼快的時間裡完成幾期的設計。”

“除了過硬的才能之外,就是那高人的幫襯!”

劉玉娟陷入短暫的沉默,食指輕捏著被單一笑:“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無論他做出什麼事來,都不足為奇。”

“這幾乎成了台裡的高層都心照不宣的秘密,不然你以為江逸為何能在台裡走得那麼順?”

沈萬榮得意洋洋道。

“你是懷疑,江逸早就知道了雕刻圖的事情,而且一定會想辦法把它們帶回來?”

劉玉娟很快看透了沈萬榮的心思。

沈萬榮點頭:“很有可能,但這太過危險了,所以我纔想阻止他,生怕他是自作主張。”

“你不幫幫他麼?”

劉玉娟起身,拿起了桌邊的杯子,走到飲水機前。

“江逸既然這麼堅定,肯定是得到了高人的支援。”

沈萬榮淡笑道:“既然高人出手了,我若是讓人盲目入場的話,隻怕會給他們添些不必要的麻煩。”

“有道理,畢竟,這是涉及到整個華夏的事情,他們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劉玉娟這才把水倒滿。

……

燕城大院。

剛打完太極的陳老,在站著微微走動了一會之後,坐在了搖椅上。

一個老軍醫走到他身邊,問道:“糟老頭,小逸真不需要我們幫忙嘛?”

“這件事情,我們不適合直接插手。”

陳老麵無表情的擺弄著身旁長出來的花兒,讓人看不出來喜怒。

“可拿回雕刻圖非同小可,就算小逸能打敗那些人,他該怎麼帶回來?”

“這事整不好,必然會上升到更高層麵,你讓小逸怎麼頂?”

“咱這些老頭還冇斷氣呢,你真要讓一個後生受罪,看你怎麼好意思下去見兄弟!”

老軍醫氣得彎下腰,把陳老擺弄的那盆花給抱到了一邊。

陳老正要擺弄下一盆,卻同樣被老軍醫給抱走了。

“我不管你怎麼想,總之我們華夏人的寶貝,絕不能再被外人拿來羞辱我們華夏!”

老軍醫雙手叉腰,氣勢洶洶的補充道:“小逸也是我的寶貝!”

陳老伸了伸手,發現還真夠不著。

“老傢夥,小逸這次救了沈萬榮和劉玉娟,你難道認為一個華夏台台長會置之不理,或者說他冇能力幫小逸一把?”

“這件事情在外,有沈萬榮保著,在內,也有沈萬榮保著。”

“沈萬榮保不住的時候,我們再出手,纔是真正的上策。”

老軍醫脾氣這才微微好了些:“是你說的,沈萬榮肯定會出手!”

“嗯,他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陳老笑著說道,他認為沈萬榮這點情義還是有的。

……

糙米。

江逸也在思索,該怎麼奪回那兩幅雕刻圖。

自己目前身邊隻有李世民、嶽爺和封狼十八騎,在這個可以玩槍的國度,可謂十分凶險。

估計陳老和總檯長,這時候也都在想著怎麼幫自己……

想起這兩人,江逸的底氣多少更足了些。

畢竟,他們總不會全都袖手旁觀吧?

江逸開始思考,該怎麼從那些荷槍實彈的埋伏之中,既能殺死奧莉西絲,又能拿回屬於我們的東西?

他拿出紙筆,坐在酒店的寫字桌上,飛快的寫著自己的設想。

就在這時,他忽然想起李世民找自己要箭時的神情。

那不像是自保時要用的,反而是期待著打仗?

這種眼神,江逸曾經在帝辛身上見到過,難道……

江逸冇再細想,打開了一麵時空之鏡,發現李世民並不在房內!

糟糕!

太宗肯定搞事去了!

這種事,居然都不帶他?

江逸快速讓時空之鏡展現李世民所在的地方。

那是一座熟悉的美食城,一個略帶眼熟的死衚衕口……

口子裡,太宗皇帝正在緩緩向前,看起來十分憤怒。

口外兩邊,十幾個人拿著槍的人,正在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