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播間和各大平台上的觀眾們,都被李世民的話震驚到了。

他們都很清楚,自己是在看一檔綜藝節目。

可是,每次他們回過神來時,都會不自覺的被代入到節目之中,彷彿真的身處大唐時代,真的在和李世民對話。

江逸被侍衛們襲擊時,他們會為此捏一把汗。

李世民揮斥方遒時,他們會因為華夏有此皇帝而驕傲。

而當大家都以為李世民會為自己弑兄殺弟的事情做出狡辯或懊悔之時,他卻光明正大的承認了……

這跟他們想象中的那個害怕麵對玄武門之變的皇帝,有些不同!

難道這……纔是真正的大唐天子?

“我的天啊,我現在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這就是我們的貞觀大帝嘛?!”

“管你當世和後世理不理解,我就是要做,就算做錯,誰奈我何?!”

“媽呀,太宗皇帝,我要做你的粉絲!”

“這纔是華夏男兒該有的風骨,這纔是屬於我們華夏的風情!”

……

聽到李世民的答案後,江逸內心雖然吃驚,但表麵依然淡定自若,繼續問道。

“陛下既然想做千古一帝,為什麼在成為天可汗之後,不掃滅四夷,反而給四夷送各種技術和財寶,將華夏後世置於艱難處境之中?”

“你可知道,並非每個皇帝都能擁有如你一般的文韜武略,而一旦皇權交替,出現了不作為的皇帝,或強悍的異族時,後世就會因為你曾經送出去的那些技術和財寶,而陷入險境?”

“還有這等事?”

李世民劍眉皺起,說道:“朕會這麼做嘛?”

“陛下剛纔就是這麼說的。

江逸繼續道。

“可是後人發展不好,也能怪到朕的頭上麼?”

李世民不能理解:“大唐和中原在朕的手中,是否達到了頂峰?”

“在大唐時期,中原確實達到了一個空前的高度。

“那麼,後人不爭,怎能算到朕的頭上?”

李世民嘴角微挑,甚至有些不屑的說道:“隋末時期,天下大亂,群雄割據,這一切都是因為隋煬帝無道,光顧著自己的功業,使中原大地生靈塗炭,民不聊生。

“朕可以陪無上皇起兵伐隋,在群雄並起,山河破碎的時代建立大唐,並且在中原與異族之間敵強我弱時,使唐與外邦攻守易形,使我大唐成為天可汗國!”

“難道後世…就冇有能力改變這種敵強我弱的局麵麼?!”

此時,直播間已經自動將所有的畫麵都給了李世民。

觀眾們全神貫注的看著這位貞觀大帝,不再言語。

他們知道,李世民還有很多的話想說!

他們,已經下意識將自己代入到了大唐,代入到了這場對話中。

他們,想聽,要聽!

“世間萬事本就千變萬化,難道千百年後的事都要算到朕的頭上麼?”

“華夏後世,並非朕一人所造就,而是後世千萬人鑄成!”

“後世之所以覺得是大唐埋下的禍根,那是因為在唐之後,極少出現能與大唐影響力比肩之時代!”

“朕說的,是與不是?”

“難道,大唐的影響力太強,後世的影響力下降,因此導致的禍根……也能怪朕?”

說到這時,李世民立於紫宸殿上,揮袖果決道:“這賬,朕不認!”

這賬,朕不認!

短短五個字,讓直播間的彈幕直接炸裂!

無數觀眾從錯愕中震驚,駭然!

“我的天,這不會是真的太宗皇帝吧?”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被這氣場給嚇到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我的心都是抖著的,比坐過山車還緊張!”

“這演員實力太強了,我感覺我真的聽到了太宗皇帝的聲音!”

“這纔是曆史上真正的李世民吧?從不在意彆人的看法,有著自己的主張!”

“弑兄殺弟,給異族送技術送科技,這些被我們後人詬病的事情,這位皇帝竟然一點也不在乎?!”

“江神和這節目的導演真是絕了,得是什麼樣的天才,才能夠做出這麼好的節目,這實力也太強了!”

觀眾們激動的心情遲遲難以平複。

他們覺得,自己對曆史上的太宗皇帝,可能有些誤解!

他真的是很在乎後人評說的帝皇麼?

真要在意,會弑兄殺弟,會讓後人知道自己改史,會這麼光明正大的對著後世之人說:朕你不在意你們的看法嘛?

……

李世民看著江逸,似乎是想從這位年輕人的眼裡,看到震驚,或者是大驚失色的表情。

但,江逸依然波瀾不驚。

他隻是帶著後世的問題來問李世民,至於答案是什麼,是否可以讓人接受,自會由自己那個時代的人去考慮。

他,作為一個主持人,無論何時都可以泰然自若,是基本功。

“到底是後世之人,你能夠成為後世代表來到這裡,的確是個大才。

“若是在大唐,朕想必也會重用你。

李世民對江逸的反應十分欣慰,若有所思的繼續道:“有關大唐的問題,朕都問過了。

“接下來,朕想問一下你,有關大唐後世的事情。

“朕雖身在大唐,但要說對後世之人毫不關心,倒也不至於。

李世民的語氣變得親和許多。

“少年郎,朕想問問你,大唐後世的子民,可還安好?”

“你身處的那個時代,是否還會有突厥之類的異族,讓中原不得安寧?”

“朕想,朕之所以會在未來建立天可汗製度,想要包容海內,為的就是有一天能夠讓大唐成為世界的中心,讓世人受到我們中原文化的影響,震懾於我們大唐的強大,以俯首陳臣,不敢違逆。

李世民從伏案上,攤開了大唐疆域和周邊各國的地圖,當著江逸的麵,手指各國道。

“對於那些願意稱臣之國,朕不是不想攻伐,隻是隋末戰爭打了很多年,照你所說,在未來,大唐的對外戰爭想必也不少。

“若是每次都需要大唐親征,以攻伐取勝,必將勞民傷財。

朕不想做隋煬帝,隻為了自己的功績而不顧百姓民生。

“而若是建立天可汗製度的話,誰敢得罪大唐,誰敢不聽話,朕就可以號令其他的國家出兵去打,誰敢不打,朕就打誰!”

“如此,以區區一點小利,就能實現大唐對周邊各國的統治和滲透,換來中原百姓的安居樂業,何樂不為?”

說到這時,李世民嘴角揚起,露出了一絲難以捉摸的笑意。

“朕對這個天可汗製度…可真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少年郎,你啟發了朕!”

聽到這時,江逸的心中不由一驚。

莫非大唐之後誕生的天可汗製度,竟是跟自己的穿越有關?

是自己在對話古今的時候,誤打誤撞啟發了李世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