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朕何嘗不想學你們口中的永樂,把皇位交給太子,可大漢是什麼光景?”

漢武帝在江逸的周圍踱步,沉重的歎了口氣:

“大漢太窮了,朕必須親自在長安才能收攏得了那些世家大族的錢財,若是讓太子坐鎮,把世家大族全給得罪完了,今後如何坐得了皇位?”

“更何況衛青和霍去病都在外麵打仗,要是朕也走了,光靠太子是鎮不住那些人的。”

江逸仔細聽著漢武帝的話,確實,不是誰都是朱高熾,大漢也不是大明。

“既如此,那便請武帝與晚輩一同前去。”

江逸決定實現漢武帝這個願望,於是耗費了兩個名額,把漢武帝和霍去病都帶到了現代。

接下來,就隻剩下七個名額了。

漢武帝到來之後,嶽飛和封狼十八騎皆是行禮道:“末將拜見陛下!”

“平身。”

漢武帝掃視了彆墅一眼,看到了桌子上擺放的兩張圖。

“這就是博物館附近的內外地形圖麼?”

漢武帝問道。

江逸點頭:“我們查到,敵人已經在博物館裡設置好了不少陷阱,而且有許多攝像頭,可以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要想靠近雙馬圖會極其困難。”

漢武帝仔細打量起來,片刻後,說道:

“在我們原有的計劃上還應該加上一點。”

眾人疑惑的看向漢武帝。

漢武帝問道:“你們可有收集糙米台附近的地形,以及糙米台內部的畫麵?”

江逸搖頭,卻在這一瞬間明白了漢武帝的意思!

嶽爺當即明悟:“冇錯,我們應該要收集這些!”

“既然是奧莉西絲為主謀,她很可能會在糙米台裡坐鎮,到時候我們直插她的心臟,讓她首尾不能兼顧!”

“不僅如此----”

漢武帝指點道:“就算她不在糙米台,一旦台裡出了事情,她也必須趕過去,這樣無論她在哪裡指揮,都將暴露在我們的魚網之中。”

“她要是在,還可能多活一會,她要是不在,那就讓她死在趕回去的路上,這樣我們就完成了斬首行動。”

漢武帝拿起筆,霍去病心領神會的從邊上拿來了一張白紙。

江逸則打開地圖,讓漢武帝看了一下從糙米台到博物館的距離,以及一些大致的地形。

漢武帝隻初步掃視了一眼,心中便已有了個大概。

他在紙上先是寫下了博物館,再是按照心中定好的比例範圍,在另一邊寫了下糙米台,並用一些小圈圈代表周圍的建築。

“這幾條是奧莉西絲回糙米的必經之路,她有太多可以選擇的路了。”

“陛下,是否需要我們提前守在這些路上?”

羅剛問道。

漢武帝一邊標著路線,一邊說道:“朕不喜歡耗費巨大的成本,去做事半功倍的事情。

我們隻需要在的博物館四麵各安排一人,在行動開始時觀察是否有可疑人員離開博物館,若有,選擇一合適地點截殺即可。”

江逸說道:“現在還有一個關鍵,就是奧莉西絲不一定會在這兩地之間。”

“如果她在我們不知道的第三個地方,那我們的設計豈不是會落空?”

漢武帝目光如炬的看了江逸一眼,嘴角掛著一絲藏不住的笑意,微微點頭:“不錯。”

“那你看,應當如何解決?”

漢武帝心生考驗之意,嶽爺也十分期許的看向他。

江逸思量片刻,果斷道:“那就讓她不得不去其中一個地方!”

“這樣,我們就不需要在額外安排人手去盯其他地點了。”

漢武帝臉上的喜意越發濃鬱:“繼續。”

“首先我們應該明確奧莉西絲身上的幾重身份:糙米台總檯長、莫傑的妻子。”

江逸拿起筆,將自己調查到關聯人物寫了下來:“我認為突破口就在這個叫莫傑的原華夏人身上。”

“他比任何外域人都要瞭解華夏,也是奧莉西絲的文膽智囊和糙米街金融大廈中的頂尖精英。”

江逸在莫傑的名字上畫了一個圈:“這個人很猖狂,即便奧莉西絲受到了威脅,竟還敢在金融街上班,那我們就要讓他吃到苦頭。”

“他身邊必然藏了許多保鏢,纔會有恃無恐,但那些人在我們麵前是不值一提的,無論他們有多強。”

江逸霸氣十足道:“明天晚上,我們把他抓住、囚禁,並利用秦老孩子在糙米的勢力,瘋狂的煽動輿論。”

“莫傑這樣的精英出事,牽扯的將很可能是一些大股市的波動,到時候就算奧莉西絲頂得住輿論壓力,也不可能頂得住來自上級的命令。”

“如此一來,奧莉西絲無論如何都必須回到糙米台主事!”

“是要老公和總檯長之職,還是在某個地方坐山觀虎鬥,奧莉西絲必然有數。”

“她不是喜歡拿我們的親屬來要挾人麼,那就讓她知道,什麼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江逸話音落下,所有人都讚許的看向他。

嶽爺笑著說道:“江逸,這纔是你最該發揮的才能,你能想出這些,真叫我們這些老祖宗的欣慰。”

“正如孔夫子所說,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霍去病走到江逸邊上,拍了拍江逸的肩膀,笑道:“對付敵人,就該如此!”

漢武帝更是滿心歡喜,肯定的點頭:“這纔有點後世的樣子。”

霍去病在一旁,默默的瞅著漢武帝,內心暗問道:陛下,這才叫有點嘛?

但想歸想,霍去病雖然在漢武帝麵前也像是個孩子樣,但還是十分尊敬他的,自然不會去拆他的台。

“可還有一個問題。”

就在這時,嶽爺走上前來商議道:“我們人手不多,該如何分配兵力?”

漢武帝意味深長的看了嶽爺一眼,如何不知,這是嶽飛在敬重他呢?

否則,堂堂嶽武穆,豈會連兵力配置都想不出?

江逸看著此時的嶽爺,更加確信,他絕不是一個冇有情商的人。

隻能說,趙構太廢,使得嶽爺每次不得不頭鐵。

可若麵前的是漢武帝,那情形真就完全不一樣。

生在百姓需要他的時代,卻碰到了一個無能之君,不頭鐵,又能如何呢?

“鵬舉,不妨說說你的計策。”

漢武帝往右挪了半步,讓嶽飛可以更好站在自己身邊的同時,又不至於離的太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