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個有槍的時代的確麻煩,要是換了漢朝,區區百人算什麼東西?”

高思濤在另一處天台,一邊配藥一邊說道。

“這是我們第一次和有槍的敵人交手,無論如何也要提高警惕。”

羅剛說道:“毛文澤,讓他們停下來。”

“趁現在還冇下雨,送他們一根火箭吧。”

毛文澤淡笑著,拿出打火機點燃箭上的火油:

“後世點火真方便!”

在車隊就要路過一條減速帶的時候,毛文澤開弓射破了減速帶!

轟!

早被塗上油的減速帶頃刻間燃起了熊熊大火,前麵的商務車不得不緊急停下。

“終於來了……”

奧莉西絲笑道,心想帽局應該出動了。

畢竟她可是親自打電話給了裡麵的最高長官!

然而,等了一會依然冇見到人出現。

他們在搞什麼東西?

奧莉西絲隔著車窗張望四周,發現一個屁都冇有。

“總檯長,現在怎麼辦?”

奧卡傑問道。

奧莉西絲不滿道:“既然他們不管我,那就彆怪我給他們添麻煩了。”

“動手!”

一聲令下,十幾輛商務車中出現了一百二十多人,各個皆拿著槍。

“箭是往那個方向射來的!”

最前麵的司機下車說道,帶人朝射箭的那棟樓衝去。

毛文澤早已換位。

“奧莉西絲要是不出來怎麼辦?”

毛文澤問道。

羅剛說道:“先拖住他們,給先生那邊爭取時間。”

“總之絕不能奧莉西絲跑了,哪怕我們全死在這裡!”

“那是自然,封狼騎要殺的人,可從冇有能活著的!”

毛文澤在另一棟樓探出了腦袋,忽然砰的一聲,一槍猛然射來。

他迅速撤步,看著子彈順著自己的額頭上方劃過,瞳孔微微睜大。

一批人又朝這棟樓衝了過來。

羅剛見狀,射出一箭殺死一人,迅速又有一批人朝他這衝來。

奧莉西絲留下了六十人時刻護衛在自己身邊。

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之後,毛文澤和羅剛迅速下樓,藏在了一些辦公室內。

與此同時,高思濤拿出了五支箭。

他在三支箭中分彆綁上了一個小藥瓶,並點燃其餘兩支箭。

“讓你們看看結合了古今藥術的----毒。”

高思濤冷然一笑,將三把箭搭在了手中,“嗖!”的一聲三箭齊發,隨後又射出兩支火箭,皆是衝守衛奧莉西絲的人射去。

幾個敵人忽然察覺到不對,可等他們能聽到箭的聲音時,箭離他們的距離已然很近,隻得快速躲避。

砰砰砰!

三支箭墜落在地上,讓這些殺手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就是華夏人的箭術?”

“垃圾!”

哢嚓!

忽然之間!

藥瓶碎了!

濃濃的藥味散發而出,刺鼻的味道讓靠得最近的人忍不住暈倒,臉色驟然慘白,嚇得其他人迅速散開。

“轟隆!”

又是兩支火箭趕到,將地麵上的粉末點燃,有毒的硝煙迅速瀰漫,讓三十多人中毒癱倒在地,至死冇能發出一槍!

其餘二十多人立即朝這個位置開槍。

已經換位的高思濤搖了搖頭:“效果還不夠,得再強化一些!”

說完,他又配起了藥。

和那些喪心病狂者不同的是,高思濤配的藥並不以虐殺為目的,隻會讓敵人走得很痛快。

“不要中他們的調虎離山之計!”

在他們要追擊之時,奧莉西絲忽然說道。

她開始害怕了!

自己明明帶了那麼多人,卻好像是豹子頭在林子裡麵衝一樣,四處碰壁。

她曾經和自己的丈夫研究過華夏的水滸,深知這本書尤其是起名這塊,就註定了人物的結局是失敗的。

如及時雨宋江,及時雨都送到江裡麵去了有什麼用?

如軍師吳用,冇有用的軍師怎麼可能讓團隊獲得最終的勝利?

奧莉西絲預感,自己現在麵對的就是這樣的局麵!

她的人有先進的武器,卻壓根連目標都找不到。

她終於知道派去華夏的人為什麼冇有一個是成功的!

這是一群隻有糙米特兵或絕頂的殺手組織才能對付的人!

其他人去多少都是死!

奧莉西絲開始後悔,為什麼讓特兵全在博物館?

應該讓他們也來幫忙的!

“快開車帶我走!”

“前麵的車過不去,我們這也冇法走。”

奧卡傑回道,防爆車不是怕火,而是前麵的車怕火,導致他們被攔在了中間。

現在後麵車的人也都去追人去了,使得他們進退兩難!

“你們快點上車,把後麵的車開走,我們要離開這裡!”

奧莉西絲對著車外麵的人說道。

他們正要上車,卻又有幾支燃火箭射出,將所有商務車的油箱打爆!

一棟樓的陽台上,羅剛和毛文澤的身形迅速消失。

奧莉西絲的防爆車再無進退的空間!

明明開了空調,但冷汗還是不由自主的冒出,奧莉西絲坐立難安,下意識撓了撓坐墊。

她拿出手機,撥通電話:“你們為什麼還不來!”

“是想要我死在這裡嘛!”

白髮長官接到電話,詫異道:“我已經讓人去了。”

“來個屁,我一百多號人都被敵人包圍了!”

“今天我要是死了,你能逃得了乾係嘛?!”

白髮長官冇有多說,而是迅速跑到了會議室,看著依然在準備策略的人大怒道:“你們怎麼還不出發!”

中年人回道:“長官,我們正在製定天衣無縫的計劃!”

白髮長官衝到中年人麵前,把那些紙張拿起狠狠撕碎!

“什麼狗屁的計劃,奧莉西絲都快死了!”

白髮長官怒極下令:“馬上去裝備庫,穿上防彈衣,帶上衝鋒槍,跟我親自去保護奧莉西絲!”

“她要是出了一點意外,我退位之前讓你們全挨槍子!”

五分鐘後,響徹黑夜的警報響起,留守的所有人,都朝勝頓街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