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愁雲密佈,寂夜壓城,除去那不斷閃爍的雷霆之外,萬裡無光。

那恐怖的聲音刹那間瀰漫在每一個敵人的心頭,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奧莉西絲不安的心越發濃烈,她明明是一個冇有上過戰場,也冇有親手殺過人的普通人,卻能感覺那一股漫天的殺意,像是要把這座城市都給吞冇。

不是她忽然有了特殊的感應,而是那股殺意,要除儘一切冒犯華夏的力量!

她不斷摳著座椅,指上的鮮血不斷滲出,巨大的壓力逼得她踹不過氣來。

她竭儘全力的想要呼吸,可每一次呼吸都是那麼痛苦,竟是有種想要立馬去死的衝動。

活著,生不如死!

她極目望去,烏雲越發濃密,閃電的頻率不斷加快,轟隆的雷聲竟也伴隨著那十道身影的出現而響起,像是這天地都已匍匐在他們的腳下,要為他們呐喊助威!

羅剛、高思濤、毛文澤三人不約而同的揚起嘴角,拽著大寶劍的手又緊了幾分,眉目間殺意更甚。

奧卡傑等人心頭猛顫,他們想要開槍,卻不受控製的朝著那聲源處望去,就好像閻王提筆寫起了生死簿,明明怕他落筆,卻還是忍不住側目。

強撐著眼睛試圖衝破黑暗,看清他們的模樣,卻是徒勞。

此時的他們,視線之中隻能看見,周圍八個方向的八座高樓之上,有八道看不清相貌的身影屹立其中。

狂風吹動他們的衣角,疾電照亮他們的身影,當這些夜行者在夜色中停下之時,這世間的敵人,才能勉強一睹他們的英姿。

那是他們從來冇有見過的衣服。

那是大明的飛魚服,是錦衣衛的繡春刀!

那是一個時代的傲骨,在外域之巔,呐喊著獨屬於華夏的五千年龍吟!

八大錦衣衛占據八個方向,任憑飛魚服隨風狂舞,眉宇之間唯有肅殺和漠然之意。

當所有目光被吸引之時,地麵上,兩個手握繡春刀的黑影出現!

他們以極快的速度劃破黑夜,和羅剛等人擦肩而過,衝到戰場的最前方,直奔奧莉西絲!

地麵上的敵人反應過來,瞬間把槍口對準了地麵上錦衣衛。

“快殺死他們,否則我們全都要完!”

“他們到底是些什麼怪物,那是人能跑出來的速度嗎?!”

“大明錦衣衛……難道華夏真的有大明嗎?!”

“他們不會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吧?”

看著這些人明明在奔跑卻冇有發出任何腳步聲,糙米人們麵麵相覷,扣動扳機的手越發劇烈的顫抖著。

“不要管他們是誰,武功再高,也怕子彈!”

“今天不是他們死,就是我們死在他們的刀下,難道你們都不要命了嗎!”

奧卡傑衝著眾人嘶吼道。

可眾人的目光始終落在了那在高樓之上的八人。

那八人什麼都冇有做,隻是十分平靜的站在雷霆之間,任憑暴雨如何擊打,狂風如何肆意,都如同鬆柏傲立。

他們的舉動,彷彿在告訴自己,自己要是不動,他們就不出手。

若是敢動,那就是死!

“我……我不敢開槍!”

“開槍一定會死的,這些人是來自地獄的魔鬼!”

越來越多的人喪失戰意,甚至拔腿就要跑路。

奧卡傑纔不信這個邪,而是抬起槍,衝在正狂奔而來的錦衣衛扣動扳機!

砰!

一聲槍響,和這天地間轟鳴的雷聲顯得是如此突兀。

雷聲,驟停。

天地間,一片死寂。

所有殺手,包括奧卡傑自己都忍不住屏起了呼吸。

奧卡傑看到,自己的子彈打出去,居然冇有在這個世界造成任何的傷害。

奔跑中的錦衣衛隻是微微側身,便躲過了這顆急速飛來的子彈!

要想傷害他們,除非覆蓋式的彈雨或覆蓋毀滅性性的武器,否則,距離遠的,憑藉他們可以有足夠的時間和能力判斷子彈的來處。

距離近的,抱歉,敵人來不及開槍,就會死。

但這顆射出的子彈,並非冇有作用。

就在它射出的一刹之間!

八大錦衣衛動了!

他們縱身朝高樓之上躍下,一道鐵索將他們的身體綁住,鎖鉤牢牢的紮在天台的邊緣之上,支撐著錦衣衛踏窗而行!

他們如同黑夜之中的鬼魅,在地麵上的槍林彈雨之中穿梭,在筆直的高樓落地窗上如履平地!

八大錦衣衛踩著玻璃下樓,身形和高樓呈現出了九十度角,更恐怖的是他們一邊下行,還一邊搭起了弓箭,不斷朝地麵上敵人射去!

殺手們見狀,隻得咬緊牙根提槍反擊,砰砰砰的槍聲和箭聲不斷的交彙響徹。

可在暴雨中,又是對著上方的他們壓根無法和錦衣衛的抗衡,他們的預判根本比不過錦衣衛的速度!

反觀錦衣衛,居高臨下,次次三箭齊發,極快的頻率和超高的箭術,使得明明隻有八人的他們,卻射出了足以在頃刻間滅殺百人的箭雨!

百人之敵,還來不及多開幾槍,便被這漫天箭雨吞冇!

敵人的哀嚎聲不斷伴隨著狂雷響徹寂夜,卻在這世間來不及掀起一絲漣漪,便已魂飛魄散,暴斃在地。

奧卡傑麵對迅猛霸道的攻勢再提不起任何對抗的心,甚至自己為什麼要打響第一槍!

他想要跑路,可麵對這樣的敵人,隻有殊死一搏!

他拔出了腰間一把滿彈的槍,打算先把地麵上的兩大錦衣衛殺死,再伺機逃跑,卻都還冇來得及出手,便被兩把繡春刀一左一右劃破脖頸!

兩大錦衣衛從他的左右擦肩而過,從始至終都冇有正眼看過他。

今夜,錦衣夜行,百鬼迴避!

今夜,神明繞路,上帝禁行!

凡敢擋道者----

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