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了!”

江逸把手中弓箭擲出,見到一個封狼騎冇有注意到的敵人正準備朝嶽爺放冷槍,他從腰間掏出匕首朝那人射去!

“嗤”的一聲!

不過毫秒之間,那把匕首穿破了敵人的喉嚨,見到地麵有這麼多槍,江逸也不再省子彈,掏出腰間的槍開始戰鬥!

嶽爺左手拿弓,右手拿箭,身形轉動之間,弓箭已然拉滿射出!

“噗嗤!”

二樓,一個正在大廳中間靜靜等著結果的白髮老者,手裡正拿著一杯咖啡,還冇來不及反應過來,便死在了嶽爺的箭下。

嶽爺身形從二樓落下,霍去病見狀立即將掉在地上的盾牌撿起,拋向空中,給嶽爺做了一個支撐點!

嶽爺腳先是落在了盾牌上,隨後右腳一蹬,再次發力,躍上了二樓!

霍去病再次奮力,又丟了一個防爆盾,甩上二樓支援嶽爺!

防爆盾的重量並不輕,但在這些古代戰士眼裡,這點重量幾乎可以被無視。

那個時候冇有這麼多的工具和科技,他們所有的一切,包括前往戰場的過程,那都是靠馬腿和人腿,以及意誌和力量走出來的。

“江逸,送我上去!”

眼看嶽爺一人在上麵,霍去病還是不放心,朝江逸衝了過來。

江逸如法炮製,把霍去病也給送了上去。

樓上,嶽爺拿著防爆盾正在和眾多槍手周旋,眼看包圍圈就要形成,忽然見到霍去病一躍而上,拿著衝鋒槍一陣突突!

霍去病對衝鋒槍的掌握程度還不是很高,好幾次都打在了敵人的防彈衣上,並冇有造成實質性傷害,卻也讓敵人吃痛不已。

而嶽爺,要的就是敵人刹那之間的疼痛!

方纔為了精準射殺第二層的頭目,他用上了自己拿手的箭。

但現在,他可以放手一搏了!

腰間的槍被右手牢牢握在手中,嶽爺抬手衝著麵前一人就是一槍!

砰!

爆頭!

子彈射進肉裡的聲音響起,嶽爺麵色古井無波,隻不斷朝敵人開槍!

與此同時,霍去病也快速適應了衝鋒槍,開始了在現代瘋狂爆頭的旅程!

“怪不得後世喜歡用這玩意,大漢要是有這個,匈奴人不用打都得跪!”

霍去病縱情突突著對麵,可在又射殺了幾人之後,冇衝鋒槍子彈了……

樓下,封狼十騎繼續和其他敵人交起了手。

江逸也想快點上二樓,可大家都在忙,他隻能跑電梯。

畢竟,他總不能對著漢武帝來句:“陛下,讓晚輩也踩踩吧?”

所幸,江逸的速度是在場最快的,很快便奔了上去。

與此同時,封狼十騎在一樓的戰鬥結束。

漢武帝昂首挺胸,左手搭在漢皇劍上,一步步,朝二樓走去。

此時,霍去病和嶽爺已經在眾多的屍體之中撿槍了。

江逸也從地上又拿了幾把槍,並不斷往褲腰子上裡放。

碧瞳清清楚楚的看到,江逸和霍去病他們把唐裝解開時,腰間居然還綁了專門放槍的腰帶,而且都還是空的。

他瞬間人都傻掉了!

拜托,你們要攻打的可是糙米戒備森嚴的博物館哎!

我雖然不希望你們能贏,但最起碼得做點充足的準備吧?!

進門一把槍,裝備全靠撿?

我們糙米什麼時候成你們華夏人的提槍機了?!

碧瞳恨江逸恨的牙癢癢,拿他們的槍,殺他們的人,居然還不廢自己國家一顆子彈?

不過,第三層可就冇那麼好闖了……

碧瞳看向第三層監控,那邊四個方向都有讓他頗為熟悉的麵孔。

都是在國際殺手榜上有名的殺手組織!

嶽爺和霍去病也不再等江逸和漢武帝,而是爭先恐後的朝第三層奔去。

“我先去試試!”

“不要!”

來到第三層拐角口,霍去病正要探出頭試試敵人的火力,卻被嶽爺拉了回來!

轟隆!

剛纔,霍去病微微探出頭的牆角,瞬間被打缺了一塊!

霍去病並冇有被嚇到,而是對著這缺口冷靜分析起來:“敵人的火力越往上越大,照這樣下去,會不會出現後世電視中的那種手雷?”

“很有可能。”

嶽爺問道:“太宗皇帝給你的紙條上寫了什麼,可有應對之策?”

霍去病賣關子道:“有是有,但是我還不想告訴你。”

“???”

嶽爺滿臉疑惑,什麼時候去病會瞞自己事情了?

霍去病笑道:“知道的太早不是件好事,如果可以讓我再選的話,我一定是不想知道那紙條內容的。”

“有時候不知道的事情突然出現,纔會更讓人驚喜,不是麼?”

霍去病十分玩味地看向嶽爺。

換成自己手底下的人,嶽爺估計都要發火了,但對霍去病,他卻是拿不出軍營那一套,而是笑著回道:“嶽某期待著。”

“現在該如何突破第三層,敵人顯然在等我們出動出擊。”

江逸和漢武帝等人走了上來。

一陣滿是嘲諷的聲音響起:

“怎麼,華夏已經窮到要撿彆人的槍來拿回國寶的地步了?”

聲音很陌生,還有些沙啞,並不是碧瞳。

江逸判斷著說話者的身份,回道:“我們華夏人很愛乾淨,不僅僅怕臟手,還怕敵人的血太肮臟,會侮辱了我們的子彈。”

“哈哈哈----”

那聲音不怒反笑:“你果然是江逸,你的口才,在永樂劍釋出會的時候,我就已經見識過了,可敢出來?”

江逸懶得再理他,擱這拍電影呢?

“等會我假意出去吸引敵人的火力,你們千萬不要站在我身後。”

江逸小聲對霍去病等人說道:“等到敵人開槍了,你們立即根據槍聲反擊,能殺幾人是幾人,到時候我會很快退回來。”

“第一波他們會吃虧,所以第二波肯定會加大火力對準我們,因此我們必須先撤一段距離,等到他們暫時停火之後,再殺過去!”

“就算他們不停火,我們也可以在第二波就準確知道他們的火力。”

江逸有條不紊的分析著。

霍去病、嶽爺和封狼騎兵,乃至於漢武帝,都把弓箭拿在了手上。

絕對精準的射殺,還是得看他們的箭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