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道金光在這柄劍的麵前浮現,照亮了劍身上雕刻的所有圖案。

劍格上,兩顆寶石驟然之間閃閃發光,猶如沉睡的神獸睜開雙眸,要勘破這個世間所有的黑暗。

隨即,寶石周圍,又是一幅閃著金光雕刻圖案顯現……

那是象征佛教瑞獸的“瓊”,也是藏族神話中的雪獅子。

它冇有動靜,隻是靜靜地待在劍格之中,卻讓人倍感霸氣和威嚴。

一隻手從金光中探出,帶著它連同劍鞘一起跨過重洋,再次來到海外。

隻不過,和以前不同的是,之前它是被一群惡人奪走的,迫不得已才流落海外。

而這一次,它是在被自己的後代召喚!

此時,若是這把劍有劍靈的話,一定會十分欣喜,甚至會發出劍鳴。

因為握著他的人,身上流淌的是大明皇朝血脈,是自己的後輩!

因為,除去它被後輩從夕陽接回來那次,它曾經有一百多年冇能感受到自己後輩的氣息和溫暖!

可即便它是冰冷的器物,即便它身在外域,那永不腐朽的劍身紋理,那即便還冇有出鞘,卻依然璀璨無比的劍光,仍在向世界展現著屬於一個時代的頂尖文明!

結束了一百多年的海外飄零,如今,它終於可以為自己的後世而戰!

手剛接觸到永樂劍的江逸有些疑惑,他彷彿感受到一股並非由自己產生的顫抖,好像是這把劍在迴應,又好像是它在渴望飲血!

永樂劍從江逸的袖中緩緩出現,在糙米博物館裡閃爍著奪目的寒芒,鬼鷹見此,眼神中瞬間佈滿貪婪和殺氣!

“你居然帶來了大明永樂劍?你是怎麼做到藏在身上的?”

鬼鷹好奇道,比起後麵的疑問,他更加為永樂劍的出現感到驚喜!

碧瞳迫不及待的說道:“哥,那把劍可不是能用價值衡量的,一定要奪回來!”

“還用你說?”

鬼鷹嘴角撇起,麵部紋著的鷹爪隨著他的神情變幻張開。

“小子,那是我先祖的劍,你要是還回來,我便讓你們去到第十層!”

鬼鷹並不想和永樂劍交手,怕打壞了十分可惜:“如何?拿一把劍,換你們在場所有人的命!”

“這是華夏人的劍,怎麼就成你們的了?”

江逸冷然道:“終有一天,你們夕陽會麵臨和糙米一樣的結局。”

“華夏人隻要一息尚存,所有失去的東西我們都會討回來!”

江逸“砰!”的一聲拔出永樂劍,劍身隻才露出大拇指的距離,便逼得所有人目光緊閉!

當劍身徹底被拔出,一把通體散發著銀光的劍,已然被江逸握在手心!

各大博物館的展台玻璃,也都如眾心捧月般反射著這把劍的光芒!

鬼鷹強撐著自己睜開眼,貪婪之意更甚,可他也看出了江逸絕不會主動交劍,便再次亮出了精鋼爪,陰惻惻道:

“小子,你知道我殺人為何不用槍麼?”

“因為槍會破壞一個人的皮質,會影響我創作出一副完美的人皮作品。”

“而我隻需要用這雙爪子,就可以在一邊殺人時,一邊進行藝術切割,這會讓我很舒服。”

“槍是低級殺手的武器,藝術,纔是頂尖殺手的追求。”

鬼鷹前伏下身子,爪子落在地板上,絲毫冇有用力,卻見地板上出現明顯的刮痕,隻稍微一用力,地板上便出現了一道一厘米左右的刻印。

可想而知,這玩意要是打在人身上會變成什麼樣。

不遠處,嶽爺和霍去病不約而同的握起武器,隨時準備出手。

江逸無言,隻握緊永樂劍,朝鬼鷹衝了上去!

鬼鷹狂奔而來,江逸一劍劈下,鬼鷹一爪擋劍,另一爪朝江逸的脖子劃來!

江逸脖子微微後仰,鋼爪上傳來絲絲涼意,竟是從江逸脖前的一厘米劃過。

“咦?”

鬼鷹有些吃驚地看向麵前這個青年,他是怎麼做到的?

又是一抓朝江逸的腦門抓來,江逸俯下身子,提劍前刺,鬼鷹迅速側身,永樂劍順著他的肋骨旁刺過!

江逸迅速把劍身橫起,換刺為橫掃,鬼鷹抓著欄杆往上一躍,一個前空翻出現在江逸身後,爪子從後繞到前麵,試圖劃破江逸的脖頸!

江逸的身子往後俯下,瞳孔之中清楚見到一道寒光從麵前劃過,又往下朝自己的臉上劃來,他一個側身旋轉躲過,卻見鬼鷹再次襲來!

“此人可為我們在現代所遇對手中的最強者。”

嶽爺提高警惕道。

霍去病說道:“若論單打獨鬥,匈奴中冇有將領能是他的對手,此人身法詭異,比夜蝠還要強許多,後世怕是要費一番力氣。”

漢武帝提醒道:“記住,不到必要時刻,不許出手。”

話雖如此說著,但嶽爺清楚的捕捉到,漢武帝剛說完這話,搭在漢皇劍上的手卻是握得更緊。

鬼鷹再次朝江逸襲來,鋼爪一前一後,江逸右手拿劍,左手拿劍鞘,以劍鞘攔雙爪,以利劍刺向鬼鷹的胸膛!

鬼鷹迅速收爪,想要護住自己的胸膛,卻江逸的劍鞘緊跟而上,擋在了他收回的手臂之中!

砰!

鬼鷹見狀,隻得再收回另一隻手,讓永樂劍從鋼爪的指尖穿過去,隨後往右一擰,使永樂劍難以前進。

二人互相角力,鬼鷹神色越發凝重,江逸卻始終雲淡風輕!

在鬼鷹把鋼爪往前滑動之時,他將永樂劍劍鋒一轉,發動渾身的力量側劃,隻聽“砰!”的一聲,鬼鷹引以為傲的鋼爪被江逸砍落在地!

鬼鷹驚愕之餘迅速後退,江逸目色一凝,箭步追上,一劍再刺其胸膛!

鬼鷹側身之後迅速蹲下身子,他認為江逸在冇刺中自己時,必然會再次橫掃,誰知纔剛蹲下想要想要尋找反擊契機的他,看到的居然是江逸的大腳丫子!

鬼鷹抬手想要抵擋,卻還來不及伸出,就被江逸一腳踹到了鼻子上!

“噗哇!”

鬼鷹被踢得在空中被迫後翻了一圈,鼻上鮮血四濺,瀰漫出濃濃的血腥味!

江逸迅速往後撤去,避開了濺出來的臟血!

正在後翻的鬼鷹察覺到這一幕嘴角咧起,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江逸這小子死定了!

落地後的他正要趁江逸不備拔出腰間的暗槍,已經顧不上自己打自己的自己臉。

可就在他想要瞄準江逸的瞬間,卻忽然看到一把利劍飛來,一道身影緊隨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