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礙於一個小時的時限,江逸最終還是不得不先踏入第十層。

為了讓先祖們能更安全一些,他已然打算讓自己先成為活靶子,讓對方徹底暴露自己的火力。

所幸,他的速度夠快。

來到第十層,還冇等三位先祖反應過來,江逸果斷衝出。

“後生!”

嶽爺想要拉住江逸,可等他意料到時已經來不及。

這是江逸的全速!

霍去病立即往江逸所在追去,卻猛然聽到三陣槍響!

砰!

砰砰!

江逸快速在第十層跑動,三顆狙擊彈齊齊射出,每一槍都有著精準的預判!

江逸把五官所能感知到的一切彙入腦海,察覺到那三股不同尋常的空氣流動,分彆是衝著自己按照現在這個速度奔跑時,頭部會到達,以及自己做出反應時,可能會前進或後退的那個地方。

這三個點都已經被對方的狙擊手預判住了,但很可惜,係統早已讓江逸有了自保的能力,感知到這一切的他忽然停了下來!

預判他會後退的那顆子彈,順著他的鼻尖一厘米處劃過,其他兩顆子彈則離得更遠,江逸則任世界雞飛蛋打,我自巋然不動。

暗處,糙米狙擊手張大了嘴巴。

“我們,失手了?”

“這怎麼可能,上帝,這一定不是真的!”

“我們執行過那麼多次任務,還是第一次失手!”

狙擊手們眼眸子瞪得鬥大,忍不住擦了擦眼睛。

“該死的華夏人!”

狙擊手們再次瞄準,然而狙擊鏡的瞄準速度卻是跟不上江逸的奔跑速度。

他們試著來幾發瞬狙,卻發現根本擊中不到他。

江逸以“S”型路線朝雙馬圖奔去,他隻要碰到雙馬圖,這場戰役就算是贏了,到時哪怕是在糙米特兵麵前暴露也無所謂!

因為這些人,無論如何都是要死的。

而且江逸能讓他們無法發出訊息!

然而,就在他來到雙馬圖十米內時,十幾個全副武裝的特兵擋在了他麵前!

江逸無言,隻漠然拔出永樂劍,朝敵人衝了上去!

“砰砰砰!”

機槍衝鋒槍連番朝江逸射來,江逸飛快地躲過了這些人的子彈,可隨即又出現了兩支小隊!

三支小隊的槍林彈雨覆蓋在整個過道,使得江逸避無可避,隻得迅速找到一個拐角處藏身。

一支糙米小隊迅速朝江逸衝來,霍去病和嶽爺等人十分著急,這樣的彈雨即便是他們躲不了!

“去病!”

嶽爺把一塊防爆盾丟給了霍去病。

霍去病鄭重接過:“走!”

二人就要冒著槍林彈雨走出去,卻見漢武帝也把防爆盾拿了起來。

“陛下?!”

霍去病和嶽爺異口同聲道!

霍去病驚奇地看了嶽爺一眼,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

鵬舉就該如此!

趙構算什麼東西,根本不配你叫他陛下!

霍去病想起趙構就氣,心想自己要是在大宋時期,趙構早就被自己殺了。

霍去病同樣心繫百姓,但按照他的性格,怕是會先把趙構砍掉,然後再帶兵去打金人,纔不管有冇有其他人能治理好這個國家。

隻要能把敵人趕出去,誰治理都行。

但嶽爺的性格和霍去病還是有些不同,他更多的是站在整體大局來考慮,為了避免更多的犧牲,隻能犧牲自己。

畢竟殺了皇帝,其他文臣武將就會更肆無忌憚的窩裡鬥了,在嶽爺看來還是會苦百姓,便宜金人。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或許就是這個道理吧,嶽爺太愛護百姓了。

也正因此,不論是霍去病還是華夏後世,都更加為他的遭遇感到氣憤。

“陛下萬萬不可涉險,您可是大漢的天子!”

嶽爺規勸道,他不希望漢武帝出問題。

漢武帝霸氣道:“朕已不再是天子,而是華夏的人皇帝!”

“華夏後世有難,朕作為他們的人皇帝,豈有置之不理的道理?”

“若是連這點危險都不敢去冒,朕又憑什麼去和始皇帝比,憑什麼代表大大漢子民去與天鬥?”

漢武帝拿起防爆盾,拔出漢皇劍,令道:“霍去病、嶽飛!”

嶽爺胸中熱血迸發,這纔是他期待遇到的明君!

他嶽鵬舉,何嘗不是一個為了百姓,願意與天鬥的人?!

他滿是尊敬地看向漢武帝,和霍去病一同朝著漢武帝行禮道:

“末將在!”

“朕命爾等,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我們的後輩!”

漢武帝高揚起大漢人皇帝之劍,率先拿盾衝了出去!

“殺!!!”

三人朝著江逸所在的那個牆角,冒著槍林彈雨衝出!

原本對準江逸的子彈全部朝著先祖們射了過去,狙擊手們也在不斷朝著三人射擊,砰砰砰的撞擊聲像是鞭炮在耳邊炸響!

“去病!”

嶽爺把霍去病的防爆盾拿起,一手一個,將兩塊盾合在了一起。

霍去病從身後拔出弓箭,對準一顆狙擊彈射來的方向射去!

躲在暗處的糙米狙擊手本以為不用換位置,可忽然見到霍去病的箭射來,他立即在地上打滾數圈才躲過。

“Fuck!”

看到那穿破玻璃和展台,險些射到自己的箭,好不容易躲開的狙擊手心驚肉跳,用聯絡麥提醒其他戰友道:

“那兩個華夏人射箭很厲害,所有狙擊手在射擊後一律轉移位置!”

“收到!”

“收到!”

其他兩個狙擊手瞬間提升了警覺。

三支糙米特兵分彆從不同的方向開始了全方位射擊,他們手裡拿著的武器全都是單兵作戰的極品!

經曆了其他幾層的射擊,又被覆蓋在這樣的火力之下,即便是防爆盾也難以支撐。

若非是自家博物館,江逸毫不懷疑他們甚至能帶火箭炮來。

可即便冇有這樣的大範圍武器,防爆盾也眼看就要被擊碎了!

“陛下,快閃開!”

眼看一顆子彈就要射中漢武帝,江逸果斷衝了過去,把漢武帝的防爆盾拿起,擋在了他的側麵,卻被覆蓋而來的一顆狙擊彈順著自己的耳邊劃過!

嗡嗡嗡!

江逸感覺自己的腦袋瓜子嗡嗡作響,可以躲閃子彈的聽覺受到了暫時的破壞,一時之間難以恢複!

他晃了晃腦袋,想要快速調整好狀態,卻還是冇有好轉!

“後生,你怎麼樣了?”

漢武帝大手伸出,將江逸牢牢護在自己的身後。

見漢武帝冇有出事,江逸嘴角咧起……

那顆能要先祖命的子彈,總算是被自己擋下來了!

“哈哈哈,華夏人不過如此!”

正在觀望的特兵隊長猖獗的笑道。

博物館外的雨點和雷聲都越來越大,卻絲毫掩蓋不了這激烈的槍擊聲。

四人的防爆盾不斷遭受衝擊,一些特兵更是拿出了手榴彈。

江逸從腰間拔出了槍,打算和敵人殊死一搏。

就算暫時失去聽覺,也阻礙不了他流淌在體內的龍的血液!

麵對這樣的火力覆蓋,漢武帝、嶽爺和霍去病也知道,再無射箭的可能。

於是,他們也都從腰間,拔出了槍。

“各位----”

漢武帝怒喝道:“朕要你們用屬於我們的血,去告誡這天下所有的異族----”

“犯我華夏者----”

“雖遠必誅!!!”

漢武帝一聲令下,四人不惜一切代價的想要站起,江逸更是決定將自己的速度發揮到極致!

哪怕等待他的是身中數彈,血流成河,他也要碰到雙馬圖,讓它迴歸華夏!

在防爆盾就要破碎的那一刻,江逸咬緊牙根,眼眸之中唯有雙馬圖。

但在這之前,他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在他的心念操控下,三道被防爆盾擋住,可以送先祖們離開的時空門緩緩打開。

霍去病、漢武帝和嶽爺憤怒的揪住了江逸的脖子:“後生,你乾什麼?!”

“如果華夏人的覺醒,和華夏龍吟一定要用血去喚醒的話,那就讓晚輩以華夏後輩的身份去做吧!”

江逸鄭重的看了三位先祖一眼:“各位先祖,華夏兒女……無孬種!”

話罷,江逸拚儘全力想要把三位先祖推進時空門,卻被他們死死拽住。

“江逸,你敢推朕,信不信朕誅了你們江姓之人的九族!”

“都已經走到這了,為什麼現在就不能生死與共?”

“江逸,我還要你還看著我一統世界,再去狼居胥山飲酒!”

江逸耳邊不斷響起先祖們的聲音,但他冇有回覆。

眼看這幾人無法推動,他把時空門再次拉近了一些!

就在這時。

一陣無比威嚴和霸道的聲音響起!

那個手執霸王劍的男人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麵前!

“江逸,是時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