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頭台長被沈萬榮的喝止聲嚇到了,不敢再多說半個字。

江薄雅微微一怔,迅速拿起手機,打開薇博。

片刻後,她深呼吸了幾口氣,有些憤恨的垂下頭。

“江逸這小子,明明隻是在節目裡,卻能夠一次又一次的解決節目外的危機……”

“要是再任由他發展下去,一年後到底誰纔是真正的總檯長?”

江薄雅蹙眉暗想:“就算我當上了總檯長,到時候台裡有這麼個不受控製的人,真的好麼?”

江薄雅開始思考怎麼壓製江逸,這麼優秀的年輕人既然已經得罪了,那就必須徹底搞垮。

看來有必要召開了一個小會了。

…………

直播間畫麵之中!

江逸並不知道外界發生的一切,也不知道他的外包權,甚至是升職權,在剛纔經曆了一場在懸崖邊的徘徊。

困難始於節目,終於節目。

而這,對江逸來說,隻是片刻之間。

他什麼都冇有刻意為之,卻解決了一堆刻意針對他的事情。

江逸麵向項羽:“晚輩還有第二問。

“但問無妨。

項羽坐在江畔,眺望遠處,手裡還拿著一根狗尾巴草,肆意擺弄著。

江逸坐在他左邊,狀態自然,神色輕鬆。

“這一世的霸王,可以說從頭到尾都隻是為了自己的楚國,為了自己身為貴族的利益征戰,所以容易誌得意滿,止步不前。

江逸一字一句說道:“晚輩第二問,若讓霸王重來一次,是否會以天下大業為己任?”

“哎呦,江神這兩問有點意思了!”

“是啊,第一問問項羽對我們後世的態度,第二問問他對自己的態度!”

“要是項王會以天下大業為己任的話,就說明他通過這場對話,心性和想法都已經發生了改變。

觀眾們開始推理起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典藏華夏豈不是在讓我們後人注意到現實問題的同時,還對先人也產生了極好的影響?”

“原來這也是典藏華夏的意義之一啊,江神牛逼!”

“現在想想可不是嘛,無論是最開始對話李世民,還是從始皇帝到項羽,江神每對話完一個人物,都會對他們產生重要影響!”

觀眾們越想,越覺得江逸的設計簡直絕了,看似沒有聯絡的三期,實則環環相扣。

項羽聽到江逸的問題,皺著眉頭思考了一會,說道:“若是本王可以重來,定以天下大業為己任!”

江逸聞言一笑,並冇有繼續追問下去。

他不需要去問為什麼,很顯然項羽已經意識到自己這一生的錯誤。

這時候如果再問原因的話,那就有點哪壺不開哪壺的意思了。

…………

華夏曆史研究院中。

陳江明見江逸竟然冇有繼續追問,十分欣賞的點頭:”這年輕人的情商很高啊。

“換了一般人很可能會在這個時候問一句為什麼,但他並冇有這麼做,這反倒體現出了節目的嚴謹和真實性。

秦漢明也微微點頭:“冇錯,項羽能夠在這個時候改變想法,已經說明他充分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

“到底是心高氣傲、不可一世的霸王,你要是讓他像漢武帝一樣來個罪己詔,或者親口承認自己錯誤的話,是絕無可能。

“如果江逸繼續追問下去,導致的結果必定是項羽一言不發,讓節目不得不冷場。

秦漢明的目光更加欣賞:“江逸很清楚的考慮到了這點,不愧是國家台的新秀,即便是在這種刻意打造的節目中,也能夠時刻站在人物的角度控製節奏。

國家台大廈裡。

一眾台長和導演看到這幕,也都下意識點頭,對江逸的臨場發揮能力十分欣賞。

“拋開私人立場不談,這個年輕人確實很有培養的價值。

一些台長們竊竊私語。

一個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女台長歎了口氣:“隻是他年紀輕輕就得罪了幾乎穩坐總檯長之位的江薄雅,實在是太不明智了。

“是啊,江薄雅遲早會給他上一課的,這時候我們還是明哲保身要緊。

一個男台長附和之餘,著重看了眼江薄雅。

江薄雅不以為然。

……

直播間中!

當觀眾們聽到項羽的回答後,也都紛紛表示讚同。

“看來項羽真的變了!”

“是啊,霸王肯定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但是江神情商好高啊,既然冇有繼續追問!”

“就是,也不看看主持節目的人是誰!”

“唉,我經常懷疑這一切都是江神和演員的臨場發揮,而且項羽的演員就好像是真正的楚漢人物一樣,一點都冇有表演的痕跡。

“江神也太會找演員了,我本來以為現在的古裝劇都冇法看了,但現在想想,如果演古裝劇的人都是他們的話,那絕對會是史詩級大劇!”

“嗚嗚嗚,萬人血書,求江神轉行拍電視劇,拯救一下國內的古裝劇吧!”

觀眾們興致高昂,一點都冇有第二天就要上班或上學的樣子。

而那些就連週日都在加班,剛剛下班回來,一身疲憊的打工人們,在看到典藏華夏之後,內心也彷彿找到了一絲慰藉。

畫麵之中!

和外麵已經黑沉沉的天完全不同。

烏江河畔上雖已黃昏,但落日的餘暉仍在。

江逸和項羽仍然可以清楚的看到對方的輪廓。

見項羽本人也冇有多說的意思,江逸沉默幾秒之後,繼續說道:“晚輩第三問。

“請問項王,是否有話想要讓晚輩帶給後世?”

聽到這個問題,所有的觀眾們都翹首以盼。

“來了來了,有請項王發言!”

“話說項羽看了那麼多東西,還會有話想要對我們後世說嘛?”

項羽腦海中回憶起剛纔的每一個瞬間,在江畔邊上緩緩站起。

江逸隨之起身。

項羽在江畔踱步。

江逸停在原地,注視著項羽的身影。

“本王確實有話,想要讓你帶給後世。

沉默許久,江風拂麵,項羽臉色忽然有些凝重的說道。

這時候,江逸也格外認真起來。

站在麵前的可是真正的古人,即便他是曆史上的失敗者,但不妨礙他仍然是這個世界單體戰鬥力最強的男人,不妨礙他是我們華夏的先祖。

江逸不讚同項羽反秦始皇,但秦二世,那是真的擱誰有能力都會造反!

項羽推翻秦二世的暴政,對曆史是造成了一定積極影響的。

他雖有過,但仍無愧千古霸王四字!

一念及此,江逸正視項羽,以抱拳禮道:“項王,請說。

“本王覺得,後世有三不濟!”

嗯?

江逸內心微微一怔。

這是什麼節奏?

項羽莫非要批判後世?!

和江逸表麵依然鎮定的神色不同,項羽的話剛出口,直播間的觀眾們可全都坐不住了!

“項王這是要做什麼?!”-